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8、第一百四十七训 ...

  •   又是一个周日,卡金王室的晚宴再次展开。这一次来参加的王子更少人了,仅仅只有第九、第十和第十一王子出席。
      国王灰郭肉却对这样的状况没有丝毫感觉,依然一副享受姿态的欣赏着台上的表演以及他人的恭维。
      这时,哈尔肯布鲁格走了上去。
      “有事吗灰?”灰郭肉主动的询问了。
      哈尔肯布鲁格也不含糊,直接提出了请求。
      “请给我黑色鲸鱼(B.W)每一层的平面分布图。”
      灰郭肉笑了。
      “你该知道,我是不会插手继承战的。”
      言外之意,他不会给予任何王子有利的帮助。自然就是不打算把图给到他。
      “但这并非是偏袒。”哈尔肯布鲁格冷静的解释道,“您没有给其他王子,也只不过是其他王子没有跟您要而已,并非您不给。这样又怎能算是插手我们的战争呢?”
      这番偷转概念的言论使得灰郭肉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说服了我。”
      灰郭肉轻轻挥手,其管家立即双手捧上了一副卷轴。
      哈尔肯布鲁格接过卷轴,随意一看。果真是分布图。
      “感谢您。”
      向灰郭肉道谢后,哈尔肯布鲁格正准备转身离去,只听灰郭肉开口问道:“你已经决定好了?”
      哈尔肯布鲁格回过头:“我的决定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是的,哈尔肯布鲁格的目标一直以来都是以不流血为主的方式进行改革。不过若是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流血,那么也要将这血压到最低为止。
      晚宴结束后,拿回平面图的哈尔肯布鲁格与近藤勋等人进行了讨论。
      “航行还有一个多月才到目的地,除了确保藏匿地点外,这一个多月的食物和水也要有所准备。”
      “当然除了最基本的这些外,生活用品和药物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都是王子,环境还是需要多注意。”
      哈尔肯布鲁格和近藤勋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假死后王子们的待遇问题讨论着,土方和总悟则干脆待在一旁看着,表情都是相当同步的无语。
      “这到底是帮助孩子还是接待祖宗啊?近藤先生总是喜欢把一些麻烦事情揽在身上。”
      “没办法,谁让我们家老大就是个老好人呢。”
      土方和总悟的嘀咕近藤勋和哈尔肯布鲁格都没有注意,他们的目光都放在了地图上。
      “藏身之处果然还是选择在一二层会好一些。”
      “是的,国王军面对王室以及贵宾们态度都会好一些,最起码不敢随便闯入搜索。但同时,可以藏匿的地方也会比三四五层更加的困难。”
      见他们苦恼了起来,土方和总悟走到了近藤勋的背后一同看起了平面图。
      一二层作为V.VIP区域,房间的分布尤为方正,几乎是每一处都利用的明明当当,就眼下看来根本没有可以利用的空间。
      突然,土方发现了些许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地方是什么?”
      土方指着第一层最顶层的拱桥部位。
      这个拱桥部位是直接划为第一层的区域,但是却单独隔开,形成一个单独的隔层。
      哈尔肯布鲁格瞧了一眼。
      “这里是逃生舱。”
      “逃生舱?”
      “这里放置着几艘飞船,一旦发生什么事情可通过这些飞船逃生。”
      “真不愧是高端资本家,我们普通人用的就是救生艇在海上漂啊漂的,你们这些位高权重的就有飞船可以直接飞回家。真令人不爽。干脆炸了吧。”
      “别说一些吓人的话啊,总悟!人家第九王子都要被你吓到了!!”
      被提及的哈尔肯布鲁格连忙摆手:“不……事实上我也很早就看我们王室不顺眼。卡金国表面风光,内部却早已经腐朽不堪,很多时候,哪怕是我也忍不住想找一堆□□把它给炸了……”
      近藤勋:“…………”
      土方:“…………”
      总悟:“我感觉你跟桂很有共同话题。听说他也来这艘船上了,或许什么时候你们可以认识一下。”
      “桂?他是什么人?”
      “简单来讲……”总悟停顿一秒,瞬间就找到了非常合适的词语,“是个通缉犯。”
      “……额?”
      “虽然基于时间地点的关系他的通缉令暂时取消了,不过回去后还是会继续生效就是了。”
      “你的意思是,这位桂也在试图着动摇国家根基因此被通缉?”
      该说不愧是高材生,哈尔肯布鲁格瞬间就抓住了重点。
      见事实正是如此,哈尔肯布鲁格露出了一抹轻轻的笑意。
      “如此,倒是真的同病相怜了。”
      与此同时,在与他们隔了一个房间的1005室内,看着卡金帝国发展史的桂也发出了感叹。
      “从小小的国家一点一点的发展起来形成如今的富足大国还真是相当的不容易呢。不过果然一旦强大了就容易忘本。所谓的国家,靠的永远都是国民的支持。而卡金国的统治阶级太过严苛了,长此以往恐怕迟早会发生动荡。”
      “看来你的想法跟哈尔肯布鲁格的一样都是倾向于民主制啊。”茨贝帕一边在电脑上敲打着,一边说道。
      “哦,也有人跟我一样的想法?”
      “第九王子哈尔肯布鲁格,他就是一直致力于改变国策推行民主制度,所以在民众中,他的响应度还是很高的,但也正因为他的举动动摇了不少贵族们的利益使得他成为了上级阶层的眼中钉。”
      桂听了频频点头:“不畏强权坚持为人民服务的这份精神实在让人敬佩!真是希望有一天能与他好好的把酒言谈!”
      “想要找到这机会并不难。说到底,挡在前面真正的敌人,现如今就只有第一王子和第四王子而已。”
      茨贝帕在一开始就计算好了。
      以不动应万动。除非主动找上门,不然他会一直保持缄默态度。不出击,不回避。
      他很清楚,可以说在上位王子中他的势力是最少的。因此直接硬碰硬对他而言绝对没有好处。
      所以在一开始他才想好找四王子合作。一来他在所有上位王子中态度相对来说是比较好说话的,另一方面,他手头上也有着私设兵,背后也有黑帮协助,自然是最佳的合作人选。只不过,虽然好说话却不代表一定会同意,毕竟他自身并没有太大的利益可以进行交换,能同意自然再好不过了,倘若没答应,也就当做是试一试的心态罢了。
      而事实上,第四王子的确没有同意自己的建议。
      既然不同意,那自己只能低调点了。茨贝帕也不会觉得难堪,他深知过程永远都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够达到那个结果便可。
      因此他安安静静的守在自己的区域里,默默的看着王子们相互之间的较量——第八王子死了,第二王子疯了,第三王子也被杀了,第六王子闭门不出,第七和第九王子无心应战也不会主动参战,第十以下的王子们都还是孩子。
      战况发展到这里,哪怕他自身充当隐形人恐怕也没办法脱身了。
      第一王子和第四王子必然会将目光投放在他的身上。
      结果在这一天,茨贝帕还在想着对策时,三个人闯进了他的房间。
      不得不说,银时、桂和坂本的出现还真的是意外之财。他们懂念,并且不属于任何一个王子的势力范围,甚至还以某个王子为目标,这类人是最适合拉拢的。
      茨贝帕在想什么他们没有在意,此时,桂在一旁看着书本,而坂本则在尝试着联络快援队。只可惜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接通。
      “啊哈哈哈哈,看来在船上没办法联系外面了啊!”
      “因为信号的缘故,在这艘船上都是与外界断开的。”
      “那还真是难办啊!如果有快援队的话,那逃出去就简单多了!”
      坂本苦笑了起来。
      “嘛,不过有真选组他们帮忙,应该也不是难事了吧!”
      “这些怎样都无所谓了吧!”银时抱着手臂煞有介事的说道,“目前来说最重要的应该是我金他妈的问题吧?”
      茨贝帕抬头看向了银时,并且是从头到脚的认真端详了一遍。
      “你真的不是女的啊?”
      “都说了,劳资是吃了某种药物才变成这样的!!”
      “居然有让人性别颠倒的药,真是让人惊讶。”
      “要知道这个世间,什么药物都有。比如让人变成僵尸的药,又或者是变成小孩子的药。”
      “你说的还真是闻所未闻。”茨贝帕显然对药物的研制非常感兴趣,问道,“不知道这个药物还有吗?我想研究一下。”
      “这个你该问那个阴险狡诈的精英头头,是他给我的!”
      细问之下他才知道,这个所谓的“阴险狡诈的精英头头”指的正是V5的精锐部队头领。
      茨贝帕已经盘算好了,等下一个晚宴的时候,或许他可以去接触一下V5的官员让他们介绍一下这位头领。
      突然,茨贝帕想起了下一次晚宴的主题,于是朝着银时问道:“下一次周日的晚宴是要携女伴出席。我想你跟我一起参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