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0、奖励 ...

  •   奖励
      
      当帛犹昔接过昙密的礼盒时,表情是疑惑的:“这是什么?”
      
      “奖励。”
      
      拆开盒子,他看到了里面的粉红色婚纱,立即就明白了,他轻轻的抚着上面的每一寸纱料:“她一直很喜欢的。”昙密看着帛犹昔,他想象着如果自己是帛犹昔,会不会也如此这般的抚摸着自己仇人的婚纱。帛犹昔面上没有表现什么特殊的情感,但是他把那些流露都放在了指尖上。昙密看在眼里,心理微妙着。
      
      捧着盒子就往屋子里走,完全把昙密弃之不顾,尽管被忽视了,昙密并不生气,他出声道:“你想这么直接给她?”
      
      昙密的话,让帛犹昔愣了愣,他突觉自己在莫名的期待着什么,忙把盒子放下了,好好的冷静了一下:“我是不是有些太过——”
      
      “——激动了。”昙密把话接了过去:“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你对娜蓿不像是对待一个仇人。”他试图打探帛犹昔的内心。
      
      “像什么?”
      
      “像暗恋时的少年。”
      
      不出意外的,昙密的语言攻击起了作用,帛犹昔被激怒了:“暗恋!胡说什么!”
      
      看着帛犹昔炸毛的反应,昙密想到刚刚的自己好像也是相似的心境,他观看着帛犹昔仿佛目睹着自己。
      
      暗恋,这个字眼,犹如地雷,谁踩谁炸一般。
      
      “你想就这样,等着她死?”
      
      “等死不是一种煎熬?”
      
      “还不够。”昙密降下眼里的温度:“你能告诉我,亲眼看见妈妈吊死在房梁上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吗?还有眼睁睁的看着跳湖的爸爸。”
      
      在昙密的诱导下,帛犹昔原本平静的脸,开始泛出凶光:“恨。”
      
      “恨谁?”昙密循循善诱的:“是你的蓿姐姐吗?”
      
      “蓿姐姐——”他呢喃着这个名字,语气越来越森冷,直到让人寒毛直竖,昙密才放过他:“猎人布好陷阱,可不是为了捕捉一具尸体。”他像是训练猛兽一般,紧紧抓着它脖子上的颈环,当时机成熟,突然的撒了手,让它按照自己的既定目标狂奔而去:“现在你的蓿姐姐已经任人宰割了。”说完,他拍了拍礼盒,转身跃入夜色中,不一会的功夫消失了踪影,这种作风有点类似于深藏功与名的意味。
      
      其实,昙密并没有走远,他选择了一个最佳的观影地点,他亲自导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就是为了让自己获得观赏的愉悦,毕竟,五千年的吸血鬼,娱乐项目太少了。除了玩弄一下人心,其他的都提不起兴致。
      
      帛犹昔默然的拿着礼盒走到卧室,把婚纱挂在了衣橱里。
      
      床上的人,已经熟睡。娜蓿以前睡眠很浅,稍微一点动静都会惊醒过来,现在因为疾病让她迟缓了不少,这种疾病的影响让她变得不那么机灵,会让人误以为她开始学会偷懒了,事实上,她依旧勤快,只是像折旧了的零部件,开始有些钝了。
      
      他视线不知该落在哪里,刚刚停在她轻微的呼吸,又辗转到她颈项处的绷带上,不得不说薇拉医术愈发精湛,她伤口离动脉很近稍有不慎就能造成大出血,薇拉处理的几近完美。
      
      昙密坐在帛犹昔的地下室里的监控室中,这个地方是他刚刚发现的,他打开闭路电视,帛犹昔别墅里的每一个房间都分别占据了一个镜头。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老同事牵扯到这件事中呢?以薇拉的秉性来说,她只能坏事。帛犹昔是薇拉的老同事,外加死对头,敌人是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帛犹昔对薇拉的了解应该不少于雅述,这种操作让整个故事开始耐人寻味了起来。
      
      昙密反复咀嚼着帛犹昔的行为,细扣日记上的每一个字眼,当他理解了这个精英和富家公子的想法时,不自觉的,第一个涌进来的情感竟然是同情。他看到了卧室里的帛犹昔搬了把椅子放在床边,那个帛犹家的唯一继承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一个女人的睡脸,也不叫醒她也没有离开。
      
      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学生会荒废了自己——
      
      

  • 作者有话要说:  嗯~~~~~~~~~~~~~~~大家如果喜欢,可以评论一下下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