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百折不弯》三谿同厘 ^第153章^ 最新更新:2019-06-12 17:44: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3、第 153 章 ...

  •   “这只能说明国酒的魅力果然势不可挡。”
      
      “非也,应该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白迟醉:“从来没有说排斥中医崇洋媚外,即使现在中医真的有很多东西不能用西医方法解释。”
      
      “精彩节目——稍后继续——”
      
      “最专业的团队,最有学问的胡扯,最简单明了的专业知识,最轻松的学习氛围。”
      
      “一月十号到三十号,源江卫视牵手源江移动,ZTR美容整型,青食榜,省医委,翩奇电动车,…为您奉献新年首秀——健康爱我。关注微博微信公众号参与答题有礼活动有机会……”
      
      “欢迎回来观众朋友们,”主持人:“您现在收看的是由源江移动,ZTR美容整型,翩奇电动车,…冠名播出的健康爱我节目第四期,我是崔欣。”
      
      “本期节目邀请嘉宾是来自省医委员委员,三台附属医院脑外方向副主任医师池少安和来自食行会青食榜新晋人气百强榜员祝求初。”
      
      “欢迎两位,”主持人:“刚刚我们说到,零三年行会化学仓储仓爆炸几乎造成半栋大楼损毁,从此晋会者几乎都要参与安全防爆的考核与演练,小祝刚刚也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啊。”
      
      “我觉得对于炸伤或者是割伤第一情况应该是止血远离威胁所在,然后才是清理伤口。并不是大家想逃离。”
      
      白迟醉:“对,就爆炸而言,很多时候由于温度,可燃性物质,空间狭小等等往往容易存在二次爆破,非常希望我们的观众朋友遇到情况突发镇定地远离现场。”
      
      “字幕组应该给他镇定打着重号,不镇定就会发生踩踏,譬如俄亥俄事件。日本这方面做得比中国成熟,
      
      不论是地震还是核爆炸他们都有相关的警示与疏散通道,就独具一格的日式口令而言已经能让他们大大减少伤亡。”
      
      “有什么建议或者是意见吗?”
      
      白迟醉:“应该是更呼吁中国的应急体制的建立完善与全民安全意识的逐步提高吧?相信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刚刚一点祝求初提到很有道理,伤口小确实不建议大家涂红药水或者三七粉,
      
      只要求保持伤口干净就好,遇到创面的的伤口,譬如在手,就应该捏住手指根部两侧——就是这里。”
      
      “为什么是一定是这里呢?”
      
      白迟醉:“从人体血管分布图可以知道,手指的主要血管主要分布在两侧,捏住这里然后高举过头,
      
      有条件可以用止血带或者其他有弹性的布料,但是20-30min要放松一下,避免手指因为长时间缺氧造成组织坏死。”
      
      “放松多长时间可以?”
      
      “一般三到五分钟。手指可以垂下来。”
      
      池少安:“面对烧伤病人最后的降温方式一定是自来水,不是静止的水,还要十分注意保护伤口,可以是消毒过的软布轻包。”
      
      “如果皮肤已经重度烧伤坏死也需要吗?”
      
      “非常需要,但是这时候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感染。”
      
      主持人:“对于有高血压病史的患者来说,气温骤降非常容易引起口齿不清或者是昏厥。”
      
      “对,你说起这个我倒想起一件趣事,我在医院跟着我大佬实习的时候有个病人本来有高血压病史的,
      
      恰好那几天降温,病人昏迷,被邻居送到我们医院的时候他儿子儿媳也跟过来,跟着车一路走一路嚎,被摇醒的老太太当天病情迅速恶化,隔天就救不回来了!
      
      像这样没有医学常识的家属是最令一线医疗工作者讨厌的!”
      
      “对,所以才希望大家借助媒体的力量更多地熟悉医疗常识!”
      
      “由于脑压升高病人非常容易发生喷射性呕吐,这个时候病属应该把患者头侧卧,否则呕吐物容易堵住呼吸道。”
      
      “对于脑压升高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有,”池少安:“冰敷,可以降低脑压以及止血,你很生气的时候为了避免中医里面说的气血倒行也可以这样试一下。”
      
      “中西医现在是不是各执一旗?对于外地媒体批评三闽崇洋媚外一事两位怎么看?”
      
      “我学的就是西医,但是中医保佑了中国人五千年,其中精品如内经,本草,它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像阴阳,火气,五行,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患者问题。
      
      对于行医者而言,能解决问题就是对病人有用的东西,有用的东西你确实不能对它一票否决。
      
      对于外地媒体批评三闽崇洋媚外这个问题,我只能说这是确实存在的,
      
      但也只能说是三闽的城市发展一时偏向西医,我们并没有否定中医,还希望一些记者写东西的时候注意用词。
      
      广大媒体从业朋友除了了解本行业知识还需要扩大自己的知识面,不了解,不能详细了解的事物,写出来的文章应该更谨慎一点,媒体如果人云亦云了没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很容易引起一个社会的问题。”
      
      白迟醉:“对,就三闽而言从来没有说排斥中医崇洋媚外,即使现在中医真的有很多东西不能用西医方法解释。
      
      三闽市民确实对西医比较推崇,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看出这个城市中医发展不及西医,但希望大家认识到最良好的学术环境一定不是一家独大。
      
      我们推崇浓厚的学术氛围,打造公平公正的学术环境,三闽欢迎一切有理有据的学术交流,绝不存在打压一方的行为。”
      
      崔欣:“茅台在人民的名义中的植入可谓无所不在,7次吃饭4次喝茅台,
      
      送亲访友来一瓶,朋友聚会来一瓶,长辈贺寿来一瓶……
      
      那么尴尬的是如此频繁的喝酒,万一遇到酒精中毒该如何是好?”
      
      白迟醉:“这只能说明国酒的魅力果然势不可挡。”
      
      “非也,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白迟醉:“酒精中毒,患者陷入昏迷,最好对患者头部侧卧,每十分钟记录一次脉搏心跳呼吸的反应程度。严重时,建议送医急救。”
      
      池少安:“失血性休克是非常危险的事,病人此时的血管扁平,
      
      血液非常难输入,很多外伤并不是死于症状严重而是死于此,这种症状可谓是致死率非常高。”
      
      “发生失血性休克急救方式需要专业的道具和人员,
      
      这里对一般人做提醒的是,当患者因为失血陷入昏迷,护送时一定头和运输工具相反。”
      
      “对,”白迟醉:“头应该在担架队后方,或者与车辆前进方向相反,
      
      避免加速度引起病人脑部进一步失血陷入休克。”
      
      “在我们行会演练的时候曾经出现过有一个人把假人头和车头一致,
      
      十分钟后仪器报血压为零,血在假人身下湿淋淋一摊,吓到很多人。”
      
      “这个我知道,你们一个小姑娘就因为这个,导致最后的哭着出局。”
      
      “是,她要是没出,年纪最小怕不是我了。”白迟醉: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高月孕妇,一旦出现类似情况也要求侧卧,避免大胎盘压迫血管。”
      
      “那会怎么样?”
      
      “会导致会心血量减少,加重休克。”
      
      “您现在收看的是——源江人生活的放大镜——源江卫视——一分三十秒广告回来后,精彩节目,继续放送。”
      
      “欢迎回来,我们知道孩童的时候,活泼好动的孩子大多数都有木刺刺手的痛苦经历。”
      
      “祝求初啊!”池少安笑起来:“他习惯玩泥巴!被木刺叮了还傻乎乎地看!”
      
      崔欣一脸惊奇:“……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我见过他小时候,一手都是烂叶子和污泥!
      
      你知道一显微镜看一指甲污泥细菌数量级都按百万记,你看他还嘿嘿嘿玩得这么开心!
      
      从那时候开始就吓得我决定从医教化像他一样的世人,你看他现在人模人样的,回家就恨不得把自己滚得一身是泥——”
      
      “……泥土是细菌天然的培养基,我自己也建议家长不要给孩子玩污泥。或者希望家长要求孩子玩耍后注意清洁——”
      
      “看吧?”池少安耸耸肩:“他刚刚还垂死挣扎想赖账来着!”
      
      ……
      
      出来的时候风猛烈地刮着。
      
      “合作愉快!”池少安朝人挥挥手:“只不过医疗对年龄和基础的要求比较严。”
      
      “我知道的,”那边点点头:“不会不识好歹。”
      
      滴滴恰好到了,那边看着人上去,目送着离开。
      
      站了会,觉得风大,转身走。一个后台的人追出来,和人笑着说了什么,顺便要了签名才走。
      
      那边人一走,两束低光就直直_射过来,一辆S400很漂亮地翻转,玩着漂移飞到身边。
      
      窗户摇下来,暖黄色的光,轻柔的热气扑面而来,那个人就手把着方向盘,头微微侧着,挑了眉看过来。
      
      白迟醉&系统:“……怎么是他/你?”
      
      “你上不上来?”
      
      那边看人不动就自己解了安全带,开门出来。
      
      抱着袋子的人退了一步:“叔叔,我答应了要回学校——”
      
      “回家!”
      
      摇头。
      
      “我不是和你商量!”扯过人东西,开了后备箱,
      
      一转身见人跟过来眼巴巴看着,回过头来:“你现在还没16呢就敢跟我讨价还价了是吧?!”
      
      “……”
      
      把人扯上车:“新年第一天你就和我打,现在又和我对着干,”
      
      弯下腰来把人按座位上扣安全带:“你是不是以为过几天十六了我就不敢收拾你!”
      
      淡淡的无花果香传过来,被按着的人轻轻扭开脑袋不愿意看人。
      
      “不准下来,”那边啪上车门:“敢下来我就把你绑回去!”绕过门去了。
      
      “还只是十六呢以为自己多大,什么都不懂就敢和我抗!”那边上来锁了车门,发动汽车:“还学会跟我讨价还价,你本事了!”
      
      “……”
      
      打方向盘:“三更半夜回什么学校!我家有什么不好你嫌弃,破事儿这么多下次我直接把你丢出去睡水泥地你信不信!”
      
      “我早就不想要你了!把你丢出去跟垃圾桶睡一块!”
      
      “……”
      
      “拿着,”看了那边一眼,塞过来一纸袋包子,温的:“回到去肚子就叫,这么大一个人了,饿不饿自己都不知道!”
      
      拿了,有些迟疑。
      
      “吃完了就睡一下,回去洗头洗澡,一身怪味熏得我想洗车!”
      
      车冲出去,被嫌弃的人缩在一角。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