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泼冷水的女人 ...

  •   泼冷水的女人
      
      一早醒来,昙密就看见薇拉喝着粥啃着包子,她吃饭有个毛病喜欢砸吧嘴,声音特别大,而且吃饭速度特别快,就好像有人跟她抢一样,虽然挺没有教养的,但是旁边看得人会被勾起食欲。
      
      “薇姐姐——”甜腻腻的叫了一声。
      
      薇姐姐转过身瞅着他:“你醒了。”
      
      “嗯!”指指自己肚子:“饿!”
      
      “过来吃吧!”薇拉把装包子的口袋打开大一些,让他能看清里面还有俩包子。
      
      用手肘支在两侧,吃力的想要让自己坐起来,最后捂着胸口,病恹恹的冲薇拉发出小鹿般的求救眼神:“好疼。”语气都带着哭腔了。
      
      “等你不疼的时候再来吃吧。”薇拉站起身,桌子也不收拾,把背包往身后一甩:“我一会的火车,拜拜喽。”
      
      “诶!你就这么扔下我啦!”昙密哗啦一下坐起来:“你不是说要照顾我吗?!”
      
      “神经病!谁说照顾你啊!给你们骑士团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
      
      “电话丢了。”撅起嘴,昙密委屈巴巴的又躺回去了,盖好被子,一副自我心疼的样子。气鼓鼓的说道:“我要是在这自生自灭,看谁给你结账!”
      
      “那你是要跟我走吗?今天要去四十一镇。”薇拉特意瞅了瞅他的伤口,希望四十一镇这个遥远的地方能让他知难而退。
      
      “我没事!”
      
      “那你把粥自己喝了。”
      
      勉强坐起,昙密抓着被子,抬起一只手臂想要伸向桌子,这胳膊一抬就抻到了伤口,疼得直咧嘴。
      
      看着整幕的薇拉心里正盘算着另外的事——她觉得自己拐带了小司女,这罪够她上绞刑架一百次了,如果有个圣骑士团的人站在她这边,那结局可就不一样了,尽管一开始救他的确是个意外。
      
      想到这里,心里就豁然开朗了。薇拉突然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怼进昙密嘴里。
      
      巡访这次是真被吓到了,他没想到薇拉竟然真的会喂他。
      
      那粥从舌头滑进嗓子里,昙密感觉肠胃全部都在拒绝:“这什么啊!太难吃了!”看薇拉吃得津津有味,还以为这玩意多好吃呢。
      
      “在我眼里这是最好吃的。”她说着,拿起包子插进他张开的两齿之间:“那你吃包子吧。”
      
      包子的味道也是一言难尽,相比较于粥可能还好点,那粥还不如刷锅水来得有滋味。嚼着包子,昙密含混得说了一句:“谢谢你救我。”
      
      虽然不是很清楚,估计他也不会说第二次,薇拉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立即回道:“不用谢。”
      
      也许有一天我还需要你救呢——
      
      就这么吃完早饭,薇拉半拖半扛着的,费了九二虎之力把昙密弄上了火车。倚着薇拉,两人靠的特别近,在这样的距离下,昙密本想嗅出一些香气,但是,除了包子味什么都没有。
      
      这女人有一种与生俱来杀死异性繁殖力的本领——
      
      随时在男人的兴趣点上泼冷水的女人。
      
      换掉没了袖子的白衬衫,薇拉现在穿着一件白色盘扣小褂,那上面的褶皱和上百岁老太太的脸一样。昙密不忍直视这件衣服,总想把上面的那些皱巴巴抚平,像他这种活得精致的人没法理解那些邋遢人的思维方式。
      
      好不容易把昙密安排到了座位上,薇拉喘着粗气,现在的她根本不会想到——此时这个精致男孩在嫌弃干苦活的她穿得衣服褶子太多——
      
      “没有软卧了吗?”
      
      这话差点让新手保姆破功,下一秒差点掏枪赏他一颗子弹——
      
      似乎昙密也感到了危险在召唤,乖乖闭了嘴,老实坐在窗户边,尽量把胸口的位置离桌子远点,生怕火车一个急刹车能碰到。
      
      然后,昙密活生生的看着薇拉拎出一个大口袋,放在桌子上,咚一声,里面什么鸡爪啊薯片啊锅巴啊滚了出来。
      
      “从这到四十一镇得十二个小时呢。”
      
      那你为什么不买卧铺!钱都买吃得了吗!——他多么的想大吼出声,但以他现在的状况来说,还是消停听话的比较好。
      
      伤口疼得睡不着,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面的人——又啃鸡爪又干豆腐卷大葱的,还抽出一根辣条递到他眼前,晃晃:“路程长着呢,吃点。”
      
      “我不能吃辣的。”甩一个白眼,昙密目光指向自己的伤口。你还是医生吗?不知道受伤不能吃辣的吗!——本想这么控诉一下的。
      
      “哦。”薇拉把辣条塞进自己嘴里。酒足饭饱后,往桌子上一倒。
      
      呼噜就响起来了——
      
      伤口又疼、饭菜还不和胃口没吃饱、后半宿还有点失眠,种种的这些全部积攒在一起,让昙密苦不堪言——
      
      而最致命的——薇拉的存在简直就是在不断加重自己的这些悲惨。
      
      斜倚着窗户,眼巴巴的望着窗外那些欢乐吃草的牛羊,心生羡慕,伸手放在车窗把上,往上一推,风就进来了,总算能透透气。
      
      风撩起薇拉的碎发,它们在吹拂下摇摆着身体,有种错觉,就算主人睡得安静她的心还是醒着的。他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也是在火车上,也是坐在对面,而那时明明知道自己的终点站,但火车开的方向让他迷茫,可现在,他根本不知道火车的方向,甚至都不知道四十一镇在地图上能不能找到名字,此时此刻内心却无比清晰。
      
      长途旅行容易让人犯困,但是他并不想睡,不是因为伤口疼。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我不是很想写这个简介,感觉剧透太多,但是不剧透的简介谁会看呢?藏着掖着也不好~~~ε=(?ο`*)))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