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你就不能改改乱捡东西的毛病吗 ...

  •   你就不能改改乱捡东西的毛病吗
      
      翻开钱包,庆幸里面的钱够她坐火车了。薇拉捡起地图,在一个路痴的眼里,地图就是个摆设。她拼尽全力才分清楚方向,根据地标,摸索着火车站的位置。
      
      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回首望去,她已经站在了略伽山下,依稀可见祭司院被雾气遮挡了半个身体,似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又像那雾一般被遮挡了,说不出道不尽的空虚突然就占领了心情,而这心情怅然、若失。
      
      突然有一个想法冒出来——无论自己怎么挣扎,她都将会永远的孤独下去——
      
      我不会的,不会的——
      
      她用自我鼓励的话给自己安慰,让自己去想朋友、一三诗社。过了很久这荒唐的想法才被平息——
      
      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薇拉回身想给那个大胆的家伙一个痛击,才发现那人她认识,昙密浑身是血的倒在她面前,咚的一声,拍起一层尘土。
      
      医生的本能令她第一时间去检查伤口,一条长约二十厘米的划伤横亘昙密胸口,一直落到腰部,血已经浸透西服。薇拉打开背包,所幸她有随身携带医用品的习惯,但是纱布用完了,她毫不犹豫的撕下自己的一个衬衫袖子,先给昙密简单的涂了一些消毒杀菌的药,然后用自己的衣服替代纱布给他做了个包扎。
      
      架着这个一米八十多的男人,薇拉一米六二的身体的确有点吃不消,赶紧找了一家旅馆定了一个房间。旅店老板递给她房间钥匙的时候,瞄了一眼店名——蔷薇旅馆,别说,名字还有点好听。
      
      把人扔在床上,薇拉抖落抖落自己前胸衬衫让汗快点挥发,这一大工程忙得她满身都是汗。
      
      一只手拽住了薇拉衣角。
      
      她低下头,看见昙密睁开眼,嘴唇白的没有血色,虚弱的张口说道:“内衣都透出来了。”
      
      在汗的浸渍下,她那薄薄的衬衫就有了穿透力。
      
      翻个白眼,薇拉挣开他的手。昙密这才注意到她没了的袖子在自己胸口被当成了纱布裹着。定睛注视了她一会,昙密呢喃道:“你怎么会救我?”
      
      “我收费的。”
      
      听见这话,昙密没搭腔,他目光炯炯的盯着她看,想要找出什么端倪。
      
      而薇拉已经不知从哪掏出一个计算器开始按数字键了:“我这件衬衫五百昂司,加上药,住宿费,还有出诊费,一共七千八百五十二昂司。”
      
      昙密捂着胸口,一副弱小无助的样子:“我没带钱包。”
      
      “那怎么办呢?”薇拉抱着膀子,倚在床边,把计算器往桌子上一拍:“我向来日结的!”
      
      尽管救了这人,但是对他,她心里还有股恶气没消。
      
      “好疼!”昙密试图坐起来,可惜没成功,哑着嗓子道:“你的醒醒跑了。”
      
      薇拉眼睛一亮,这才态度稍有好转:“那你就算是欠我一笔债了。”转念一想,和巡访别弄得太僵,她不想和圣骑士团结仇:“还债呢,我给你推荐一个方法——我们一三诗社擅长等价交换。”
      
      “那你觉得什么等价物可以换七千八百五十二昂司?”他这话警告薇拉别敲竹杠,这女人敲竹杠的能力他是见识过的。
      
      薇拉一下子卡住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小算盘被人拆穿,又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这人。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呢?”
      
      “你是不是开始算利息了?”昙密呵呵的笑出声。
      
      “等最后再结账吧。”一拍手,薇拉觉得对于他们圣骑士团的人来说,区区七千八百五十二昂司不是大数目,她这时候讨论等价交换的东西筹码太少,等利滚利攒一起达到她想要的价位时再谈也赶趟。
      
      圣骑士团和祭司庭都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这次能接祭司院吸血鬼这活,也是因为她在委托信上看出了内奥米的字迹。
      
      但是她救巡访,是没有‘因为’‘所以’这样的造句。
      
      “那暂时就打扰了。”昙密让自己躺得更舒坦些,拿个枕头垫在头下:“希望我晚上别发烧。”
      
      这话成功打消了薇拉再开一间房的念头,环顾四周,她把视线停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入夜,薇拉手臂垫在脑后,躺在沙发上,侧头看了看床上那位已经入睡的巡访大人,想象了一下尼修夫人见此情景的反应。
      
      ‘你就不能改改乱捡东西的毛病吗’
      
      怎么改?
      
      ——如果知道方法就好了。
      
      “安普莎——”那声音很细微,但是薇拉听得真切,她下了沙发,在昙密额头上试了试,确认他是否发烧。
      
      安普莎——
      
      多好听的名字,叫这名字的人一定是被深爱的吧。
      
      回到沙发上,薇拉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这一夜,无梦。
      
      

  •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慢热,一定要慢慢的看,细细的品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