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条支流 ...

  •   每一个细胞都在发着酸意,想要直接一死了之,
      胸口闷闷的,为什么连你也不相信我。
      其实超喜欢你的。
      
      双手抓着栏杆扶手,向下蹲着。眼泪忍不住往下流。
      
      羞愧恶心残忍作呕暴|虐自卑仇恨怨念杀戮制止愿望————自杀。
      
      好多好多想法在脑海里堆积着,负面情绪在单一的面里暴涨,最终得出来的结论是,直接死了吧。
      
      没有人在乎的。
      
      没有人……
      
      “去死。”溪双眼空洞,眼泪干涸。
      
      西间溪心里确实是有什么死了。
      
      【像个小太阳一样,看见你就充满了活力。】
      
      用红色字迹的水笔写下打算就一辈子珍藏绝不公布的私密的的书信被人贴在了学校的公告栏上,被同学们指指点点。
      
      【哪怕是遇到了挫折也能笑着面对,绝对不会的被打败。】
      【超喜欢你的^-^】
      
      “说的是黄濑吧?”
      “说的好恶心。”
      “就她还想要肖想黄濑君?”
      “就是就是。”
      
      在“情书事件”发生后,西间溪就报了病假没有上学了。
      
      所以赤司在教导主任处出来的时候看见西间溪,有些惊讶。因为黄濑凉太是他的队员,情书曝光之后,牵扯到了黄濑,他也就顺带了解了一下她。
      
      胆小懦弱这样的形容算是轻的,西间溪看上去更像是自卑内向更多一些。所以爆出来她喜欢黄濑的时候,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连黄濑知道以后都脱口而出。
      “我怎么可能喜欢上那样的女生!”
      
      篮球队的几人人都要到体育馆里训练。
      那个时候正好碰见了要来体育馆的西间溪,她当时听见了黄濑瞬间就红了眼眶,然后不停的鞠躬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赤司实在是看不过去想要出声制止一下,西间溪鞠了一个90度的大躬,然后匆匆逃开了。
      
      连桃井看见西间溪哭得惨兮兮的样子,都忍不住说了黄濑。
      “人家好歹是女孩子诶,而且特地过来道歉,你还惹哭她,真的太过分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这不是凑巧吗?”黄濑嘟起嘴,一个男孩子做出这样装可爱的动作对他来说也不违和,就是因为脸好吧?
      “这件事上,黄濑君做的确实过分了。对方喜欢你的心意不应该这样被对待。”黑子哲也冷静地说。
      “连小黑子也这样说!”
      “你多管管你的粉丝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多事了。”青峰补上一句。
      “真是的,她们喜欢我,我也不一定会喜欢她们啊!”
      
      吵吵闹闹,这件事又翻过一页。然后就听说西间溪请了长时间的病假。
      
      这个时候过来,是要继续回来上学还是要……转学了?
      
      如果要做得更加彻底一些就是要转学才能断干净吧?不过——
      
      赤司作为队长还是要替黄濑道一下歉,这样伤害一个女孩子的心,虽然不是故意的,但还是道歉比较好吧。
      
      “西间同学?对于黄濑的口不择言我感到很抱歉。”
      
      西间溪没想到赤司会过来跟她说话,明显一愣,继而笑笑。
      “抱歉,赤司同学,我都忘记了你说的事了。”她稍稍歪头,“黄濑同学有对我说过什么话吗?”
      
      她又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然后放弃了。
      “真的是很抱歉,我真的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了。”
      
      因为还有事,西间溪就先告辞离开了。
      
      赤司也就作势告别了。
      
      很奇怪,西间溪太平静了。
      提到了黄濑也很平静完全不像是对待喜欢的人,反而像是一个陌路人一样。
      太奇怪了。
      但是对于赤司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人家也不把黄濑当一回事。只是作为同校的同学,表达适当的关心。
      
      也不是同班同学,如果是的话,说不准他会因为班级的凝聚力对她开导几句。
      
      事实上,西间溪不是。
      
      说到底,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说,西间溪只是一个和他的部员略有纠葛的同级女生。现在,连这一点的联系不存在了。
      
      西间溪来教导主任这里是想要换班,因为那一封情书原本是被放的很好的,只有同班的同学里要好的朋友才可能拿到手。
      
      至于为什么不放到家里,因为根本来不及,溪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写一封的,写的时候时间地点根本不分场次来。
      
      其余的都好好放在家里的宝盒里,被曝出来的那一份是在学校里写的,估计是被什么人看见溪鬼鬼祟祟的,好奇之下发现的。
      
      都说了写情书在家里写最好,毁掉还是藏起来都没有人会发现。真是的,现在还需要由她来收拾烂摊子。
      
      想是这么想着,西间溪在脸上还是漏出来一个笑容作自我介绍。
      “我是西间溪,以后请多多指教。”
      
      “西间同学你不是喜欢黄濑吗?怎么不到他的班里去?”坐在地下的某一个同学不怀好意地说。
      “黄濑?抱歉?是谁来着?”西间溪皱着眉苦笑着,“生病回来对于其他人说我喜欢黄濑,我也很苦恼啊。”
      “那那封情书是怎么一回事?”底下的声音还是不依不饶。
      “你见过情书用那样的颜色写的吗?大红色诶!看起来不会像血一样很惊悚吗?”西间溪自我吐槽。
      “难道不是你写的吗?”
      “是我写的,不过,我又没有说是写给黄濑的,”西间溪皱眉显得不耐烦了,“不知道是谁传的,那明明是我模仿《见鬼》里的情节写的。”
      “哦哦,唯有用血写的书信才能交到鬼的手上。”
      “用血太可怕了,所以我就用红笔写了。”
      “啊,西间桑也是书迷啊!”
      
      西间溪苦笑地应和,谁能想到书迷一时兴起的模仿就被人曝了出来,还被人传得这么离谱。
      
      不相信?君不见有见鬼书迷为了见鬼,自己按照书里说的用红色颜料在房间里画了大型阵法,吓得家里人报警。这样的新闻不是没有见过。
      
      至少现在,这一页对于西间溪来说已经翻过去了。
      
      好在原本西间溪因为自卑自闭就不怎么出教室走动,连社团都是只要交文稿连人都可以不用来的读书社。见过她的人,认识她的人除了原本班级里的人,根本没有多少。甚至在原本班级里的人说不定都没有怎么跟她说过话。
      
      ——允悲!
      
      西间溪找到空位,坐下,和附近的同学一起探讨了一下《见鬼》的情节,甚至说要不要画几个护身符来玩。
      
      看上去挺开朗乐观的,和传闻里的不一样。
      
      同班的绿间推了推眼睛,和上次看见的完全两样。
      
      难不成见鬼了?
      绿间忍不住抖了抖,然后就看见西间溪也转头看了一下他,笑了一下。他的心里越发惊悚了起来,连西间溪的面孔也被他魔化,仿佛长有恶角。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
      被上课铃惊吓回神之后,绿间在看看西间溪,发现她和周围的人又说了几句,像是普通少女一样,也急急忙忙地取出要用的课本,准备上课。
      
      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嘛。
      
      不,她就是鬼哦~西间溪内心深处的鬼,吞噬了为人的心而化作的恶鬼。
      不不不,麻陶说了她不是鬼,她是和她一样的普通少女,平常心平常心,不可以这样说自己。
      
      她才不是鬼嘞。
      西间溪用力地在本子上记下笔记。
      
      后面那个绿色头发的男生的眼神让西间溪格外的在意,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讨厌讨厌,他以为她是什么啊?!
      
      意外?还是她太敏感?又或者说,他意外的敏感,强的灵感?不是说,女性在灵感一方面天生会比男性更强一些的吗?
      
      西间溪在空白的纸上写写画画。
      
      同班同学,不知道因为什么察觉到她有点不同。真是不好下手。
      烦躁。
      
      对了,那个男生以前有见过西间溪吗?
      
      愈加烦躁。
      
      好想杀了他。
      
      诶——,又看过来了。
      
      西间溪感觉到背后有一道视线在注视着自己,特别是当她在想一些不好的东西的时候,视线就转过来了。毫无疑问,就是绿间真太郎在看西间溪。
      
      绿间真太郎用绑着绷带的手推了一下眼镜。
      
      就在刚才,西间溪给他的感觉很不好,就像是瞬间在油里泼上水,油和水一起在锅里沸腾。异样的感觉很明显,但是,西间溪周围的人没有反应。
      
      错觉?
      
      绿间不自觉地皱眉,他并不太了解有关神神道道的东西。可是,西间溪不止一次让他感觉很不好。绿间从抽屉里拿出来一包草莓味的夹心棉花糖,充满粉色少女心的外包装。
      
      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是粉色包装的棉花糖。
      
      “巨蟹座的你,今天的运势陷入了纷乱,好运和厄运相互纠缠着,遇到极大的幸运也对应着会降临极大的厄运。只有带上幸运物才有可能化解祸福相依的局面。”
      
      反过来说,如果遇到不幸也可能是意味着有好运降临。
      
      他已经尽人事。
      那么,接下来就要看天命了。
      
      西间溪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绿间真太郎从抽屉里拿出来了什么。借助从抽屉里拿笔袋的动作,向后瞄了一眼,看见了那一袋粉色包装的东西。
      
      那个是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