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第 27 章 ...

  •   但是她的动作哪里有猫爪子快,露露的爪子几乎是立刻就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个不长不短的痕迹,还正好在她昨晚咬过的痕迹上。
      
      顾惜惜冲的速度也快,过来的时候还正好被铺在床下的小地毯绊了一下,整个人都要摔倒了。
      
      千钧一发,原森一手把猫扔到地上,伸出另一条手臂揽住了她的腰,把她抱在了怀里。
      
      “喵!!!”有只猫抓狂的落在了地上。
      
      而顾惜惜就这么稳稳当当的坐在了他的腿上,两手惯性抓住了他的肩膀。
      
      两人四目相对,顾惜惜眼睛都瞪圆了。
      
      露露落在地上之后就喵喵叫,抓狂的去抓原森的脚,但原森始终没有低头去看猫一眼,而是专注的看着顾惜惜。
      
      这么近的距离,顾惜惜就清晰的看到了她昨天在他身上留下的牙印,原森的皮肤偏麦色,养尊处优却从不缺乏锻炼,所以皮肤紧致又光滑,几乎看不到什么瑕疵,但是经过一个晚上,简直是……越看越是惨不忍睹。
      
      到现在她仿佛还能感觉到牙齿间的血腥味,还有男人肌肤干净的味道。
      
      那应该是她最熟悉的味道,只是太久没有品尝过了。
      
      顾惜惜喉咙里发出咕咚一声,她忽然觉得有些……饥渴。
      
      她想要挣扎,但奈何身体很诚实,不但不想离开,还想再蹭的近一点,再贴的紧一点,最好一点缝隙都没有。
      
      这个男人总是有是能有轻而易举的让人着魔的本事,他身上有很多让人难以抗拒的东西,哪怕明知道很危险,也想要一再靠近,甚至想要拼命的去触摸。
      
      “怎么,还没咬够?”
      
      她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抬起眼睛。
      
      她不确定是因为刚刚睡醒的原因,还是失忆后的原森的确是变得温柔了,他的眉眼间都透着股温柔的气息,就好像把她当成了一个胡作非为的小孩子,对于她的胡闹非但不生气,反而很纵容。
      
      比以前还要纵容。
      
      顾惜惜看着他深邃的眼睛,忽然觉得从心里某个地方开始有细微的电流窜了上来。
      
      这种酥麻的感觉很快就蔓延到了她的全身,就算是想起来也没有力气了。
      
      “我不想咬你了。”她忽然道。
      
      原森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那你想做什么?”
      
      “我想……”
      
      顾惜惜缓缓凑近他,就在两个人的嘴唇快要碰在一起的时候,顾惜惜忽然转头在他耳边说:“原总,你知不知道娱乐圈里有一个隐秘的现象,叫‘潜规则’?”
      
      原森:“我知道。”
      
      “那你有没有兴趣……”顾惜惜抓住他的衬衫,说:“让我潜一下?”
      
      这句话说的也真是相当不要脸了。
      
      以他们的身份来说,怎么都得倒过来说才对,毕竟他才是公司最大的老板,而她是签约的艺人。
      
      可原森丝毫没觉得不对,他眯起眼睛,颇有兴趣的说:“你想怎么潜?”
      
      顾惜惜刚要开口,就听他说:“你想怎么潜就怎么潜。”
      
      顾惜惜:“……”
      
      脚上有什么东西在挠她,顾惜惜不用看也知道是露露挠不动原森过来挠她了。
      
      她想起身从他腿上起来。
      
      因为这个姿势她已经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
      
      然而原森不松手,她又使不上力气,“……你放开我。”
      
      原森说:“松开你怎么潜我?”
      
      “……我不想潜了,我还有工作!”
      
      顾惜惜从他怀里钻出来,风一般的从柜子里拿出衣服去了另一间房间,江宁只给她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本来时间刚刚好,可是刚才浪费了不少时间。
      
      她手忙脚乱的开始洗脸化妆,可能是因为太忙了,习惯性的嚷了一句:“露露猫粮吃完了,你给它弄点吃的倒点水!”
      
      过了好一会儿,顾惜惜才恍然发觉自己说了什么。
      
      她竟然指使失忆的原森去喂猫?
      
      从昨天晚上她就看出来了,原森其实并不太喜欢猫,以前是她每次都直接把猫放在他怀里,要不然就是让他去帮忙喂一下,原森每一次都没有拒绝,所以她一直以为原森应该是不排斥猫咪的。
      
      现在的原森,应该比较像很早以前的他,没了那么多的记忆,他这些年养成的习惯可能也不记得了。
      
      顾惜惜放下手中的东西,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
      
      原森单膝跪在地板上,手里拿着猫粮在喂猫。
      
      他依然没有太接近那只猫,也没有去摸它,甚至露露想舔他的手指的时候,他也避开了。
      
      或许他本来就不喜欢猫,顾惜惜想。
      
      可他看露露的眼神又很专注,低垂的眼眸里已经没有了昨天的排斥。
      
      时间快差不多的时候,顾惜惜收拾好了自己。
      
      她在镜子里梳头发,忽然间看到了镜子里出现了他的影子。
      
      怀里还抱着一只猫。
      
      顾惜惜讶异的转头看他,“……你在做什么?”
      
      原森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猫。
      
      露露原本可能是有些生气他那样对自己的,可转头就把仇给忘了,安安静静的躺在原森的臂弯里,还惬意的眯着眼。
      
      只有在它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它才会这样乖顺的让她抱,其余时候是不会靠近她的,要不然怎么说,要和猫培养出感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它很乖。”
      
      顾惜惜说:“可是你不喜欢猫。”
      
      “嗯。”原森说:“我喜欢你就够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自然,自然到连顾惜惜都愣了一下。
      
      她很快就镇定下来,“原总,你说这句话,会让人误会。”
      
      “没什么好误会的。”原森把猫放到地上,然后朝她走了过来。
      
      顾惜惜背后靠着化妆台,避无可避,原森走到她面前,直接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我从来不跟不喜欢的人同床共枕。”
      
      顾惜惜:“……我从来没跟你同床共枕过,如果有……昨天那是意外!”
      
      “以前真的没有过?”
      
      “没有!”顾惜惜瞪着眼睛嘴硬。
      
      她就是死鸭子嘴硬又怎么样?反正也只有这个时候,她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负一个失忆的重病人员了。
      
      原森眯起眼睛,又重复的问了一句,“真的没有过?”
      
      顾惜惜撇开视线:“没有就是没有,你肯定是不知道跟谁同床共枕过,误会是我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很不舒服,哪怕她心里知道,原森是多么洁身自好的一个人。
      
      原森没有再说话,但是他好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什么东西出来。
      
      顾惜惜用余光看到是手机,她看着他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紧接着一阵古怪的声音传了过来。
      
      因为他们都没有说话,房间里特别安静,所以她立马就听出来,那是睡觉在床上翻身的声音。
      
      下一秒,她就听到自己迷迷糊糊的声音说:“你抱的太紧了,我喘不过气来了。”
      
      然后紧接着又是一句:“……原森,你听到没有,我好困啊。”
      
      顾惜惜浑身都僵在了那里。
      
      过了足足一分钟,她才恼羞成怒道:“……这是昨天晚上录的?!”
      
      原森说:“你觉得呢?”
      
      “……这能代表什么?”
      
      “这一句是不代表什么。”原森把她困在自己怀里,一手按住她背后的化妆台,又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乖,还有别的,你要不要听?”
      
      “你……”顾惜惜气的头顶冒烟。
      
      她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种癖好!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江宁也给她发了信息,顾惜惜决定不管他了,“我要去工作了,原总请自便。”
      
      她拿起包和手机就往外走,没给他一点说话的机会,然而刚一打开门,她就看到了正准备敲门的秦帆。
      
      秦帆知道她有工作之后,就决定在她在家的时候把猫带回家里,所以在顾惜惜出门之前就来了。
      
      可顾惜惜完全忘了这件事情。
      
      顾惜惜一开门,秦帆就习惯性的想往房间里走到,“我把猫带走吧,正好我妈过来了,对了,我听说你最近要和……”
      
      秦帆的声音猛地一停。
      
      顾惜惜捂住脸。
      
      她已经不想去看两个人的表情了。
      
      “原……原……原……”
      
      顾惜惜拉过秦帆,“原总出来迷路了,所以暂时在我家里呆一会儿。”
      
      原森把猫给了秦帆。
      
      三个人进电梯的时候,气氛古怪的简直让人窒息,秦帆有心想问,但又不敢开口,顾惜惜站在原森旁边,围巾把脸遮住了大半。
      
      电梯门一开,顾惜惜就说了句:“宁姐来接我,我先走了,再见。”
      
      “哦哦,好,你小心别让人认出来。”秦帆说。
      
      秦帆抱着猫去停车场的时候,忽然有一辆车开过来,停在了她身边。
      
      秦帆一看是原森的车,就停了下来。
      
      车窗们摇下,原森看向她,“秦小姐是记者?”
      
      “……算,算是吧。”秦帆意识到什么,连忙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惜惜和你的事情透露出去的。”
      
      “不,我的意思是。”原森淡淡道:“早晚要公布的事情,由自己人说出来,会更有说服力,你觉得呢?秦小姐。”
      
      秦帆忍不住问:“你……都想起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出差,大半天都在飞机和车上,本来想晚上写,但是一回到酒店就累趴了……大家见谅哈,这几天更新时间可能会不稳定,但是不会断哒,缺少的字数也会尽量补上,今天晚上补不上就明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