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3、黄金搭档 ...

  •   黄金搭档
      
      “薇薇你去哪?”冉冉见薇拉拿着车钥匙上了面包车。
      
      “去帛犹昔家。”
      
      “找昙密吗?”冉冉问道。
      
      “昙密不在酒吧?”
      
      “昨晚就不见了。”雅述回道,他从一开始就发现少了一个人,他对这个新成员戒心很重,几乎是时刻保持警惕的状态。
      
      “知道了。”关上车门,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冉冉目送薇拉离去,他对旁边的雅述说:“看来你俩这对黄金搭档要拆了。”
      
      “她需要被更多人理解。”雅述意味深长的说道。
      
      冉冉转身,玩味的瞧着雅述:“你为什么对薇拉这么好呢?”
      
      被措手不及的问了这样一句,雅述用停顿释放了错愕,给自己的回答一个喘息的时间:“因为她是一个禁不住让人付出一切的人。”瞄了一眼冉冉:“你呢?”
      
      “我的名字都是她起的呢。”
      
      雅述并没有被糊弄,他穷追不舍的问道:“然后呢?”
      
      冉冉发现他挖的坑把自己装进去了,但是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人家哪里知道——”
      
      雅述走近了些,他的目光仿佛一下子深入了冉冉的心底:“你知道——”说完,他回想起了什么:“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倔强的少年,目光根本不招人喜欢。”
      
      “薇薇是那样的吗?”
      
      “是啊,她视线所及的地方能把空气冻结。”
      
      “那你是什么时候解冻的?”冉冉几乎是一刀切中了要害。
      
      “从——,她给一个伤员进行了最有效的心脏复苏开始。”雅述深深的看了一眼冉冉,颇有些探究的意味,他开始对这个隐藏在娃娃脸下的男子起了好奇:“她怎么捡的你?”
      
      “捡——”为这个字的无礼,冉冉皱了眉:“你不应该对贵族说出这么失礼的话。”
      
      “吸血鬼贵族留在守夜人身边,不是对你族群的最大失礼?”
      
      在怼人方面,只有社长能够与雅述一战。
      
      纵使冉冉再多加十个人的智商,也敌不过一个毒舌的雅述,无声的送了个微笑作为嘲讽,雅述话锋一转:“你不打算回血族了?”
      
      “我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无奈和穷途都因为这一句加强了。
      
      “你是回不去?还是不想回去?贵族少爷。”雅述这人,除了薇拉,对其他人几乎都是咄咄逼人的令人畏惧。
      
      “您呢?叫贵族少爷的话,你应该比我更有资格。”冉冉终于反将一军,娃娃脸满是得意,酒窝都笑出来了。
      
      “我回去了,谁开车?你吗?”雅述从不会被问题困住,他是一个钢铁般的毒舌存在。在他的认知里,毒舌,可是独门手艺。
      
      娃娃脸瞬间垮了:“雅述,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的是那些满怀恶意躲在她身边的人,我的毒舌只是九牛一毛。”他意有所指的回眸去看冉冉,雅述外表斯文,相貌端正,属于那种好看但是并不惹眼的类型,眉眼都是细长的,平日里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懒散样子,但是如果被他认真的瞧一下,不会心梗也会心绞痛。
      
      “雅述啊!你在说什么呢!人家根本听不懂啦!”
      
      伸出食指点了点冉冉:“装疯卖傻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你知道。”这句无异于警告了。
      
      冉冉强颜欢笑的撑了一下表情,尽力不让自己崩了:“我知道。”一扫他娃娃脸自带的可爱和娇憨,眼中尽是狠毒:“太聪明可不是一件好事。”
      
      “社长作死,社员有什么办法。”雅述对他的威胁毫不在意,挥挥手,朝酒吧走去:“只能替她提防着点坏人!”
      
      昙密坐在监控室里,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办小芙,对着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说道:“小芙,谁把你做出来的?很像那个女人,连神态都一模一样。”拽了拽手办的衣服:“如果这张脸穿上婚纱会是什么样子呢?” 刚放下手里的手办,薇拉就走了过来。
      
      “猜你就会在这里。”
      
      昨天,两人在地下室里一同发现了这个监控室,相比于那个四面漏风的烂尾楼,这个观景地点是绝佳的。
      
      薇拉递给他一杯牛奶:“你一宿没睡吧?我替你一会。”
      
      “你睡了吗?”
      
      不想提自己的清梦被一个高大的家伙打扰了,薇拉低头看着闭路电视:“他们在卧室吗?”
      
      昙密很想说,你错过了一场春宫戏,挺可惜的。但是他认为以薇拉的智商能很快领悟:“嗯,看这个。”他指了指还赖在床上的帛犹昔,那家伙未着寸缕。
      
      “不会是睡在一张床上了吧?我错过了什么?”
      
      “你错过了一个亿。”
      
      薇拉吃惊的回过脸,注视昙密,当这个男人用暧昧不明的眼神扫了她一下时,薇拉心里一动。立刻想象到了昨晚的场面,估计挺大的,她虽然觉得可惜,但是当她把眼睛放在旁边的男人身上时,一想到如果是和他俩一起看这个,自己可能也会绷不住,所以暗自庆幸了一下自己的误工。
      
      “这算是两情相悦,还是强迫的?”
      
      “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后者是犯法的!”
      
      “在比昆,法律不过是富人的玩物。”昙密微微眯起眼睛,笑着,有些嘲弄薇拉的天真。
      
      很快萎了下来,薇拉沮丧的:“违背了妇女的个人意愿。”
      
      “你确定违背了?”
      
      她相信起初娜蓿肯定会挣扎一下的:“她没挣扎?”
      
      “你说呢?”歪头,斜看薇拉。
      
      再聊下去,估计她就要听到昙密对昨夜场景的完整描述了,薇拉觉得自己的脑细胞快炸了:“爱情是烧脑的吗?”
      
      “爱情很简单的。”
      
      “你和那位安普莎小姐——”
      
      没想到薇拉会提到安普莎,昙密目光一变,随即瞬间遥远了:“我和她,没有轰轰烈烈的,就是从一见钟情开始,然后一点一点的——”
      
      薇拉抿上嘴巴,提到安普莎的昙密格外的温柔,连深刻的面部轮廓都柔和了不少。
      
      大概坐在监控室里太无聊了,薇拉抱住了双膝,头靠在上面,歪头看着昙密,说道:“再多说一些吧。”
      
      “为什么对我的事这么好奇?”
      
      “你的声音很好听。”
      
      他很惊讶,也不知这话题是怎么拐的,怎么就在这时拐到了自己的过去,但是他没拒绝,和凶手聊一聊被害人,也是一种刺激的体验:“第一次见面是在花园里,她穿着白裙,站在花群中,被那些艳丽颜色簇拥着,很美。她本是我的订婚对象,起初很抗拒,但是在见到她的一瞬间,就想象不到我的新娘会是别人、、、”他说了很多,这些,都是他很久不曾和任何人说过的,转过脸才发现薇拉已经睡着了。
      
      “你不是芙蕾雅吗?”他嗓音低沉,收回目光,看向闭路电视:“你是谁已经不重要的了。”
      
      他和帛犹昔一样,恨意总要有载体,只不过帛犹昔的载体是那些虚荣的女孩,而他的是薇拉,必须是薇拉,只能是她。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大家踊跃评论,越长越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