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9、失落 ...

  •   失落
      
      “社长又不高兴了。”九穆图撅着嘴巴,朝窝在最里面的社长努了努。
      
      “你去哄哄她啊,这不是你擅长的么。”司机雅述想赶紧赶走这个烦人精,生怕他影响到自己驾驶,他觉得自己应该像公交司机一样,有必要在驾驶室竖一块警示牌:不要和司机聊天。
      
      昙密就坐在她前面的椅子里,但是他并没有回过头和她说一句话,自从离开帛犹昔的家以后。两人的搭档时间很快结束了。
      
      雅述见前方没什么问题,很快的回头瞧了一眼BOSS。
      
      薇拉把自己团成一团,靠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风景出神,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了解她的雅述知道自己也问不出来什么。
      
      娜蓿的死,对她来说,不是没有影响,而是她不想把这种影响表现出来。
      
      “BOSS,去了高岭,咱们先见他吗?”
      
      薇拉这才回过神,正了正身子,摇了摇头:“我有个地方想去。”
      
      本来他们是打算直接去诫兰国的,是什么改变了薇拉的想法,雅述大概能猜到。
      
      “那我直接开到你想去的地方。”
      
      “嗯。”薇拉点点头,她看着雅述的后脑勺,不用看正面她都能想象到这人的神情,一定是清晰的懂她,除了感激她不知该怎么说。
      
      人往往被了解自己人吸引,大约是因为这样就可以偷懒。
      
      “那个女人死了吗?”向来对委托工作没兴趣的莎乐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她正在涂着指甲,漫不经心的补了另一句:“你杀的?”她本就长了一双狐媚眼睛,眼尾一瞥薇拉,有点魅惑的意思,但她本意并没有。
      
      “莎乐美!”衔月出声警告道。
      
      在社长眼里,这种眼神意味着危险,但是现在她懒得理什么求生欲,反而迎面而上的问:“你认为呢?”
      
      她冷哼:“你这种人,最厉害的本领就是杀掉对你产生依赖的人。”
      
      海德的死,让莎乐美意难平。
      
      “我的确不喜欢拖油瓶。”
      
      这话一下子戳中了不止社里一个人的痛点,衔月也低下了头。
      
      见两人□□味浓烈,黎玲都参与进来了:“医生,你别这么说。”
      
      “薇薇!我对社里是有贡献的哦!别杀我啊!”冉冉就喜欢在混乱中增添混乱。
      
      昙密稳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和屁股都是稳当的。也许在一三诗社里,他是最赞成莎乐美观点的。
      
      车突然停了,一三诗社的人被这个急刹车差点都闪了腰,雅述从驾驶的位置起了身,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径直走到莎乐美身旁,定睛这个女人:“依赖她的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他那张斯文的脸,看不出怒意,却已经急火攻心了。这是雅述第一次在别人面前,非常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情感,这种清晰几乎让在场的人都打一冷战。
      
      莎乐美一时语塞。
      
      终于,昙密从椅子上离开,顺便查看了一下薇拉,她的神情并不比刚才多点什么,社长看着莎乐美和雅述的面部有些复杂,既不是受到维护后的欣慰也不是受到误解时的愤怒,眼里似有聚集的亮点然后就散开了,一般这种目光都是被确认为茫然。他拉住了莎乐美,可能是昙密的颜值让他做什么都容易被接受,莎乐美没有近一步的再说什么。
      
      大约是雅述的反常让一三诗社的人都惊到了,所以也没人反驳。
      
      “你成天就知道树敌!”雅述把薇拉拽上了二楼。
      
      昙密走到驾驶室,他扫视了一下里面的方向盘、仪表盘等,一瞬间就掌握了其中的要点,然后启动了汽车。
      
      “你可以吗?”大块头在旁边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有驾照的。”虽然他很想跟上二楼,去听一听两人到底在聊些什么,但是他更清楚,有些事不需要用听来获知。
      
      “从回来就不正常,你怎么了?”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应该救她?”
      
      “怎么救?用你的医术,还是你的吸血鬼?”
      
      “这个年代,其实,已经不需要医生了。”薇拉有些自嘲的说道。
      
      “谁说的?”
      
      “人们治疗疾病不过是想求一个寿命延长,既然能有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长生的方法,医生,还有用武之地吗?”
      
      雅述视线在薇拉全身绕了一圈,直到打了一个死结:“这不像是你会说的话,怎么了?”
      
      她狠抓着头发:“我觉得自己特别的没用。”
      
      轻轻的把她的手从头发上拿开,雅述拍着她的头,像哄孩子一样:“不是所有人都想长生,比如娜蓿。”
      
      从糟糕的情绪中抬起头,薇拉抬眼望着雅述:“为什么?”
      
      “她肯定不想的,对于她来说死亡是最好的结局。”
      
      “她不爱帛犹昔了吗?”
      
      雅述眼皮一跳,面露震惊:“你能看出来娜蓿爱帛犹昔?”这种震惊类似于突然发现兔子不吃素改吃荤了。
      
      “在我看不见你的时候,成长这么快了吗?”
      
      “昙密说的。”
      
      “哦!”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雅述想到昙密又是另外一番心情,有种数学老师的课被语文老师讲完了的感觉,与其说五味杂陈不如说是怅然若失。被这种情感支配着的雅述突然就想揠苗助长了:“如果一个人爱着另一个人,这种方式是隐晦到挑明就会失去的地步,她一定选择为这件事守口如瓶一生,所以,余下的时间越长,痛苦就会愈被拉长。情感这种东西,很怪的,有的会消失,有的会渐浓,娜蓿对帛犹昔一定是后者。”
      
      “我看他俩又是接吻又是——,应该要开始甜蜜了的。”
      
      就算雅述不在现场,也没看到闭路电视里的场面,他隐约也能猜到其中的奥妙:“你一定对甜蜜有什么误解。”
      
      “越是亲密,越会绝望。”
      
      虽然一知半解,但是薇拉很认同雅述的观点,尽管她并没有因为雅述的话而加深理解,她只是吃惊于这家伙的分析听起来头头是道。
      
      “无望的爱,比死还难受。”这话一出,雅述的思绪就飞了,也许是联想到了自己,在某一刻,他一定是和娜蓿站在同一个位置上。
      
      这时,薇拉想到的竟然是昙密,她想起了掐住自己脖子的昙密,那个愤恨,她竟然有些懂了。
      
      这时薇拉把感官放到现实,猛地发现车在动,她吃惊的瞧向雅述:“现在谁开车呢?”
      
      雅述也抡圆了眼睛:“咱社不就我会吗?”
      
      两人一同直奔楼下,当他们看到驾驶室里握着方向盘的昙密时,同时松了一口气。
      
      “聊完了?”昙密随口问了一句。
      
      雅述以为他会追问什么:“聊了一些关于娜蓿的事。”
      
      昙密回头看了一眼薇拉,他看到原来困扰她的神情都消失了,很轻松的问道:“我开的方向对吧?”
      
      不止对,而且还抄了近道。
      
      “你可以休息休息了,咱社终于又多了一个司机,你有替班了。”薇拉拍拍雅述的肩头。
      
      用目光警告薇拉挪开爪子,明明应该感谢自己能轻快不少的,雅述却觉得有些不爽,莫名的就开始失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