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百折不弯》三谿同厘 ^第5章^ 最新更新:2017-04-29 18:25: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掩 ...

  •   “请问。”白迟醉看着池付勤。
      
      系统有些诧异地看向她问道:“池妇人怎么嘴不毒了?蹊跷啊!”
      
      “那好,我看见你的手法,比我第一次见你时要熟练地多。”
      
      池付勤顿一下,看了看白迟醉,白迟醉并没有什么反应。
      
      她笑着接道:“这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可以肯定你这厨艺上的天赋,更有可能超越你的父亲!”
      
      系统怒:“咔咔咔,坏人,你爹都死了,她还提,还要你去超越死人,居心不良。”
      
      它小鼻子皱起来,把短手扬上空中:“要是你超越不了,肯定被人笑,但是超越了你爹,你肯定也会良心不安。”说完它把手发现来。
      
      又想起什么,不忿地补一句:“咔,毒妇人心!”
      
      白迟醉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但是,”池付勤继续问:“据我所知,你会厨只是近一年内的事,是什么使你会厨,并且会得如此……迅速?”
      
      “——肯定有除兴趣之外的东西吧!”她补充。
      
      “白白,不要说我!”系统说。
      
      白迟醉点头,也不知道是同意谁。
      
      “如大家所想,父亲留下的东西需要人去继承。”
      
      少年看着对面的人平静地回答,在没人的地方却倏的涌上一阵的无力感,他尽量正常:
      
      “人鬓无再青,对人以慎,立志以笃。在没有最合适的人出现之前,”
      
      少年顿一下,眼底有着不一般的认真与谨慎:
      
      “我决定暂时做这个人——大家,就把这作为我一个浪子上进的原因好了。”
      
      “听说你曾经甩出你父亲的遗照,这还是对人以慎?”问得比较尖刻了。
      
      “不是,只是我的不懂事。”
      
      “你很坦诚。”
      
      “您也鞭辟”少年看着女士落座。
      
      第二位评委接过话筒“咳!我问个与饮食有关的啊!”言下之意隔壁:跑得有些太私人也有些刻意了。
      
      台下人适时笑起来——都是些行业前辈或爱好者,对这些后辈虽然严格却也有着不一般的温柔小意。
      
      “我观察到,”男评委顿了顿:“自第一份干翅端上来,一路你的眉头都是皱着的,剔开泡发好的鱼翅时,你的眉头皱得尤其明显……”
      
      两台摄像机敏锐地同时对着少年,评委问:“是因为你对气味很敏感吗?”
      
      这听到这个问题,台下观众静了静,连一向面无表情的荼檀越都看向白迟醉。
      
      对气味敏感是一个厨师的尊荣,源江省历史上有人曾借此一点,站在了饮食行业颠峰。
      
      近年来很多人更是把敏感的嗅觉,看做优良的导师带领,源江八大报的特殊关注,数不尽的学习交流,见不完的食团负责人与公司总裁,甚至国内外著名食团的offer。
      
      所以在过去十三年中,曾有过无数的人试图向评委席展现自己特有的嗅觉天赋,但实践证明,货真价实的人是少之又少。
      
      同时,三闽为了方便顾客监督,曾在千禧年间对所有酒店进行厨房改革。
      
      日新月异,现在的厨房,更是大部分都变成了加载三个摄像头,全方位无死角大厅直播,在外挡以透明幕墙的全~裸操作平台。
      
      在此之后,作为源江饮食界权威的三闽食行会拉起风向标:
      
      以保证顾客进食感官享受及心理情绪为初衷,开始要求所有入榜者:即使对食物气味外观等有所不适,都不能在公开场合表露任何语言。
      
      其上标准包括肢体语言与面部表情项。
      
      “有一方面的原因”少年在几百双眼睛注视下平静道,不同意也没有反对。
      
      不得不说,系统和白迟醉对于三闽历史旧闻的缺失将很好地帮助他们度过这一次被挑起的舆论危机。
      
      “但最主要还是我一直在思考人生。”少年微僵着脸。
      
      “fin,起初我还不认识它,后来有人告诉我,这是鱼翅,你要对于它这样,然后再那样……。”底下观众“噗嗤”一声,不知谁在喝水,喷了别人一身,引起了小骚乱。
      
      少年继续答“我照做了。做完以后我就一直在想,我都对它扒皮、抽筋了,明天还要弃肉、嚼骨”少年目光定定,仿佛陷入思考之中。
      
      “我们之间一定有一段隔世之仇、不共戴天!上台后我就想,万一它要找来了怎么办?”少年举着话筒静静说完,撇一眼刚才骚动的观众。
      
      底下人看着少年,哈哈声几乎震天:没人料想到,这个自上台后就很少笑的少年竟然还可以说出这么冷的段子,简直不能更萌了。”
      
      系统:“我是不是教了什么不该教的东西?”感觉三观再次被刷到新高度!
      
      对方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一位评委接过话筒:“为什么使用剪刀?”
      
      “我的鱼翅如果用刀,不方便切出边角来,而且大块整翅在切时很容易被压变型,届时挑去更费时力,得不偿失。”
      
      白迟醉注视着对方:“同时我也发现节目组提供的不是铁剪。”
      
      “怎么肯定?”
      
      白迟醉用左手从围裙中掏出一颗黑色的圆润小椭圆,举起来:
      
      “我发现,它与剪刀并相吸。”
      
      “小祝是个很细心的孩子”评委点头对观众笑道。
      
      接下来接过话筒的是位女性:
      
      “你将边角与翅身分开,分别用搪瓷与高压锅熬煮,如果直接在高压锅里加小竹架,不是更方便些?”
      
      “是的,如果下汤,我更会考虑您的建议”少年赞同了对方。
      
      “但在原料用途未知之前,我将尽量保持它们的标准性质。”
      
      台下掌声响起来。
      
      对面的人放下话筒,等到最后一位评委摇头,白迟醉身后的时间计时1'19”,他的第二轮提问自此结束。
      
      任为看向右五席,:“请右席评委对檀越提问,提问时间三分钟,请开始——”
      
      动感的音乐一瞬间小下来,荼檀越身后有着赞助商LOGO的屏幕时间由静止开始迅速倒流。
      
      右席首先接过话筒的是一个年纪不太明显,一簇银发却显眼地往后固定着的……中青年。
      
      “小伙子说说看,你是怎么从那一堆锅里挑出个不锈钢的?”
      
      荼檀越嘴角勾一下,不答反问“那一堆锅是您设的吧?”
      
      原少秋一笑,诧异问“你怎么知道?”
      
      “研究过你。”当初,即使荼檀越烦极了这些资料,荼母也一遍遍要求,自此他一想起就觉牙疼。
      
      荼檀越还保持着一副皮笑肉不笑样子,却意外地显得温润,惹台下手机频举,有年轻的女孩子加油棒拍得更欢。
      
      “也没什么,只不过我个人喜欢不锈钢罢了!”
      
      原少秋听了从手中记录上抬起头,镁光灯恰从到他头上整齐往后梳起的一簇银丝掠过,照亮了额头。
      
      “不错的习惯,”他肯定少年,两个同样是不锈钢爱好者。
      
      “那为什么你会从那么多炉中选中液化气炉,也是偏爱?”
      
      喜欢不锈钢是人之常情,可一想到这么个帅小伙,居然还会偏□□化气炉的少年老成样,萌得就不行,底下不知觉又有人笑。
      
      “很简单,”少年一挑眉。
      
      “首先,只要售方通过3C认证,且中途无损,我个人就能使它远离爆炸危险,毕竟,没有人会拿生命开玩笑。”
      
      台下有上年纪的行业前辈点头。
      
      “同时,因为我个人不喜欢噪声污染,所以排除了所有带响的电器。”
      
      一向以噎人为主打的荼檀越,这回算是认真回答,同时,这也是个比较严肃的话题,
      
      一直以来,不论在源江大省还是在众城市的食行内部人员都有一种职业病现象:
      
      许多人因为身体等原因或年纪大了被禁业,一听到锅、炉、铲相关响声,神经就兴奋得不行。
      
      轻的只是听到声音变得异常敏感或兴奋,重的就不乏精神分裂了。
      
      底下人似乎都想到什么,气氛微微有些沉默而压抑。
      
      “至于煤气,”少年磁性声线微扬:“二十倍热值,我相信是小学生都知道选了吧!”
      
      “哦!”原少秋不为所动,尚笑笑问:
      
      “既然这么喜欢明火,为什么不直接用来热砂锅,难道你会虔诚地认为,这样做玷污了它们?”
      
      台下尚沉寂着,不过显然大多数人对此问题也有自己的看法。
      
      “自然不是!”少年冷静接声。看了一眼远吊着望过来的的摄像机“哼”一声道:
      
      “只怕你砂锅质量不好,不期炸我一身罢了!还有——”
      
      少年拖长字音,犀利的眼望向任为,隐隐似带了几分笑意:
      
      “我最大限度地减少温差,对节目组的赤贫状况也有所帮助不是?”下面顿时气氛微微一变,有人轻笑出声。
      
      原少秋也看向任为“那是自然,赤贫节目组最重要的就是开源节流……”
      
      任为看了看两人,晃晃然::“……”
      
      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被晒了?我都站边角了还能惹到两位你们?(怒!)
      
      原少秋等到下面笑声小下来又问:“那不锈钢锅还好用?”
      
      “勉强,我更习惯用0.9mm,还建议你将盖子加重些。”少年说完看向原少秋
      

  •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会有MM看不懂0.99mm有什么区别,好吧,请相信我,我是真的普及轻化工,绝不仅仅安利锅文化……
    and,
    没有自己当过生活的主角不知道厨房对中国人多重要,一家人,一口锅,一方桌,为了这个概念,我拼死也要把锅文化拉到章首,尽管很多MM觉得一群傻多没意思,我还是坚定不移!
    哈哈哈~
    点进来的MM,等你什么时候买锅了,你会懂我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