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4、神圣 ...

  •   神圣
      
      娜蓿只煮了一个鸡蛋,把昨天的馒头煎了煎,剩菜热了热,熬了一点粥。他俩坐在餐桌前,一个吃煎馒头,一个喝着粥,沉默着,娜蓿是不能说话,帛犹昔是不想说话。他原以为,有了肌肤之亲,有些东西会稍稍的变化一些,实际上,并没有朝着他想要的方向愈近,而是更远了。他连和一个哑巴怎么交流都不知道。
      
      “一会把衣柜收拾一下吧。”
      
      低头,点了点,她也没有抬眼看对面的人,闷头只顾着喝粥。
      
      也不知道那粥在这个人的嘴里是什么味道,帛犹昔有种火无处发,力无处使的挫败感。
      
      “鸡蛋给我剥了。”
      
      她很听话的拿起鸡蛋,小心的剥掉蛋壳,蛋清白白嫩嫩的弹跳出来。帛犹昔突然起身,趴在她耳边说道:“多像你的胸。”
      
      一句话,让娜蓿红了全身。
      
      “有什么好害羞的?”
      
      娜蓿逃跑似的,不知该把目光放在哪里,尽量躲着面前这双咄咄逼人的眸。
      
      帛犹昔站起身,手放在娜蓿的脖子处,吓得她后退,被他拉住了:“我给你换药。”他去取医药箱,回来的功夫,餐桌上的筷碗早已经收拾干净,她正呆站在衣柜前,柜门开着,露出了粉红色婚纱的一角,他走过去,把门合上了,头抵在柜门上想着说辞,然后回过身直面这个女人的询问目光。
      
      “这是送给我未来妻子的婚纱。”
      
      娜蓿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耳朵所闻。
      
      “那个人可以是你吗?”他说得情真意切,信口拈来的话快要把自己给说服了。
      
      娜蓿低下头,不敢接受帛犹昔的目光。
      
      在这个的钟点工单纯想法中,并没有什么欺骗这种说法,只是她再也没有什么能去承受帛犹昔的感情。她再一次打开了柜门,千真万确,的确是她心心念念的婚纱,那些粉红色的蔷薇设计别致的放在肩头位置,她喜欢的那个颜色一毫不差。摩挲着纱的边缘,她以为自己与它再也不会有相见的那一天了。
      
      这一刻仿佛置身在梦幻中。
      
      “啊!那婚纱!”薇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指着监控器上的婚纱吃惊的:“不是娜蓿一直在看得吗?”
      
      昙密没想到她会醒的这么早:“不再睡一会?”
      
      “就算是没有酬劳的工作,也得认真对待啊。”薇拉尴尬的擦了擦睡觉压出来的印子。
      
      坐正了身体,拽了拽西装领子,昙密问薇拉:“社长,您有想过穿上婚纱当新娘吗?”
      
      “这是证明性别的途径吗?”
      
      上下打量了一下社长,半开玩笑的:“算是一种吧。所有女生肯定都幻想过穿着婚纱,打扮得美美的,走向自己的新郎。”
      
      “为什么女人会对婚纱这么执著?”娜蓿问昙密,她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
      
      昙密也没感到其中的违和,竟一本正经的回答:“婚纱象征着美,女人很想在最重要的日子里,在自己最美的时候,向对方承诺相守一生,这是一种仪式,又神圣又庄严。”
      
      薇拉很想说——我没有诶,但是觉得这么一说,好像就间接否认了性别一样:“如果遇到想嫁的人,一定会的。”
      
      一定会的——昙密反复回味这句话,最后笑了。
      
      “你想试试吗?”帛犹昔开口。
      
      把婚纱攥在手里,紧紧的,如果换一个场景,如果打开的不是帛犹昔的衣柜就好了。她想着,依依不舍的把柜门再一次的,合上了,见婚纱被门遮挡的只剩下一个衣角,然后狠心的用力推上。
      
      “怎么?不喜欢?”他比娜蓿更肯定这件婚纱就是她反反复复无数次徘徊的那件。
      
      不是不喜欢,而是太喜欢——
      
      她摇了摇头,是无奈,也是无力。
      
      “蓿姐姐不想做我的新娘吗?穿上美美的婚纱,化上美美的妆,在亲友的见证下,在神的面前宣誓,蓿姐姐没有想过吗?”
      
      这样的场景,曾经在娜蓿心里是憧憬,现在却是残忍,帛犹昔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而且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赶忙捡起扫帚,被帛犹昔挡在了身前,与这个强悍的身躯近距离接触,娜蓿不自主的想起了昨夜,脸立即红了一片。
      
      仰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给她施压:“为什么要逃?”头低下来:“是不是昨夜让你印象不够深刻?”
      
      又开始咳嗽,咳得好像肺子都要蹦出来了,咳嗽的震动逼她不得不弯下腰,过了一会,咳嗽好不容易减弱了,她抬起脸,仰视着帛犹昔,举高自己双手,上面全是黑血,嘴角下巴都是血,她眼睛不眨一下的看着帛犹昔,让他看清此时的自己。
      
      帛犹昔向旁边让了一步,娜蓿顺利的通过了,走进洗手间开始洗手,把脸也好好的用清水搓了搓,毛巾擦掉水渍,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不是一张美人的脸,她该自知之明的清楚,面色苍白如纸的她不会是帛犹昔迷恋的类型,原本瘦弱的,现在又添了病容。
      
      但是,从帛犹昔的态度上,又不得不会产生非分之想。她接些水,狠狠的拍在脸上,让自己清醒些。
      
      “蓿姐姐,你在抗拒什么?”冷不防的,帛犹昔也出现在洗手间里,站在她的背后,他俩一同出现在镜子里,竟有点和谐。
      
      她很快转过身,正好被帛犹昔堵在了水池边。
      
      “你不喜欢我吗?”语气不是疑问,而是质问,好像喜欢他是理所当然的事。
      
      他不等回答,把娜蓿的娇小攒进了两臂里,收紧,不许留出半点空隙:“别说不!否则我会控制不住当场杀了你。”
      
      我说不了的,因为我已经不能说话了啊——
      
      这时,娜蓿关注的竟然是无关紧要的语病。
      
      

  • 作者有话要说:  吾血将逝的车是我开的最稳的了~~~~~~~~~~~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允许开车太猛,我只好悠着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