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百折不弯》三谿同厘 ^第151章^ 最新更新:2019-06-11 09:33: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1、第 151 章 ...

  •   “阿芜,”重重人影,身边的男人靠过来:“阿芜。”
      
      清亮的窗户,黑白相间的床榻,暖黄的罩灯。
      
      “阿芜,”身边的男人松了领带,抱住自己,一声声叫一个名字。
      
      影碟机蓦地亮起来,里面是歌,歌在唱。
      
      唱什么?
      
      不知道。
      
      “阿芜。”身边人靠过来,很结实的肩膀,修长又有力的腿,饱满有度的肌肉,又是不同的香水。
      
      “阿芜。”
      
      歌不是在唱吗?怎么只有这个声音?
      
      模模糊糊的人脸啊。
      
      我向他靠近,他一件件衣服脱下来。我无知无觉,一心想靠近。
      
      我觉得,这个漂亮的男人,是不排斥我的。
      
      “阿芜。”
      
      他碰到我的脸了。轻轻地掌着我的脸颊,笑得一脸阳光。
      
      帅气逼人的家伙。
      
      我轻轻地拥抱他赤_裸的身体,不敢看他。
      
      头就枕在他宽阔的肩膀,那么坚实,为我承担风雨,撑起一个家。
      
      “阿芜。”
      
      碟快速地转着,歌曲很轻缓,唱的是什么?酒红的窗帘,画的什么?桌面还有花,是真的,那是什么?
      
      不知道。我不关心。
      
      我关心他。
      
      他轻轻地除下我的衣服。怕弄疼我吗?傻瓜,怎么会呢,你这么轻。
      
      “阿芜。”那张脸靠过来,酒红的唇,挺拔的鼻梁。
      
      还有那双桃花运,每个角度看过去都性感地一塌糊涂。
      
      只朝我一个人笑,眼里只有我一个人所有的贴心都为我准备。
      
      笑脸里,我感觉到他鼓动如雷的心。我情愿跟你走。
      
      我知道你很傻,我也不成熟。
      
      我笑了。
      
      很好笑吗?
      
      不知道,反正我笑得很开心。
      
      “阿芜。”
      
      他压着我,牵过被子盖着我们,心尚是雷跳。
      
      双臂就撑在我颈边,怕我跑了?
      
      他抬起头,笑:“阿芜,等着我,”
      
      一脸郑重。
      
      啊,是你啊!我看到他的脸了,是你就好,是你我就开心了。
      
      也放心了。
      
      “阿芜,等着我,”他说:“相信我。
      
      你没有选错人,我能给你最好的生活,以后一生到老,我都会好好照顾你的。”
      
      “给你所有的承诺,努力去实现它,陪着你,一直到彼此的时间尽头。”
      
      “我知道啊,”我笑,侧看脸不敢看他深情的眼睛:
      
      “我知道你可以,我一直在等你,我喜欢你啊!”
      
      情话高手。
      
      “说的比唱的好听!”我嗔“谁让你叫我阿芜的?我都没同意!”
      
      我在他怀里撒娇,撒气掐他腰,他紧紧贴着我,仿佛第一次,我离他那么近,周遭都是他的气息。
      
      他傻傻地任我闹。挺拔的鼻子就窝在我的肩窝。
      
      呼吸的热气濡湿了肌肤。
      
      真是急色,也是个傻子。
      
      “阿芜,”他一身都热,忍着扭:“我一辈子都等你,我会变得很好,可以做到所有你要求的事。你不要放开我。”
      
      “好。”我想说的。
      
      但是我猛然惊醒。
      
      我不叫阿芜。那我是谁?谁叫阿芜?
      
      “我问你,我是谁?”我推开热烈的唇,声嘶力竭:“你说我是谁?”
      
      用力了,也尽力了。这样的结果我想要吗?
      
      他不知道我是谁。
      
      他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
      
      我天天都在他身边的。他喜欢的是我,亲近的也是我,这样的结果不是我一直在求的吗?
      
      他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呢?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只是追求这样的结果!
      
      阿芜……
      
      阿芜是个死人啊!
      
      死人!
      
      我猛然一痛,指甲掐进他的背肌。
      
      他痛,仿佛也刺进我心,疼得无以复加。一下地,所有的妖魔鬼怪都烟消云散了。
      
      “呵——”窗边窗帘摇了一下。有风吹进来是晨风,还很清凉,带了远方海水的腥味。天边的云卷起来又舒展开仿佛贝壳上的画。
      
      床上人坐起来,天色微亮,不知道多少点。
      
      床头边两三瓶酒,让女人想起昨晚的深醉,头忽然猛烈的疼起来,不希望看到光。
      
      墓地,床头地板一响所有的酒玻璃被砸到地上,破碎的酒飞溅起来,打湿了高级的羊毛地毯。
      
      那个男人!那个该死的男人!系维风!
      
      我迟早要得到你!让你迷恋我!让你对我欲求之而难得!
      
      阳光奏起细微的鸣奏曲,细细碎碎地,破晌的云遥从远方而来,像一把葵扇,扇动或动或不动的你我。
      
      城市广场的时钟转了一圈又一圈,记忆的白鸽翩飞。
      
      尘俗的车水马龙,迎来送往,川流不息。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