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地狱作死》灵夜羽魂 ^第22章^ 最新更新:2019-11-11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黑暗神没有回答他的话,倒是面前的卷轴缓缓地展开,露出宫殿的设计图来。
      
      亚巴顿一声不吭,忐忑地等着,却似乎能感到黑暗神的目光在卷轴上不着痕迹地移动,仿佛两注烈火,随时能把卷轴烧出洞来。
      
      好在黑暗神似乎对自己的神殿很上心,这一看就一时半会儿都没说话。
      
      许久的沉默后,黑暗神终于给出一个评语,“嗯,还行。”
      
      得到黑暗神的肯定,亚巴顿很是振奋,激动得眼泪都要冒出来了。要知道和黑暗神相处过这一阵,他一直费尽心思,但黑暗神却从来没肯定过他,这一次的“还行”已经算是破例了。
      
      魔王刚要松下一口气,但黑暗神话锋一转,让他把就要松下的气由吸回肚里。“但还要再改改。”
      
      “您哪里不满意,我回去马上改。”亚巴顿摆出很虚心的样子,体现诚意的时候到了!
      
      上帝根本不客气,从宫殿的结构到布局再到摆设和装饰都提出了意见,简直和全部推翻没有任何区别。
      
      一口气挑完毛病,上帝把卷轴还给了亚巴顿。
      
      亚巴顿捧着卷轴愣了半晌这才终于明白,黑暗神想要表达的真正意思是宫殿设计得还行,但他不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合格,不合格就得改。
      
      饶是平时对魔法阵精益求精的亚巴顿也终于体会到了侍奉神绝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真正做起来简直要把人逼疯。
      
      和黑暗神比起来,撒旦陛下不仅平易近人,而且善解人意,简直如春风般温暖。
      
      亚巴顿忽然理解了路西法堕天时所说的“自由”的含义。
      
      他一定是受不了上帝的变态才叛到地狱当魔王的,与神前的天堂副君相比,地狱的魔皇真是放纵自由得无以复加。只是亚巴顿不知道路西法在堕天以前是怎么在神前坚持了那么久的,如果是自己早就放弃不干了。
      
      心中波澜万丈,但亚巴顿表面仍是一副呆愣乖巧的模样,更不敢对黑暗神有任何怨言,只好垂头丧气地抱着卷轴回去了。
      
      “亚巴顿。”魔王刚昏昏沉沉地走到宫殿门口,身后又传来黑暗神的声音。
      
      亚巴顿停住脚步,艰难地回身,不抱任何期望。
      
      黑暗神说:“吾不喜欢黑色的神殿,吾的神殿一定要是白色的,知道吗。”
      
      亚巴顿忧郁地点了点头。
      
      黑暗神的喜好怎么和上帝那么像?不是被打得认知错位了吧?
      
      “还有你的香水味……”黑暗神话音刚落,亚巴顿发觉自己身上的香水味竟变成了另一种味道。原来的香味不知用了多少年早就习惯,这次忽然一换,魔王很不适应地打了个喷嚏。
      
      “还有,作为魔王,气质上不能这么颓废,你的着装吾不是很喜欢,下次换一件。”
      
      亚巴顿只好点头答应。
      
      “还有,你的站姿和其他魔王比起来还有差距,路西没有教过你礼仪的吗?”话音刚落,一本厚重的大书已经飞出王座,在魔王面前展开。
      
      ……
      
      被打击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魔王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逃跑一样地离开万魔殿。
      
      一路上,亚巴顿都在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在路西法来地狱之前,他仗着地域上的优势远离魔界的争端,在地狱的底层作威作福,魔王生活一直过得很潇洒滋润,虽然路西法来地狱后作威作福的生活作风不得不收敛,生活状况大不如前,也还可以接受。
      
      没想到黑暗神出现后生活没有好转,反而不知不觉走向了水深火热之中。
      
      如果不是为了重振地狱称霸一方的伟大目标,他才不会放弃这么多在黑暗神座下受罪呢。
      
      回忆着黑暗神给自己提出的诸多要求,亚巴顿一阵胸闷,不过好在黑暗神没对他的刘海提出异议,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倔强了。
      
      脚步沉重地回到宫殿,亚巴顿一抬头就望见亲信捧着请帖站在书房门前。
      
      “什么东西?”亚巴顿草草地问了一句,木然坐在书桌后的座位上。
      
      见魔王的精神状态一天半不如一天,亲信小心地说:“撒旦陛下要举办一场舞会,这是请帖。”
      
      亚巴顿从一堆卷轴上抬起头来。
      
      路西法征服了魔界后,就变着花样不定期举行舞会及晚宴等活动,明着是为了跳舞和晚宴,实际上是为了给魔王、领主以及高阶堕天使们提供相互接触的机会,增加彼此的沟通,从高层方面促进魔族和堕天使的彼此接纳和融合,减少不必要的摩擦和矛盾。不过亚巴顿心里明白,所说的接纳和融合也是有条件有底线的,路西法在暗中观察着他们,把握着这个底线。
      
      到现在也没学会跳舞的亚巴顿自然对舞会没有任何兴趣,做一方魔王许多年,他早就放纵惯了,什么时候顾虑过别人的想法?不过既然黑暗神出现后自己给撒旦惹出了不少麻烦,而且最近自己频繁在黑暗神面前示好,情势更是敏感。如果他厚此薄彼不去路西法座前报到的话,恐怕撒旦会给他好看。
      
      自知之明亚巴顿还是有的,权衡过后,他扑倒在一堆卷轴之中,有气无力地说:“回复撒旦陛下,舞会我一定……会去的。”
      
      三天后,万魔殿的偏殿里乐音袅袅,舞会如期举行。
      
      路西法刚走进厅堂中央,一眼就在跳舞的堕天使中找到了魔族领主们的影子。
      
      和堕天使们相比,魔族在这种场合下一直比较放得开,私下里有些摸摸蹭蹭的小动作都很常见,但这会儿他们都有所收敛,一个个拘谨不堪,反而显得不那么自然,一眼就让人看出来了。
      
      勾起一丝微笑,路西法向着最高处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他早就觉得魔族太过放纵,很有必要收敛一些,可魔族毕竟放纵惯了,初来地狱的他要以稳定大局为重,还没到深入改变他们的时候。不过现在好了,黑暗神一出现,魔族摄于黑暗神的威严,都自动收敛了不少,这倒省了他的麻烦。
      
      看到撒旦走来,领主们都停下了舞动,主动让出一条路。
      
      在王座上坐定,路西法对身边的侍者做了个手势,便有美貌的堕天使把红酒递到他手中。
      
      他啜着酒,目光漫不经心地越过捉对舞动的领主们,落在偏殿的门口。
      
      火光之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门口来来回回踱了一会儿,终于走了进来。
      
      看到他,萨麦尔已不冷不热地迎了上去,“亚巴顿大人,好久不见啊。”
      
      亚巴顿面部抽搐,萨麦尔惯常顶着一张严肃脸,现在这么热情他还真吃不消。
      
      “不过几天没见而已,你有那么想我吗?”亚巴顿闷闷地说。
      
      “想死你了。”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沙利叶停下脚步,又和萨麦尔两人把他夹在中间,不忘了煽风点火,“你在黑暗神那边那么受重视,我们怕巴结不上你呢。”
      
      故意无视魔王的尴尬,萨麦尔揽住亚巴顿的肩头继续说:“听说黑暗神那里最近挺忙,你每天日理万机还要替黑暗神做事,能抽空过来真是太给面子了。”
      
      听出了萨麦尔语气中满满的嘲讽,亚巴顿只觉得丧气。
      
      经过这一阵与黑暗神的相处,他已经看出来了,黑暗神虽然是神,但受到上帝重创后的他现今外强中干,也不能把路西法怎么样,而且路西法似乎取得了他的信任,还是维持住与撒旦的关系要紧。
      
      明确了目的,亚巴顿拉了拉萨麦尔,脸上一团和气,“萨麦尔大人真是会开玩笑,黑暗神那边再忙,得到陛下的召唤我也一定要来的。”
      
      萨麦尔没想到亚巴顿脸皮还真厚,对他努了努下巴,让他去路西法座前。
      
      环视着大厅里的魔族领主,亚巴顿气得牙痒,尤其是看到别西卜已先他一步来到路西法座前的时候,更想发作了。他在黑暗神手下憋得难受,他们却早早就到撒旦这里放纵享受来了。
      
      想想在黑暗神手下这也不行,那也不让,连他最喜欢的香水味都被换了,亚巴顿顿觉委屈,还是路西法这里自在,最起码爱好能得到合理的尊重。从这个角度看,假如不考虑种族问题,路西法还算是个比较不错的撒旦。
      
      单膝跪倒在路西法座前,亚巴顿态度恭顺地说,“陛下,亚巴顿来参加您的舞会。”
      
      路西法微微一笑,抿了一口酒,柔声说道:“过来就好,黑暗神对魔族的要求是苛刻了点儿,不过总会适应的。魔族就是松散惯了,你们应该理解黑暗神的初衷。不过先不说这个,既然来了就好好放松下吧。”
      
      路西法体贴周到,态度上也没有一点儿怨怼,他的每句话都体现了撒旦对手下的体恤和关怀,完全说到亚巴顿的心中去了。
      
      体会到了撒旦的博大胸襟,回想着这一阵儿在黑暗神手下的黑暗日子,亚巴顿竟有一点点感动,不过想让他真正从心底承认路西法,他还做不到。
      
      这时,他身边的别西卜毫不脸红地说:“陛下,有什么事就请吩咐,能做到的属下一定照办。”
      
      亚巴顿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他当然知道别西卜私下里都做些什么勾当。
      
      “身为魔族的你们在黑暗神出现的时候难免就会和他亲近一些。深渊前的事我既往不咎,有事我会吩咐你们的。”路西法露出冰释前嫌般的微笑,有意宽慰他们。
      
      得到了陛下的安抚,别西卜一直忐忑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黑暗神肯定惹不起,可撒旦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可不想像亚巴顿那样受夹板气,还是低调一些好。
      
      见别西卜如此油滑,亚巴顿只好压下不满,也附和着说:“陛下,有什么事就请吩咐。”
      
      “去吧!”路西法表示他现在不需要他们表忠诚,“阿斯莫德在那边,还没有舞伴,你们可以去碰碰运气。”
      
      阿斯莫德虽然是堕天使,但他是堕天使中最放得开的,再加上他本身秀美的容貌和充满诱惑的气场,许多魔族都成了他的俘虏,这会儿肯定也被一堆人围着。
      
      不过身为魔王的亚巴顿心高气傲,也就对阿斯莫德没有那么多兴趣。他曾在酒后吐出狂言,要做就做最厉害的魔法阵,要嫖就嫖最美的天使。
      
      当初的豪言壮语犹在耳边,但当他见到堕落后恢复实力的路西法时,就知道彼此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当初酒后失言真是不应该啊不应该。否则现在别西卜也不会抓住他的把柄,动不动就用这件事来取笑他。
      
      别西卜荤素不忌,自然去寻乐子去了。亚巴顿才不会找阿斯莫德凑热闹,据他所知,阿斯莫德那堕天使深得很,情报工作更是做得天衣无缝,和他接触得太多很容易就会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
      
      亚巴顿悄悄避开众人,在窗子下给自己觅了个僻静的地方休息。
      
      就在他听着乐曲昏昏欲睡的时候,猛然惊觉萨麦尔正冲着自己走过来。
      
      谁都知道萨麦尔和路西法的关系,亚巴顿发现萨麦尔今天似乎就盯上他了,不禁在心底骂上了一句。想偷会儿闲都不行吗?
      
      心里想着,亚巴顿往王座的方向瞄了一眼,路西法正面带微笑地注视着座下捉对跳舞的领主们,心情似乎还不错。而那些在舞池外观望的都偷偷地观望着王座上的撒旦,都想吸引陛下的目光。
      
      很快他就在王座下看到了自己三大领主之一的芙罗塞碧娜,果然她借着舞会的机会又往撒旦脚边蹭过去了。女人啊女人,就是势力!
      
      就在亚巴顿晃神的功夫,萨麦尔已经走到面前了。亚巴顿不得不提起三分精神,皮笑肉不笑地说:“萨麦尔大人,这么繁忙的时候,你怎么有空找我来了。”
      
      亚巴顿对萨麦尔早有一定的了解。别看萨麦尔平时总是严丝合缝的绅士模样,实际上他的舞却跳得很好。每次舞会上他虽然和路西法一样难以请得动,却也是被众星捧住的月亮。所以亚巴顿断定萨麦尔这次突然找上自己一定有情况。
      
      亚巴顿正准备应对萨麦尔的冷嘲热讽,没想到萨麦尔二话不说,冲他伸出一只大手,“魔王大人,愿意赏光跳支舞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
    黑暗神说他不参加舞会,你们信吗?
    反正我不信。
    修罗场即将来到,小天使们我们v章见~
    Ps:下一章更新设定在12日0点01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