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 26 章 ...

  •   沉默的空气仿佛在酝酿着什么风暴,原森抱着她的手臂也越来越紧,紧到她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别说是完全挣脱不了他的手臂,她连动都难以动弹。
      
      “你要是生气,你就告诉我。”
      
      顾惜惜有些喘息不过来了。
      
      一是因为他抱她抱的太紧,二是因为他的声音。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了。
      
      以前的原森,是宠她,也让着她,可是他的控制欲和占有欲都太强了,无论她做什么,无论她的事业怎么样,这个男人都永远只想把她控制在他自己的视线范围里,哪怕只是脱离了一点范围,都会立刻把她想尽办法哄回去,如果她不想,他就是抱,也会硬把她抱回去。
      
      她依赖他依赖的厉害,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可是这种感情本身就是扭曲的。
      
      直到那一次他再次截断她前进的路,她才终于恍然发觉,自己被困在这个男人精心布置的圈子里,一步也踏不出去了。
      
      “是,我特别生气。”
      
      顾惜惜深吸一口气,这男人身上的味道让她觉得一阵眩晕。
      
      就好像,她抱得还是那个因为爱得要死,而牢牢把她困在怀里的原森。
      
      他什么也没有忘记,他们积累的矛盾早就在悄无声息的慢慢爆发了。
      
      可是她又清楚的知道,他其实什么都忘了。
      
      无论他们以前有多么亲密,她有多依赖他,信任他,而他又对她做过什么事情,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的他的脑子里,只存在一个‘顾惜惜’的影子而已。
      
      所以她就算生气,又能怎么样?
      
      顾惜惜抓着他衬衣的手往上,摸到他衣领的扣子。
      
      原森察觉到了她的动作,却不知道她想做什么,正讶异的松开她的时候,顾惜惜两手忽然捏住他两边的衣服,然后狠狠往两边用力一扯。
      
      衬衫的衣扣瞬间被扯下来好几个,原森大半个身体都露了出来。
      
      顾惜惜没给他反应过来的机会,张口就咬在他脖颈的下面。
      
      原森松开的手立刻一紧。
      
      她比上次咬他的时候还要用力,几乎全身都在用力,两手还抓着他的衬衫不放。
      
      顾惜惜以为他会推开她,因为她已经闻到了一点血的味道。
      
      可原森除了闷哼一声之后,就一动不动,任凭她咬着。
      
      他的身材还跟以前一样,几乎全身都覆着一层紧实而结实的肌肉,用力咬牙齿都会觉得累。
      
      过了一会儿,她全身的力气都用的差不多了。
      
      原森竟然还搂着她的肩膀。
      
      顾惜惜还没松开嘴吧,忽然感觉到他抬起手,在她头发上摸了摸。
      
      一下一下,从她的头顶一直摸到发尾。
      
      就好像在安抚那只暴躁中的小灰猫一样。
      
      顾惜惜慢慢松开嘴吧,两只手紧接着也一松,原森身上的衬衫彻底落在了地上。
      
      “难怪我经常感觉到疼,原来是被你咬的。”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带着笑意,似乎丝毫没有因为她那恶狠狠的一口而不悦。
      
      顾惜惜诧异的抬起头。
      
      竟然在笑?
      
      可那不是她的错觉,因为他的眼底也荡漾着笑意。
      
      以前的原森有那么温柔吗?
      
      顾惜惜恍惚了一下。
      
      不一样,不光是态度不一样,失忆后的原森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怎么了?”
      
      原森低下头,一手轻轻托起她的脸。
      
      明明‘受伤害’的人是他,他的胸口到现在还疼的发麻,不用看也知道她一定使出吃奶得劲儿给咬出血来了,可是现在看看,受欺负的人好像是她一样,他只是碰了一下她的脸,就立刻感觉她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连眼睛都是湿漉漉的透着水光。
      
      “还不解气?”原森靠近她,说:“要不要再咬一口?”
      
      顾惜惜一下子回过神来,想要推开他,但是原森又重新把她抱在了怀里。
      
      “惜惜。”
      
      没了那一层衬衫,他们的体温彻底贴合在了一起。
      
      “怎么,原总是来跟我谈‘潜规则’的吗?”顾惜惜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她的尾音都是发着颤的。
      
      心脏跳的厉害。
      
      她甚至想要更贴近他一点。
      
      “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顾惜惜沉默了一下。
      
      “如果有一天你恢复记忆呢?”她说:“如果你明天就想起以前的事情,忘了今天的话……”
      
      “我不会忘了你。”男人低沉的声音渐渐沙哑起来,“我从醒过来那一刻脑子就是碎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甚至连自己是谁,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可我记得你,我只记得你一个人。”
      
      哪怕是在昏迷的时候,他也记得自己心脏上刻着一个人的名字,只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直到见到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没有丢失最重要的东西。
      
      她还在,他还记得,其余什么都不重要。
      
      ……
      
      原森吻下来的时候,顾惜惜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输了,而且输的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可她又不甘心。
      
      凭什么忘记了一切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一想起来就觉得难受,所以在原森抱住她的时候,她就用力咬他,原森一声不吭,任由她咬,到最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咬了他多少次,又有多少地方留下了痕迹。
      
      睡过去的时候,她还能感觉到原森轻轻吻她的额头。
      
      她晕晕乎乎的,整个人都疲惫不堪,完全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后来就一直做梦,乱七八糟的梦。
      
      梦到自己陷入一个巨大的黑洞里,四周到处都是听不清楚声音的窃窃私语,像有刘雯芳,高宽兄妹,傅雅,林晓鸥……所以她知道那全部都是充满恶意的声音。
      
      她堵住耳朵,也无法隔绝那些饱含恶意的语言。
      
      可是又好像不那么害怕,因为身边好像有什么温热的气息在保护着她,让她不那么压抑。
      
      渐渐地,那些声音好像也被隔离了起来。
      
      直到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铃声把她从噩梦中唤醒。
      
      是她工作的那个手机响了,顾惜惜闭着眼睛把手伸出来摸索,想把手机拿过来,但是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找不到呢……”她喃喃道。
      
      “我帮你拿。”
      
      “嗯。”顾惜惜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好呀。”
      
      这种场景她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有的时候人哪怕是暂时性失去记忆,一些骨子里的习惯也不会改变,就好像此时此刻,她明明是知道身边有人是不对劲的,可就是习惯性的想蹭过去跟这个人撒娇。
      
      “是你经纪人的电话,要我帮你接吗?”
      
      当男人熟悉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来的时候,顾惜惜忽然一下子清醒过来。
      
      卧?槽?怎么回事?发什么了什么?
      
      顾惜惜猛地坐起身,一脸‘我是谁我在哪儿昨天发生了什么’的茫然。
      
      她喝多了吗?还是在做梦?要不然怎么会看到一个原森坐在她床边,还是半裸着上身的?
      
      顾惜惜从他那张英俊的,带着笑意的脸,视线缓缓向下,看到他的身体。
      
      明明应该是禁欲的典型,可此时此刻,他身上却肆意散发着难以言喻的荷尔蒙气息。
      
      从脖颈,到锁骨,再往下……密密麻麻的,全是被啃咬过的痕迹,不知道的还因为他与谁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激烈的事情……但事实上,也的确够激烈,因为她发泄似的咬了他至少要一个多小时,然后就自己累的睡过去了!
      
      顾惜惜看看自己身上。
      
      好在她自己还是完好的。
      
      她是想起来了,这个人是她自己领进家里来的,怪谁?
      
      原森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说:“要我帮你接吗?”
      
      开什么玩笑!
      
      这要是让江宁听到了原森的声音,那不完了?
      
      顾惜惜立马接过电话,做鬼似的跳下床跑到阳台上。
      
      “喂?宁姐。”
      
      江宁说:“刚醒?”
      
      “对对对,宁姐,有事吗?”
      
      江宁察觉到她声音有些古怪,但是也只当她太累了,没有休息好,“本来今天想让你多睡会的,但是我刚接了个通告,下午你要去参加一个活动,拍摄一些照片,一个半小时后我准时到你家里接你,OK吧。”
      
      “OK。”
      
      “哦对了,还有就是,那个活动,林晓鸥也去。”江宁意味深长道:“要是发生了什么,你也不要觉得太意外,做好准备,稳住心情就好。”
      
      “我明白。”
      
      顾惜惜挂了电话,松了口气。
      
      她听到一点奇怪的动静,走出去一个看,露露果然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卧室里,现在就用爪子扒着原森的裤子喵喵叫,大概是撒娇想让他把自己抱起来。
      
      原森脸色有些复杂,“我以前……经常陪你玩儿吗?”
      
      露露:“喵……”
      
      原森把猫抱了起来,露露大概是生气他昨天晚上就不理自己,被抱起来之后竟然没有安安静静的趴在他腿上撒娇,而是挥起爪子朝他胸前来了一下。
      
      这家伙竟然!还不嫌他身上的伤痕多吗!
      
      “喂!”顾惜惜惊慌失措的冲了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