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百折不弯》三谿同厘 ^第4章^ 最新更新:2017-04-29 18:24: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竞技 ...

  •   
      少年浅浅的声线微带着沙哑,话一完,下面掌声雷鸣起来。
      
      师泽艺看了眼时间继续问:“有一次,你本来都挑好了,为什么最后又放弃,我记得,那时时间显示是采购高峰期,如此作为,不会有阻碍生意之嫌?
      
      或者,你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那么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个缺乏自信的人或者基础有不扎实地方?”
      
      “不是的,我放弃是因为发现整翅翅针被抽走了,”台下一片惊讶讨论声。
      
      “有翅针也只是少量,我上手的那块fin因为大量的水份被除去,才有大家看到的高度卷曲与脆响。”台下喧闹起来,细听还有讽刺声,不久掌声响起来。
      
      师泽艺看了看越来越接近尾巴的时间,问:“地理位置较偏一家,你看中的却没有买下来,我可不可以看作你对料理原料缺乏追求,或者说你性格中却少一种对高品质的追求?
      
      并且,你压价时间只有七分钟,是否反应出你没有持之以恒的品格”他桃花眼微勾撇一眼荼檀越,轻笑道“或者说——你不够某人聪明?”
      
      “……”
      
      “OK,右席提问时间到!求初继续回答!”任为适时插进来。
      
      “我以后会坚持对优质食材追求,并且锻炼我的砍价能力,这是我的不足,多谢指出。但还请不要怀疑我的追求。”少年诚恳说完,台下掌声响起来。
      
      任为白西装站在台上“各位,下面是广告时间,广告回来,精彩继续!”
      
      舞台暗下去,飞猫广角扫过观众席,环台三面screen(屏幕)同时亮起播放广告,感谢一二三四赞助商,台下观众讨论声爆棚。
      
      待到镜头摇回来时,台上灯光大作,是已经摆好的简易U型厨房。
      
      两个少年站在实木操作台前:护镜发帽,口罩袖套,还有印有赞助商的广告围裙,整装待发。
      
      观众惊叹起来:炉是液化气炉,煤气炉,电磁炉,还有用电的液体速热器;锅是熟铁锅,搪瓷锅,抛光不锈钢锅,保温砂锅,调压高压锅;
      
      屉有竹蒸笼,塑料屉,其他工具还有竹葩,竹签,细钢丝,一次性手套等等。
      
      “让大家久等了,下面我们进行第三项考验,由于时间关系啊,”任为说。
      
      “同样的操作,我们的小选手们在后台曾提前操作过。为了保证三公,三闽节目组邀请——庄严宣誓过的十位评委同时监督。”任为向观众们保证,随后又款款说:
      
      “虽然,我们只有五家赞助商,两台摄像机,但,我们绝对能!——将三D展播大业进行到底!”信誓旦旦。
      
      观众笑起来,声音稍息,屏幕上属于三闽觅食的LOGO徐徐展开,片头就动起来。
      
      “现在,请让我们让两位选手各就各位,第三轮:妙手竞技请开始——”
      
      两位少年面向观众,面前摆下是先前两人从百福采买回来,被平均匀开的鱼翅。
      
      洁白的瓷碟,荼檀越是小条骨亦翅,祝求初是整块金山头劈刀翅。
      
      轻缓的乐声响起,舞台正中背后,是祝荼两人先前操作实录。
      
      先入眼的是两人差不多高矮的纤细背影。
      
      同样准备的简易U型厨房,底下观众在台上正面看不到的材料器具,此时在高清屏幕上尤其清楚,有人笑任为:诚不欺我。
      
      荼檀越已经开始动手。
      
      并没有把眼神浪费给陈列着的一堆锅,而是直接拿起中型厚盖的不锈钢锅,选用液化气炉,利落的点火,锅内加水。
      
      蓝色吸水布在观众眼中一晃而过,再看时,荼檀越已经上锅了。
      
      白迟醉选的是一个中型橙色搪瓷锅,带了大半缸水,外面是富贵的红鲤鱼,液体速热器和已经从小火调到大火,风轮转得哗哗响。
      
      紫土色火焰雄雄燃烧,荼檀越再热一炉,还是不锈钢锅,放入少量冷水,搭上竹塔,把两个彩釉砂锅分开放置,在电磁炉上开了小火。细白的手指套在一次性手套里,开始在干燥的fin里挑选。
      
      白迟醉正用不锈钢剪剪去边角。轻手轻脚,灵动又自然,小刀在他手上显得更加灵敏几分。
      
      两侧带有赞助商LOGO的时钟屏保时不时就低调地放映图像,只有经意一扫才能发现,时间过去了。
      
      荼檀越把蒸砂锅的大火关灭,戴上隔热手套取出砂锅,将沸水等量注入砂锅中,再快速放进拣好的两份鱼翅。
      
      白迟醉看向任为,同时向观众展示剔好的两份翅料,左右两碟,同样金黄,同样齐整,只一整一散,一多一少。
      
      有工作人员上前,到台下环绕一圈,一起把相似的两份泡好的fin展示给观众,任为出声:
      
      “各位观众,评委,节目组工作人员所展示的来份fin,都是求初亲手整理过的同源fin”
      
      屏幕同时显示白迟醉盖上挡尘纱罩身影,旁边温度计显示当时水温为19℃,室内温度为33℃。
      
      “翅边泡发时间是今天勤半岛晚钟响时,泡发时间距此恰四个半小时,其中节目开始前一个半小时以热水焖泡;
      
      整翅泡发时间是今天中午十一时三十分,拒此恰十一个小时同样,同样,节目开始前一个小时以热水焖泡过。”
      
      白迟醉将整块发好的鱼翅放进加好水的高压锅中,插电调压。
      
      轻缓的乐声响起“有点味啊,大家莫慌!”任为拿赞助的白手帕捂着口鼻翁。
      
      “尽管节目组穷的叮当响,但还是尽全力加强了排气系统,保证大家生命安全的!。”白西装站在一边严肃地打趣道。
      
      荼檀越已经把两个砂锅做好保温处理,厚厚的棉套被三层保鲜膜裹在里面,相当温暖。
      
      荼檀越向主持人示意。
      
      任为站在两人之间,掐着话筒:“观众们,请允许我化身代表三公的时间之器,同样把檀越的时间调到四小时之后。”
      
      工作人员上前,用隔热手套托着两碗热呼呼的开水鱼翅向观众们展示。
      
      “在过去的四个小时里,”台下迎来轻微笑声。
      
      “檀越共煮了三锅水,每五十分钟换一次水,直到我们节目前半部分下场,檀越同学在评委们观察下又放了一次水,”下面笑声更大,荼檀越撇了眼主持人,还是摊着脸。
      
      任为牵引大众视线,指着工作人员手上两碗:“大家请看,出来的成品就展现在大家面前了!”
      
      摄像师拉近镜头,对着两碗fin给了特写。同时舞台后屏幕也是两碗fin特写,还有剪辑师快帧后荼檀越不断换水身影。
      
      白迟醉将边角放进沸腾的搪瓷锅中持续以中火熬煮。将工作人员呈上的鱼翅自水中轻轻用木夹夹出,边翅则分开放在另一碟。开始刮洗沙粒。
      
      系统离白迟醉远远地,飘在音箱旁随着丝绸之路左右摇摆。
      
      只可怜前排观众,离得远了,还有淡淡的腥气传来。
      
      泡发好的鱼翅被剔开,传来浓烈腥味,隔着口罩仍然让人不适。
      
      荼檀越在工作人员退下后,身后计时器继续跳跃。他戴上一次性手套,一手扶住小翅,一手拿起不锈钢刀小心翼翼去除翅根。
      
      两人手上都是小物件,尽管节目组要求时间限制,但两人似都默契地以轻缓而有序态度操作着。
      
      一条fin过完再下又一条。慢,但一点不乱。交叉更进的评委席中,有人眼神中闪过一丝赞赏。
      
      摄像师趁机拉到2/3分界,把两人全全纳入取景框,摇臂上摄像机也对准舞台。
      
      系统不敢打扰白迟醉,不时地飘过全场,不时又到舞台去观察进度,还会看多几眼会跳跃的火焰,兴之所往,就学着跳跃。
      
      待到渔光曲靡丽古沉音调环璇在观众耳际未散,宁静的月光边境又给深夜都明亮的舞台蒙上优雅的悠扬,只是,竹林深处的空灵冷丽不曾完奏,台上两人就已经将手上鱼翅分开两碟。
      
      任为站在两人之间:“下面有请两席评委对两位选手作品进行检验。”
      
      宾仪司为摄像机展示成果后,将双双走下舞台,将两人作品递送给评委。
      
      左席中以池付勤最先拿到白迟醉作品,她戴上一次性手套,将一小块翅拣起来看,眼眉挑了挑,似惊诧,又似预料之中。不久递给下一位。
      
      以往作品展验一程,有人青睐于摆些新奇造型在碟上,以求造势,获得评委观众喜欢。
      
      而今台上两人却都默契地脱去了凡俗,只以干干净净,整齐大方形象受检,算是另类别出心裁。
      
      师泽艺桃花眼眯了眯,侧身对身边评委说了句什么,旁边人望一眼台上少年,摄像师随他移动。
      
      白迟醉正站在舞台中央,跟系统絮絮叨叨,眼睛盯着操作台一处,外人看起来正像在想什么。
      
      荼檀越也看向操作台,却目光定定地,似无所思的放松与自信又似与生俱来的高傲与坚定。
      
      舞台背景换成一条海鲨遨游的照片,评委席两边看过自己主跟作品后,宾仪司为其分发打分牌,站好在两侧。
      
      “请左席对所跟选手祝求初进行提问,时间限定三分钟”任为道。
      
      提问的是池付勤:“嗯,小祝是吧,我自己就只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三公:公平、公正、公开。
    下面是任主持下台后
    (娱乐一下哈哈!)
    台长:我时候让你节目穷得叮当响了?人哪次来广告我不推荐你组?给了你组一整中午时间段,还穷?
    任为:啊,没有的事儿。
    台长:你穷,你吃鱼翅我吸粉丝?
    台长:你穷,你坐酒店我坐会议室冷板凳?
    台长:你穷,你还六月天洗桑拿我泡海?
    任为:不不不,台长,真没有!,那都是节目需要啊!(其实,您老克扣我了,不争的事实,真的!大家都不懂我,嘤嘤嘤)
    台长:行了,我都听见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专业接台词一万年)
    任为:不是啊——(不—是—的——我错了,台长您快别说了!大人大量啊——)
    台长:行了你明天别干了,穷去吧!(小子敢吸溜我!)
    任为: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于是任为同学光荣下岗了。(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