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小倩之最终结局 ...

  •   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呢?两个人相知相遇,是因为什么才在一起的呢?这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很多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也是其中一个,而且思考了很久很久。这几年江南的雨水非常多,现在这仍旧下着小雨,外面湿漉漉的,空气中带着湿润的感觉。
      我坐在凉亭里,看着湖面上。雨水滴入湖中,顿时形成一个个由小变大的圈。我在这里想着这个问题。很久很久,等到小倩来到了我的身后我都不知道。小倩说:“在想什么呢?”我悠悠的说道:“我在想,晚上吃什么呢!”小倩笑道:“小笨蛋,撒谎都不会撒。现在中午都没到,居然想着晚上?”我叹道:“我总是感觉心神不宁,难道是无事生哀愁?”小倩说道:“又在多愁善感了。”我见她的绿色长裙在风中摆动,心里想道:“她穿的这么少,可别冻着她。”随即说道:“我们回去,继续读书。”小倩笑道:“好啊,晚上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豆皮。”
      小倩笑语盈盈,完全不像四年前的样子。她已经完全变成了人,并且还与我完婚了。听她这么说,我什么都不说了,站起来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很温暖,也很光滑。她笑道:“你都牵了四年了,还没够?”我笑道:“不会的,和你牵手一辈子都不够。”小倩笑道:“没想到你居然变的油嘴滑舌了!”我们边说着,边向家中走去。
      我们的家离湖边不远,在村子的外面,这个家是我乡试回来后自己盖的。在这里读书很安静,不容易被打扰。俗话说,静而后定。家中的小路,是由青石板铺成的。虽然是下雨天,可是撑着油纸伞走在上面,别有一番滋味。我们刚回到家中不久,燕赤霞送给我的那把剑发出了呜呜的声音。我和小倩对望了一眼。这种响声已经持续了四五天。在首次响起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要有事发生了。当天就找了个借口,把母亲送到了姥姥家去。
      我并不想让母亲担惊受怕。母亲并没有经历我这么多事情,而我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这个世界上,人们总是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产生恐惧感。我把剑拿在手中,剑身在微微抖动。
      这把剑是燕赤霞送给我的。当初小倩还是鬼的时候,受不了这种剑气,我将它挂在了其他的房子里。小倩完全变成人以后,她将这把剑挂在了我的书房。此刻小倩说:“你□□看看,或许会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呢。”我将剑交给小倩说:“你来吧。”小倩笑道:“怎么?害怕?”我叹道:“还是你来好一些。”
      小倩笑吟吟的接过剑,慢慢的拔了出来。我见到一道五彩光芒自剑内发出,形成五彩祥云。那道五彩祥云盘旋了会,变成一道五彩光芒,瞬间消失不见。我很奇怪,问道:“这把剑是什么剑?”小倩摇摇头,说:“笨蛋,我怎么知道?”说话间,那把剑上仍旧光彩夺目,却没有了动静。我们看了会,除了五彩斑斓之外,没什么奇怪的,小倩将剑重新插入剑鞘。然而刚刚插入剑鞘,却又微微抖动了起来。小倩看看我,我看看小倩。既然不知道那也就不用知道了,我重新将剑挂了起来。它既然愿意抖,那就让它抖去吧。
      回到书房,小倩沏了一壶茶,翠绿的茶叶在茶碗里中飘着。我看着窗子外面滴落不断的雨滴,听着这些雨掉在地下发出的滴答声,并没有心情读书。或许是我的心不够专一,也或许是我读书不够入神吧。窗户外面,几颗竹子随风摇摆,雨水打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看了会,我决定要专心读书。刚看了几行字,小倩忽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跟着你吗?”她忽然问出这个问题来。难道是我更优秀?难道是我更迷人?肯定不是更有安全感了,跟燕赤霞在一起,比跟我在一起更有安全感。想了很久还是没想透,索性摇摇头。
      小倩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我被妖魔威逼了一年多。期间也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当时可以为我去死的,你却是第一个。”我一呆,手中的书掉在书桌上。我曾经猜了很多遍这个问题,为什么从兰若寺出来后,她就跟定了我?她凭什么相信我可以照顾她一生?想来想去,原来是这个结果。我当初只不过是看到燕赤霞那轻蔑的表情,又听了他的话,被激怒了,一时口快而已。事后更是不知道后悔了多少遍。
      小倩继续说道:“当时我出来后并没有立即走。因为出来后,不完成妖魔交付的任务,回去是要挨罚的。我很喜欢月亮,当时又是十四,我就在你们的门口看月亮。”听小倩这么说,不便道出当年的情况,况且这件事瞒着比说出来更好。
      小倩说着,轻轻的抿了口茶,右边腮上出现了一个淡淡的酒窝。一阵冷风吹过,将她的衣衫吹的飘动起来。这个时候忽然想到,如果此刻让我为她去死,我会毫不犹豫而心甘情愿,现在并不是往日。
      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就可以为对方做任何事。可以为对方付出一切,这里面当然包含着自己的生命。爱是个很奇怪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谁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在哪儿。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东西在每个人的心里。有的人把爱放在了心的上面,压过了其它的东西。有的人用名利把爱压在了深处,而且压的死死的。
      从那把剑的响声来看,今天晚上会有事发生?想着这件事我就睡不着,枕边的小倩睡的很香,很甜。我就这样看着她,连睡意都没了。现在小倩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即便有比她更美丽,更迷人,更优秀的,那有如何?事实证明,今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难道明天晚上会有事发生?我在猜测着。然而一连四个晚上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看来我猜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在家呆了几天,一直读书、练字,总觉得不出去活动活动,骨头好像要生锈了一样。这十几天,雨一直没有停。我走到门口的时候,见到湖里的水涨了很多,快要淹到家门口了。站在门口四下看了看,只见一人灰袍白发,在水面上滑行。
      这不就是那个槐树精?我连忙招手,喊道:“喂,这位大哥,这个烦人雨天,何不过来坐一下?”他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喊,转过身来笑道:“甚好,甚好。”走到我身边,笑道:“我不叫喂,我有名字。”我连忙施礼道:“敢问尊姓大名?”他笑道:“尊姓大名倒是没有,只有普通姓名一个。我叫杨追。”
      我和他边向客厅走,边问道:“上次的救命之恩还没答谢,杨先生不可就这么走了。只是不知杨先生为何有兴来此旅游?”杨追笑道:“举手之劳,没什么。这次我是循着别人的踪迹来的。”原本想问一下,跟着谁来的,但是见他目光闪烁,不便发问,只好住口。
      此时小倩忙着端茶倒水。杨追看了看小倩,忽然说道:“你觉得宁夫人是最好的吗?”我说道:“是的,最起码我觉得她是最好的。”杨追说道:“如果有比她更美丽,更迷人,更优秀的人找你,你会抛弃她吗?”我看了看杨追,又看了看在一边的小倩,说道:“不会!我始终觉得,喜欢一个人,最大的考验既不是财富上的,也不是权利上的。而是在平等的条件下,即便是有人比这个人更迷人,更优秀的,也照样喜欢她。这同样也是喜欢一个人最直接的证明。”
      杨追看样子在发呆,过了会才说:“你不会是为了敷衍我,说这些虚伪的话语吧?或者宁夫人在这里,你故意说些好听的?”我回道:“不是的。自从上次你问了我这个问题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刚才我又印证了一个问题。”杨追问道:“什么问题?”我说道:“你想得到真正的爱,必须付出。你只有付出了,才能得到。”杨追说道:“你的口才不错,说的很好。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听他这样说,我不禁暗想什么样的问题。杨追说道:“宁夫人让你去做包括死亡在内的任何事情,你都会去做吗?”小倩插嘴道:“呸呸呸,净说些不吉利的。我绝对不会让我老公去死的。”杨追说道:“我说的是比如。”小倩说道:“就算是假如,也不会发生的。”我说道:“会的。她让我去做的任何事,我都会去做的。”杨追说道:“你仍旧有些事没弄明白。”
      我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事,充满疑问的看着他。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着外面的雨,说道:“你什么事都听她的,这样只会害了你和她。其余的什么都帮不到她。如果你真的喜欢对方,那就要把对方向正道上来领,而不是一味的服从。一味的服从并不是为对方着想。俗话说,过犹不及。”
      我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问道:“难道事事顺从不好吗?”杨追苦笑道:“事事顺从那叫盲从。盲从的后果如何,现在你面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说道:“哦?”杨追叹道:“曾经我也和你一样。在我自食其果之后,我终于明白,盲从其实是害了她。”我见他的眼光之中蕴藏着回忆,不便接下去。
      小倩问道:“杨先生难道是跟着燕大侠来这里的?”杨追摇摇头,眼光却穿过客厅,落在了里面书房中那把剑上。那把剑抖动着,发出轻微的响声。杨追说道:“这把剑送给我吧。”我不知道为何他想要这把剑,只是叹道:“这把剑不是我的。”杨追说道:“燕大侠送给你的,是不?”我点点头,忽然想道:“上次他那么爽快的就送我一本书。这次他要这把剑,为什么不送给他?”遂说:“既然大哥这么想要,索性就送给大哥吧。”杨追忽然笑了起来:“大哥?这个称呼不错。”
      他说话的时候,小倩已经将剑取下来,并拿了过来。杨追接过剑后,在手里颠了下,忽然说道:“告辞!”我叹道:“外面仍旧下着雨呢。”杨追笑道:“我的衣服现在是湿的,再淋一会也是湿的。如果不趁着还是湿衣服去淋雨,等衣服干了再出去岂不是不划算?”说完走了出去。
      我不知道是给他一把伞好,还是叫住他好。小倩叹道:“没了这把剑,万一妖魔来了,怎么办?”这个问题我却没想过,只好追出去,找杨追想想办法。刚走到门口,还没撑开伞,只见站在湖面上的他,将剑投入了河中。顿时,湖中冒出一个一个的水泡。没等我反应过来,湖面上露出一个个的人头。此时,天空之上雷霆大作,狂雷连响。原本的绵绵细雨变成了磅礴大雨。此时,无数的树枝从云层伸下,犹如波涛般向我这边涌来。
      我知道此地不宜长待,连忙向房中退去。然而树枝来的太快,我刚退了两步,已经到了眼前。我以为此刻逃不掉了,没想到一道寒光闪过,已经伸到我眉心的树枝纷纷落下。杨追说道:“燕大侠,我知道你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他说完之后,我感到房顶上有异动。转头看去,只见燕赤霞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威风凛凛的站在房顶上。
      杨追说道:“我知道怒雷剑与你心意相通,它既然发出了危险警报,你不可能不来的。”燕赤霞什么都没有说,将剑还回剑鞘,却又伸出了右手。一个黑色的物体,从湖里飞出,直奔燕赤霞而去,他轻轻抓在手里。正是给我的那把剑。
      燕赤霞说道:“这些僵尸归我,她归你。”说完,翻身跃起,跳到房前的竹子上。竹子因为压力过大,弯成了弓形,燕赤霞双腿弯曲,借着竹子的反弹之力跃起,又是一个翻身,向湖面上冲去。这时我才发现,从湖里出来的人,双腿不能弯曲,而是在直着行走。
      杨追说道:“感天结界已经没了。既然你来了,也现身了,何不下来谈谈。”他的话吓了我一跳,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在我的身边。我只顾着看燕赤霞,却没发现杨追什么时候到了我身边。他的脸上却是异样的平静。
      天上雷声响个不停,上千根树枝自云层蜿蜒而下,凝聚成个人形,然后缩小,最后变成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相貌甚美的女人。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哼了一声。即便是她没有说话,通过刚才的树枝,我也知道她是白晴。
      小倩此时已经到了我的身边,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怕,别怕。有我呢。”小倩说道:“有你什么呀。这种情况下,你除了添乱,其余什么都做不了。”我只好在内心苦笑了,她说的是实话,不承认也要承认。
      白晴说道:“就像他说的那样,我在你身边唯一的价值就是被你哄骗利用。自从我离开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早已无话可说。”杨追叹了口气,说了四个字:“我成仙了。”白晴正面向着我,此刻她面上的表情很复杂。我也不知道是惊讶、悔恨还是妒忌。她说:“成仙了?你能拿那把剑,我早该想到了。”她在那里呆了一会,恶狠狠的说道:“成仙了又怎样?很了不起吗?”
      她说完这句话后,右手向杨追抓去。左手幻化成树枝,向我和小倩袭来。我连忙挡在小倩身前,即便这样无济于事,也不能让小倩受到伤害。杨追顷刻间变成一株巨大的槐树,将我和小倩包裹在里面,透过空隙,只见他连房子都弄倒了半边。我心下微微叹了口气,这里看来不能住太久,明天要搬家了。
      我将小倩抱在怀里,安慰道:“别怕,别怕。”小倩道:“你先别发抖了。”我向她笑了笑,侧首看去,却见白晴的树枝和杨追的树枝缠绕在一起,互相拉扯。我和小倩在杨追的大树里,透过缝隙。这时只见燕赤霞挥剑连斩数个僵尸,然后向白晴这边奔来。奔到三丈处,长剑疾挥而下,横斩而过。杨追大喊:“燕大侠,不要。”然而已经晚了,燕赤霞的长剑已经挥了出来。
      燕赤霞只是从白晴身后的地面上挥过,燕赤霞挥剑之后,将长剑插在剑鞘里。在他身后,一根根树根从湖底漂了出来,僵尸们慢慢的倒下,有的飘在了湖面上,有的沉了下去。燕赤霞说道:“利用自己的树根来控制这群僵尸。我居然被这种手法蒙骗了。”我见到白晴的眉头微皱,嘴唇紧咬。她突然间左手挥出,长长的树枝就像长鞭一样,向燕赤霞挥去。燕赤霞纵身翻腾,凌空躲过了这一击,却并没有向前追击。杨追的树枝紧接而上,将她的手臂给缠绕了起来。
      燕赤霞说道:“柳碎的僵尸,被你弄来了不少吧?”白晴沉默不语。燕赤霞见她并不说话,说道:“你们两个叙叙旧吧。他们交给我保护。”杨追说道:“好吧。”说完,将我和小倩放了下来。我笑道:“燕大哥,又要劳烦你了。”燕赤霞说道:“我们的约定仍旧没有完。”我忽然想起了那件事,只有苦笑了。
      我和小倩到半边房子里面避雨,杨追和白晴仍旧在互相缠绵着,燕赤霞却不知为何,仍旧站在雨中,任凭雨水淋下。他看的方向正是湖面的地方,湖面之上,涟漪不断。在平时,即便是下雨天,一个充满芙蕖的湖里,绝对是适合观赏的。但是湖面上飘着几千具尸体的话,是绝对不适合观赏的。唯一令人欣慰的就是,那些尸体正在慢慢飘走。
      我正在看着湖面,忽然听到小倩喊道:“小心。”我已经感觉到一股疾风向我逼近,不知为何忽然停住了。我转头看去,心下微惊,一根如刀般尖锐的树枝,就在我眼前半寸的地方。这根树枝就在那里,既不前伸,也不缩退。
      我顺着这根树枝看上去,尽头处是白晴。已成人形的白晴,被一根树枝贯穿胸口。而那根树枝却出自杨追的手上。我和白晴就相隔一丈左右,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落下了两行泪水。我眼前的这根树枝慢慢缩回,逐渐恢复成人手的形状。白晴说道:“没想到,居然是你杀了我。”
      杨追的手臂也恢复成人手臂的形状,他已经将白晴抱在怀里,抱的很紧。他的左手捂着白晴的胸口,手指间的缝隙流动着无色的液体。是雨,还是其它的?我不知道。杨追说:“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只不过是见到他有危险,想也没想……”白晴说道:“是呀,想也没想。如果你想了呢?”
      燕赤霞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杀宁采臣?我就在你面前将剑给了他,这你是知道的。”白晴忽然笑了,她说:“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小倩迟早会和我一样受到他的伤害。为了小倩不受到伤害,应该先杀了他。”燕赤霞叹息着,摇了摇头。我心中暗暗想道:“不管怎样,我一定会好好宠爱着她的。”我问道:“我们的约定什么时候履行?”燕赤霞说道:“永远都不必履行了,因为她不是我杀的。”
      杨追说道:“不要说了,就算是死,我们也会死在一起的。”他将白晴抱了起来,慢慢的走着。燕赤霞看着他们,讲了一个故事。
      在两千年以前,有一颗槐树。因为修炼的太久,他成了精,修成了人形。这个槐树精决定周游天下,看看外面的世界。他在外面游荡了一百年多年,在一个地方遇到一棵白杨树精。那棵白杨树刚刚修炼成人形,对什么事都不懂。她只是本能的觉得,爱就是获取。无限的获取,自私的获取。
      对于自己想要的,就要获得与取得,爱一个人就要竭尽全力的拥有他。在她看来,爱情就是自私的,爱一个人就要拥有对方的全部。
      他的观点却与她相反。他认为爱情就要无悔的付出,哪怕是付出生命都在所不辞。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对方快乐,成全对方又有何妨?
      太极的两仪,极阴与极阳在一起,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太极。他们两个一个想要付出,一个想要获取。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共同扶持了六百年。
      这天他们遇到了另一个妖精,这个妖精对白杨精说:“你的价值,就是让他欺骗。如果你不离开他,将会永远被他欺骗。如果你想改变自己的价值,就要离开他。”她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妖精说:“你可以试一下。你可以去问他,在正义和我面前,你选择哪一个?如果他真的爱你,他会抛弃正义,选择你。如果他只不过是欺骗你,他会选择正义。”
      她相信了妖精的话,这天晚上她真的这样问了。槐树精坐在那里沉思了很久,才回答说:“我会选择正义。”她什么都没说,第二天,无声无息的跟着那个妖精走了。等他知道的时候,她已经不知去向了。他决定找她回来。他心里很明白,不管怎样,等到真正选择的时候,他选择的永远会是她。他是爱她的,爱一个人既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借口。然而已经做出的事,是无法改变的。已经说出的话,是无法收回的。所以他决定去找她,用一生来补偿她。但是他并不一定欠她什么。这些,只是应该的。
      他找了她二百年,游历了尘世二百年。这二百年他经历了很多很多,终于渐渐的明白,不管是无悔的付出,还是无尽的获取,都无关紧要,关键是两个人的心要在一起。如果两个人的心分开了,那么获取和付出都是一样的,没有意义。这个时候,做的越多,伤的越重。只有两个人的心在一起,这才叫爱情。只有两个人的心在一起,两个人才能互相偎依,互相扶持。没有心的爱情,又怎能叫爱情呢?
      燕赤霞的话仍旧在耳边回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杨追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燕赤霞也走了。只留下我和小倩互相依偎着。
      这里的雨真的很多很多,天上的雨连绵不止,仿佛永不停止。我看着那只剩一半的房子,以及地上的到处凌乱,撑起了雨伞,叹道:“我们走吧。这就回家去。”小倩笑了笑,点了点头。现在要去把母亲接回来了,新家虽然没了,还有老家。虽然路很曲折,很长,也很泥泞,但是仍旧要走的。我又看了和我并肩而行的小倩,忽然感觉到,就这样走下去也不错。
      人活着,就要面对走不完的路,不管路多么泥泞,多么难走,都要继续走下去。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不走路,那就是死人。我看着洒下绵绵细雨的天空。心里想道,苍天现在是不是流下了一些情人的眼泪呢?那是为谁而流的呢?又是什么让苍天如此的伤心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