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 略伽山上的祭司院 ...

  •   • 略伽山上的祭司院 •
      
      略伽山的路蜿蜒而上,踩着湿漉漉的石阶,爬上这座山估计要用一个小时。没想到五月会有这样的雨,薇拉没准备雨伞,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沾了水的泥土特别湿滑,而石阶又没有围栏护着,随时都有掉下山崖的可能。风呼啸的灌着耳朵,夹杂着雨水,这种鬼天气谁愿意出诊呢,除了像她这种爱财如命的人。
      
      而接到出诊任务之前她正在那片沙上——喂鱼。
      
      戈壁,黄沙,干热,这种地方没人愿意来,而有的人一住就是一生。薇拉倒倒靴子里的沙,朝前看去,不远处的城堡已经清晰。
      
      四周有些残垣断壁,还有一些建筑早已经埋入沙石中,只露出半个脑袋。唯一留下的完整城堡,从它有些斑驳的漆面上隐约能看见上面的色彩,原本是丰富的斑斓的,现在剩下的只有灰败的无奈的叹息,为它的孤独。
      一路走过去,没遇到一个人,生锈的大门足有两人高,隔着它,仿佛把里面和外面分成两个世界,不顾外面呼啸的疾风和漫天飞舞的沙砾,城堡里无声无息。这门和这城堡一样,也和里面的人一样,冥顽不灵。
      
      ‘有好好喂我的鱼吗?’踩着烫脚的沙子,嘎吱嘎吱的声音从靴底发出,推开城堡大门,薇拉第一句话是这个。
      
      被问的人连头都没回,继续擦拭着画像边框,小心翼翼。
      
      瞥了一眼画像,薇拉根本看不清那画上人的模样,年头太久早已经斑驳不堪。她认识尼修夫人已经整整十八年了。十八年,这座城堡更加破败,这幅画更加模糊,唯有尼修夫人的样貌丝毫不变。
      
      她从不问尼修夫人这画上的人是谁;她也从不问尼修守着一座死城的原因,她心里清楚,就算自己问了,这个女人也不会回答,要尼修的一个答案比摘星还要难。所以十八年以来从来都是尼修夫人问她,而回不回答主要看她当时的心情,比如现在休假的她一定是有问必答的。
      
      ‘怎么有闲情来这儿了?’
      
      ‘看看我的鱼。’
      
      难得尼修夫人笑了,起身把画像轻轻挂回墙上。尼修夫人,没有人知道她的全名,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不是真实的,反正从薇拉见到这个女人开始,自己就是这么称呼她的,薇拉不知道这个女人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她的具体年龄,更不清楚这位夫人的丈夫是谁,尼修夫人的身份和她的气质一样充满谜团。而她身上最大的谜团就是容颜不变——高挑的身形,白皙的肌肤,猫眼石一般的眼睛,说话的语气也和猫一样懒洋洋的,带着漫不经心的意味。尼修夫人站起身,盯着薇拉看了一下,薇拉记得这个眼神,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女人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她并不懂这眼神的含义,好像风平浪静又好像波涛汹涌。
      
      ‘她很好。’
      
      尼修夫人又补了一句:‘快把她接走,太能吃。’
      
      ‘我有猫啊。’
      
      ‘你就不能改改乱捡东西的毛病吗!’
      
      对自己这种特殊癖好,薇拉本人也无可奈何。
      
      ‘什么时候把她送走?’
      
      ‘我问问她。’
      
      ‘鲛人上岸,必有祸乱——’
      
      薇拉赶紧推开后门走了出去,把尼修夫人这句话隔离在外。
      
      城堡后身是一片因为地下泉而形成的绿洲。四周的植被都借了泉水的光才长得密密葱葱,而泉水也因为多年的积攒形成一片规模不大不小的湖。
      
      薇拉站在湖边拍着手喊:‘珍女!’
      
      一个上半身是少女下半身是鱼的人鱼跃出水面,直接趴在薇拉脚边,尾巴不断拍打着地面。
      
      尘土呛得薇拉后退两步,咳嗽两下后,她俯下身,瞥了一眼珍女伤痕累累的手臂:‘你什么时候想回海里?’
      
      珍女摇摇头。
      
      ‘什么时候想回去了,我送你。’说完,薇拉把随身带的背包解了下来,掏出一包生鱼片扔给珍女。
      
      ‘我不能总养着你,又不是宠物。’
      
      珍女打开口袋,拿出鱼片,慢悠悠的吃着,薇拉席地而坐,拄着脸看她吃。
      
      ‘薇拉,千祖送信来了——’尼修夫人走了过来,薇拉的送信员——猫头鹰千祖站在尼修的肩头上。
      
      “应该是个大活。”
      
      ‘我在休假——’薇拉立刻打断尼修的话。
      
      ‘你先看看价钱吧。’尼修夫人翻个白眼,递给薇拉一个信封。
      
      摸了厚度后,她立刻取消了休假计划。
      
      看见珍女衔着鱼片钻入水里,薇拉和尼修夫人转身往回走。
      
      从城堡穿过的时候看见画像掉了下来,画像玻璃碎了一地,换成以前尼修夫人一定冲过去疯一般的救画,这次她一动未动,木讷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你怎么了?’
      
      ‘他醒了。’喃喃的,话从尼修的嘴边溢出。
      
      薇拉不问,估计这辈子她都不会知道尼修夫人嘴里的“他”是谁,幸好她不是好奇心重的人。就算神经大条的她也感觉到了,这个“他”似乎和自己多少有点关系——尼修夫人把目光转到了薇拉身上,久久不散,如同初见的那般眼神。
      
      那眼神,她不懂,也没法懂。就像此时看着自己的尼修,是在看她,也不是在看她——
      
      这座古老建筑——祭司院赫然出现在面前,它的高大逼得薇拉仰起头,她望着它,它也低头凝视着她,他们彼此打量,如同很久不见的朋友。薇拉淋着细密的水滴,沾着凉气,一滴一滴落在脸上,就像接着另一个人的眼泪。心口有一种感觉从很深的出口慢慢升腾,然后落在嘴边她却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感情,如同久埋地下的老窖喝到嘴边,尽是时间留下的味道。
      
      祭司院由十二根柱子支撑,从外观看起来它和其他的祭司院在气质上有很大的不同,这种气质更接近于遥远时期的神庙,大门是由巨大的生铁铸成,大概有五米高,大门两旁被分配了各六根罗马柱,罗马柱的柱身就像螺丝刀的刀柄,柱子顶端被螺旋的柱头卷曲夹住。无论是门、墙壁雕刻还是穹顶都没有任何关于信仰的标识。
      
      没有悬挂的神——
      
      没有受难的神——
      
      比昆国共有七百多家祭司院,祭司院直接隶属于中央祭司庭管理,每年举办的祭祀大会都由这些祭司院里的管理人——蓝衫祭司来主持,如果说蓝衫祭司是地方性的小管理者,那么红衫祭司就比他们高一个阶位,比昆国全国共有十二位红衫祭司,而红杉祭司再往上的最高位者就是大祭司,大祭司执掌整个祭司庭,祭司庭的地位在比昆国甚至高于国主——也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因为很多决策都要经过祭司庭的同意才能实施,祭司庭拥有最高否决权。
      
      在比昆国,这个信仰至上的国度,祭司院是不可触犯的神圣。
      
      略伽山上的祭司院更是一个不可说的地方,而不可说的内容是什么,估计连负责情报的薰都不清楚。
      
      想到薫,突然响起一声猫叫。
      
      

  • 作者有话要说:  绝对不会弃坑,放心的追吧,会有耽美、百合情节,当然BG是主线,额~~~其实我不太擅长B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