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的守护神》张饮修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1-26 19:11: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不是鬼 ...

  •   
      明明是少年人的声线,刻意压低后听起来却让人觉出了几分深沉,分外独特。北赐看见了他开合的薄唇,黑色帽沿贴着白皙脸颊,色彩反差带来的视觉冲击叫人不敢逼视;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每一根手指都修长好看,骨节明晰。
      
      幽诡的装束,神秘的气息,令人费解的出现方式,在万人攒动的喧哗都市里独独对她一人低语。面对这样一个黑衣少年,北赐有一刹那的恍惚,但随后,她看到的,是商机!
      
      “小姑娘,你还在听吗?”中年男士很热心,极力想把她从重压下解救出来,见她一直蹲着,他说:“要不你干脆坐下去,放开手,我来帮你移开他。”
      
      北赐心想:我本来就放开了手啊,不是我抱着他啊,是他搂着我。
      
      围观群众把这一带围了个水泄不通,很多人在讨论是不是真的有人跳楼轻生,这么高摔下来砸中了人怎么没见血·光?这可奇了怪了;还有人在顺手拍照,兴许是觉得这满地的花瓣落红格外浪漫,突发的意外更是平添惊心动魄,少女抱着少年蹲在中央,静止不动,这一幕值得拍照留念,以供茶余饭后八卦闲谈。
      
      北赐扭了扭手,怀里的少年竟然一下子就放开了她的手腕,然后把他自己那只漂亮的手缩进了黑色斗篷。
      
      北赐心觉可以跟他商量一下,便低下头,隔着一层连帽布料,在他耳边小声又飞快地说:“等一下我站起身,你继续搂紧我的脖子,不管我做什么说什么,都不要出声,可以吗?”
      
      “带我回去。”少年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古怪又固执,甚至连语调和声音大小都没变。
      
      “这个……”北赐在内心快速衡量了几个回合,睫毛垂下来,水灵灵的眼睛转了转,依旧在他耳边说道:“好,成交。抱紧我。”
      
      她说完这句,果然感觉到那只搂着她脖颈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但是,北赐更希望这少年能用双手抱住她的脖子啊,因为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抱起他,公主抱那种,千万不要把他摔下来才好。摔伤了说不定还得赔人医药费。
      
      救护车的鸣声遥遥响起,已经从隔壁街道往这边驶来了。市立医院原本就在附近,方才的确有热心市民帮他们叫了救护车。
      
      北赐听着这鸣声,皱着眉在内心悲呼:我们俩都根本没流血啊!苍天!人·民群众能不能把善良用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顾不得那么多了,她一手揽着少年的后背,一手抄了他腿弯,硬着头皮站起来的那一刻,心里只觉得:哇塞!回头一定要问问这位朋友的瘦身方法是什么!!!
      
      因为他的身体轻盈得不可思议,北赐毫不费劲就把他打横抱起来了。难怪刚刚他掉在她怀里时,北赐并不觉得哪里受到了冲击,只是感觉怀中一沉,宛如接到了一只从天而降的小兔子。
      
      她用力清了清嗓子,丝毫没注意到从自己口鼻洒出的温热气息有一部分喷到怀里少年人的下巴上了。他微微侧首,脸朝向她的胸口,安静不语。
      
      “各位,各位!看过来!”北赐这两嗓子吼出去,周围的人群顿时静了七分,纷纷把目光聚焦到她身上。
      
      北赐抱着小兔子……不,抱着黑衣少年,站在人群中央,还没等她开口说什么,群众已然惊讶沸腾。
      
      “不是说男孩子砸到女孩子了么?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不知道啊,之前那小朋友一直蹲着起不来,我还以为她的腿被砸断了。”
      
      “那少年到底是不是跳楼轻生的啊?我从来没见过有人穿成这样赴死……”
      
      “刚才就一团黑东西掉下来啊,一瞬间的事,谁都没看清怎么发生的。”
      
      “这不会是街头艺术表演者们的一种表演内容吧?”
      
      “正是!!”终于等到有人往这个方面想了,北赐转头对那位小声怀疑的人赞赏性地点头,满脸的自信与自豪,说:“这正是我们献给大家的仿真跳楼表演。身为人民艺术家,我们力求在平淡无趣中制造惊心动魄的美丽危险,在毫无防备中制造出其不意的平地惊雷,在麻木乏味中制造至死不渝的浪漫邂逅!”
      
      围观群众:“啊……”
      
      北赐调整了一下手臂,把怀里的少年往上托了托,一举一动颇为轻松,仿佛自己抱着的是一片黑色羽毛。她踩着满地的花瓣,抱着黑衣少年,绕着花圈内沿缓缓走了一圈,就差来一曲伴奏翩翩起舞了。
      
      走完一圈,北赐端着传说中的人民艺术家的姿态,亲切又崇高地问:“各位可还记得,躺在我怀里的兔兔是如何出现这里的?” 
      
      她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忽觉那只搂着她脖颈的手臂僵硬了一下。想来是被别人擅自取了个莫名其妙的绰号,少年心里郁闷了。但是,北赐心想,不能崩!!绝对不能!为了买菜钱!
      
      有人回答道:“我记得他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这人是之前刚好路过的,对那一声“砰”心有余悸。
      
      北赐点头:“对!正是从上面掉下来的。那儿,看到没?”她仰头看了一眼综合广场高耸入云的顶楼,继续说:“街头艺术中,最神秘伟大的表演总是让人真假难辨。你以为这是一起叛逆少年跳楼自杀案,可它却根本不是,而是我们是用全身心呈现出来的仿真表演。”
      
      怀里人又僵硬了一瞬,想来是她刚刚的措辞又冒犯到他,让他郁闷了。
      
      另一位街头卖艺的同行质疑了一句:“既然是表演,那他掉下来之后,你为什么蹲在原地发愣,明显是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迟迟不敢起来?”
      
      “这位同行,你拉低了在场所有人的平均领悟力。”一个看起来顶多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老神在在地说着这样的话,莫名让人觉得好笑,但是她自己却十分严肃,接着说:“所谓仿真表演嘛,不真怎么行?况且,观看表演的大家,正是在我被‘吓傻’了那几分钟里,获得了完全真实的刺激性心理体验,这就是观看表演的价值所在,也是这场表演的灵魂所在。”
      
      北赐觉得自己快要绷不住了,再编下去她快要抹汗了。于是立刻把黑衣少年放在平地上,起身与他擦耳而过时,小声叮嘱他:“跟着我的动作,一起做。”
      
      少年把右手稍稍伸出,轻轻拉住斗篷左襟。他站着的时候,北赐才发现,这少年比她高了不止一点点。
      
      她的视线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两秒,清甜的嗓音赶紧说了句收场的话:“感谢各位捧场!你们的片刻驻足,让我们看见街头艺术表演的远大前程!感谢大家!”
      
      北赐说完便诚挚地弯下腰,顺带扯了一下身旁人的斗篷,示意他跟着做。
      
      少年果真配合,右手轻轻拉着斗篷左襟,陪着她弯了弯腰。
      
      北赐松了一口气,听见围观群众的热烈掌声。这才直起身,自然而然地摘下头上的小绿帽,放在脚跟前,边看着观众们排队打赏支持,边笑容满面地鞠躬重复“谢谢”。
      
      今晚的买菜钱不用愁了,明天的也不用愁了,以后好多天的都不用愁了。北赐私以为自己的脸皮又厚了一层,演技愈发超群,下辈子可以前往好莱坞一展身手。
      
      太阳渐渐西沉,熙熙攘攘的人流在地下娱·乐城的出口来往,最后一位前来打赏的人光着臂膀,竟然是那位裹着报纸表演行为艺术的同行。“很精彩!”他夸了一句,搓着手问,“你们表演团还招人么?”
      
      “……”北赐默默擦汗,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这个嘛,得问过我们的团长才知道。”
      
      同行两眼放光,一激动,身上的报纸就抖了两抖,摇摇欲坠。他又弯腰往小绿帽里放了几张现金,紧紧握住北赐的手,“那劳烦你帮我问问!”
      
      北赐顶着他炽热的目光哈哈笑了两声,“好说好说!”
      
      在大城市,谋生容易赚钱难。北赐在中欧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十几年,除了那些旁门歪路子,唯一的一技之长就是拉二胡。一般情况下她不会轻易跑到街头拉二胡卖艺,因为这是她压箱底的法宝,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时代进步太快了,她紧赶慢赶都赶不上,好在还有贫民窟可以让她落个脚,不至于无处可去。
      
      风把地上的花瓣吹起,飘进了小绿帽里。北赐收起帽子里的钱,重新把小绿帽戴上。那黑衣少年还立在她身后不远处,像黑暗中的贵族,又像游荡在人间的幽灵。
      
      帽沿遮住了他的上半张脸,北赐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看她。只是直觉应该甩掉这人,但先前在情急之前答应过要带他回去。总不好立刻就反悔不认,过河拆桥需要一定的勇气。至少,得让她酝酿一下措辞。
      
      天近黄昏,菜还没买。北赐走到他面前说:“朋友,我等会儿要去一趟菜市场,你要跟我同行吗?”
      
      这纯属客套话,谁知黑衣少年一秒都没迟疑就微微点了头。
      
      北赐:“……”看起来有点难搞,这该怎么甩?
      
      其实商场里就可以买菜,但是菜市场的价格实惠许多。北赐带着他步行去菜市场,他跟在她身后,步伐悠然,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从容,简直像在散步一样。
      
      北赐找话题跟他聊:“朋友,你的手似乎凉得很,是否贫血?”
      
      之前被他抓住手腕的时候,那种渗透皮肤的凉意分明是从他的手指传来的。现在才初秋,气温暖和,而这少年还穿得这么密不透风,正常来说,手不会凉成那样。
      
      身后的少年回答她:“不知道。”
      
      北赐点了点头,又问:“有没有看过医生?”
      
      他答:“不记得了。”
      
      “不记得有没有看过医生了?”北赐惊讶,停下脚步,转身去看身后的少年,“或许,我可以帮你把把脉。”
      
      灿色黄昏,少年的脸依然被斗篷帽沿遮去大半,薄唇却是轻轻勾了一下,说:“好啊。”
      
      这么几句对话,发生在这个高科技时代,无论怎么看,都诡异得不得了。但是两人都相当自然。
      
      少年松开了那只拉着斗篷左襟的右手,掌心朝上,伸给北赐。
      
      两人离了两步远,北赐一手托住他的手背,一手寻找他的脉搏。这才发现这少年黑色斗篷下穿的是黑色衬衫,袖扣闪着银辉,很是漂亮,也很现代化。
      
      她解开他的袖扣,动作有点笨拙。少年那白皙的手腕展露在她眼底,隐约可见细小血管。北赐并着食指和中指,轻轻搭在他的手腕处,没有感知到任何动静。北赐眨了下眼,指尖稍微往左移,触到他皮肤下的搏动,是脉搏,一下一下地跳,很稳。
      
      北赐装模作样地搭着他的脉搏沉吟了一会,心里却越来越疑惑。从出现到现在,这少年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从天而降,砸到她怀里,却违背物理原理没有使她受到伤害;衣着罕见,不肯露脸,一问三不知,还提了个正常人不会提的要求。
      
      北赐根本不会帮人看病,帮他把脉只是为了看看他有没有脉搏。因为她怀疑这少年不是人类。
      
      下界当中,人鬼共存。人在阳间,鬼在阴间,但千百年以来,两者的界限早就不那么分明了,有不少鬼潜伏在人类社会,也有不少人去阴间游历过。厉害的鬼完全可以保持自己生前的人形,还可以寄附在他人身上。但鬼是没有呼吸心跳和脉搏的,也不喜欢阳光。
      
      “如何?”少年歪了歪头,问她。
      
      北赐轻声咳了一下,放开他的手腕,缩回自己的手,说:“你……体质偏虚,气血不顺,常有郁积之感,睡眠质量应当也不太理想,很有可能患贫血症,需要好好调节。”说到这里,她已经无形抹了几把汗,瞎编的什么啊摔!
      
      少年的唇角又弯了弯,笑道:“食补行吗?”
      
      北赐心不在焉,顺着他的话说:“食补自然是最好啊。”
      
      他莞尔,“嗯,那你帮我补。”

  • 作者有话要说:  2018.01.26
    化身人民艺术家赚到了钱的小绿帽,带着别有目的装疯卖傻的斗篷小哥哥一起去菜市场花钱。
    (嗯,今日没拆礼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