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爱情》许明明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5:35: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捷足先登 ...

  •   “我觉得这件事儿,可以从魏陶的丈夫家的老人入手。”余卿卿累得蹲在老榕树下起不来。
      在那些街道里跑了一下午,不知到那些老住户是串通好了的还是怎么,任她二人磨破嘴皮,硬是没一个点头同意的。
      “我觉得也行得通。”坐在石阶上喘气的柯未然点点头,从随身的包里拿出纸巾递给余卿卿。
      过了午餐时间,魏陶终于得空,才道出了六年杳无音讯的原因。
      念完大学,魏陶如愿拿到哥伦比亚大学的进修录取通知,去了纽约,在纽约结实了她的前夫,一个正宗的白人。
      尽管父母反对,魏陶还是义无反顾地与那白人结婚。而婚后的生活,却是魏陶从未想过的地狱。无休无止的争吵、家暴,不理解,文化差异,折磨了她整整两年。
      而就在她被扫地出门徘徊纠结孤苦无依之时,恰巧碰到了他现在的丈夫去纽约出差。
      经过各种阴差阳错,戏剧化的变故。他现在的丈夫终于求得她的真心,抱得美人归。
      魏陶的丈夫是地地地道道的H市老城人,祖祖辈辈都在这块土地上孕育滋长。之所以辞掉寰宇的工作,是自家的骨汤店已经在这块土地上传承了近两百年。
      父亲年迈已经干不动了,而他又不愿这手艺断在自己手上。她的丈夫是个孝子,也就辞掉了原本待遇优渥的工作,回来经营自家的老店。
      听完这段离奇得只能在电视剧里才看到过的故事,余卿卿不禁感叹世事无常。也为魏陶的苦难遭遇而心酸不已。一番话说下来,反倒是魏陶来安慰她。
      魏陶却不觉得那两年是什么苦难,倒是觉得那两年让她成长了不少。没那么异想天开,学会了感恩,懂得了知足。也变得宽容大度和人分享喜悦。
      也许就如魏陶所说,那些磨难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所以她脸上一直带着温馨幸福的笑容。看得出来,现在这个男人对她很好,她过得很幸福。
      “不过,我们能想到的别人未必想不到。”终于顺平了气,余卿卿却否定的自己刚才的建议。
      “你什么意思?”柯未然歪头看余卿卿,却看到她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看下面。
      在他们的这个高度,下面的情景看得半分不落,一清二楚。
      老青石板台阶坡道下,一处不算宽大却很敞亮整洁的小院门口,严骢正回首与两位老人交谈着什么。时不时还能看到他沉稳英俊的脸上扬起老少通杀的迷人笑容。而两位老人握着他的手拍了又拍,连连点头应着什么,皆是一派祥和慈爱的笑容。
      其实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位老人身后的女人,魏陶。
      柯未然算是明白余卿卿的意思了,被人捷足先登了。
      终于挽回两位老人,严骢像是知道余卿卿在高处似的,回身,对她一笑,傍着晚霞,霞光漫天。
      余卿卿一愣,随即装模作样地低头找地上搬家的小虫子。
      “笑得真是有够风骚的。”柯未然龇着牙,用只有余卿卿才能听到的音量,阴阳怪气的说。
      “你和他半斤八两。”并不抬头,低低地回了一嘴。
      柯未然:“……”
      “回家吗?”
      余卿卿低头翻了翻白眼,很想说:废话,不回家还能去哪儿?可仔细辨认了一下,猛地抬头,才发现那个笑得让红霞都羞愧的男人,正笑吟吟站在自己身下第三级台阶上看着自己。
      看了看一旁正不怀好意瞄自己的柯未然,勉强点头,懒懒吐出一个“回”字。
      “那就好。能让我搭个顺风车吗?”仍是笑,温暖又干净。让人说不出的舒爽。
      余卿卿想也不想就问:“你的车呢?”问完余卿卿就想给自己一嘴巴,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昨天自己才废了人家的车。
      像是没看到余卿卿一副被噎到的表情,严骢一本正经回答:“余小姐是忘了昨晚的事了吗?因为你,我的车不得不送修。”
      严骢的话说得极尽暧昧,让柯未然这个不怕出事也要没事找事的八卦男寻着了一些猫腻,“卿卿啊卿卿,你可真不老实。”
      还说什么不熟,车震这种事,不是谁都能把车弄坏的。
      “柯未然,赶紧把你脑子里面龌龊的画面抹干净。否则……”余卿卿咬牙,意有所指的挑眉看向柯未然的脖子。
      柯未然像是被捉奸在床的奸夫,手一抖,赶紧用脱下来的牛仔外套盖住可疑地带。再次想要流下悔恨的泪,他是为毛认识的余卿卿啊?
      转头,余卿卿咬了下唇,看看严骢身后半个人影都没有的坡道,再说拒绝的话也站不住理。毕竟肇事的是她。
      勉为其难点点头,便从地上站起来。可能是蹲久了,有点血流不畅导致的贫血,头脑发胀,人就摇摇晃晃要倒。
      “哎哟哎哟,知道今天辛苦你了,也不用装模作样来博取我同情。来吧,本少爷的怀抱借你用用。”揽住怀里的余卿卿,柯未然又耍起了流氓。
      而严骢伸出的手,还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站稳脚跟的余卿卿瞪着一双漆黑清丽的美眸,打开柯未然的狼爪,“活该你被女人抓的片体鳞伤。”
      骂完,转身一个人头也不回地往坡道下面走。
      而转身的余卿卿却并不知道,身后两个男人眸眼对视时闪现的肆无忌惮的挑衅。
      回城的时候遇到晚高峰,又在立交上堵了近一个小时。
      可能累了一天,都很倦怠。现在堵成这样却再没有人鸣笛。
      许是倦意上头,才上了车没多久,嚷着要请余卿卿吃大餐的柯未然就在车子的摇晃中睡去。而余卿卿多半的时候都不和严骢搭话,所以严骢也小睡了一会。
      “换我来开吧。”睁眼看见余卿卿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严骢低声说。
      “哈……没关系,你再睡会吧。况且你又不知道他家的位置。”说完这句话,车前终于有了动静。又折腾了十多分钟,路况总算是畅通了许多。
      “柯大少爷,回窝了。”死劲拧了拧那张让母狼疯狂的俊脸,余卿卿报复心理明显。
      而这样的举动,看在别人眼里,何其亲密啊。
      “嗯……啊……疼疼……”推掉脸上的爪子,睁开迷糊的睡眼,拧紧了一双修长好看的眉。
      “我已经打过电话给你叫晚餐了,回去早点洗洗睡吧。”余卿卿一副鄙夷的表情探身过去拉开门把手把柯未然踹了出去。
      “余卿卿,你是不是女人啊?是仇人专门派来折磨我的人妖吧?”一屁股跌在地上,柯未然嚎啕。就没见过这么粗鲁的女人。
      “你也知道你作孽太深仇人太多啊?哪个仇人会每个周末给你做便当给你收拾房间啊?你也去给我找一个。”余卿卿毫不客气哼了哼,拉上车门就要开走。
      “让我来开吧。”说完,就下了车拉开余卿卿的车门,不容置喙。
      余卿卿抬头看严骢,却由于灯光的原因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那双眼睛,亮的吓人。
      愣了愣,安全带已经被严骢解开。而他接下来的动作让余卿卿和柯未然都石化了。
      解开余卿卿的安全带,严骢一使劲,将余卿卿整个抱起来回身放倒后座上。
      关门,系安全带,点火,挂挡,踩油门。一气呵成。
      柯未然坐在地上,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那么暗的光线,会不会是看错了。
      直到开出去好远,余卿卿都没从石化中恢复过来。等她终于醒来,果断捂住脸埋在膝盖上。
      太丢人了。
      这是余卿卿闪过的第一念头。
      这样要是被柯未然传出去,她余卿卿在公司里还怎么混啊?
      透过后视镜看不到黑沉沉的后座上面的情况,更看不到余卿卿。严骢皱眉,“你在做什么?”
      “睡觉。”想也不想,余卿卿现在多余的半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o(>_<)o ...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赶紧忘记,这都不是事实!!
      余卿卿埋首,当鸵鸟来泯灭事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