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爱情》许明明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5:34: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旧友 ...

  •   “柯大少爷,我已经到你家大门口了?不要告诉我你还没起床。”听着听筒里哼哼嗯嗯的睡梦声,余卿卿黑线了。明明出发之前就有打电话让他起床的。
      “嗯…起……起了…哈……”哈欠连天,余卿卿皱眉,直想挂断电话。正在她有此打算的时候,听筒里忽然传来柯大少无比清晰精神振奋的声音,“你是谁?怎么在我床上,滚——马上给我滚——”
      (⊙o⊙)
      “你…神经病啊,不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吗?昨晚还……”
      “闭嘴——”
      正在余卿卿把这春色无边的事听得津津有味品评有佳时,电话那边忽然断线了,只留一片忙音。
      五分钟之后,余卿卿看到那紧闭的豪华大门“哗啦”被打开,紧接着那女人跌跌撞撞蓬头垢面出来,那狼狈之相,让人全完无法联想昨晚那个妖娆妩媚诸多俊男搭讪的美女。
      “笑什么笑——还不赶紧进来——”门后面的柯未然眼冒火光地看着笑趴在方向盘上的某女人,咬牙切齿。
      拿上副驾上的便当盒,余卿卿擦泪下车,进得门来看见柯未然一身的抓痕更是笑得无不留情。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每次都让我过来接你了,这每周一乐,有助于身心健康。”笑得快扶不住餐桌的椅子,余卿卿抬起泪眼忍笑一本正经看着龇牙咧嘴的柯未然说:“知道我工作辛苦,每周都安排余兴节目,让我放松心情。未郎,你待我真真好……”说完,又笑趴下了。
      “小心大牙掉出来!”看着笑得毫无节操可言的余卿卿,柯未然无比后悔,怎么会和这种落井下石女人结交。
      “九点了,再墨迹就该吃午饭了。”大大的喝了一口水,才终于止住笑。余卿卿看着客厅里的一片狼藉,挽起袖子叹气,“真不知道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洁癖男,赶紧滚去洗澡。”
      “可不是吗…”洁癖男柯未然傲慢昂首,重重点头。转身上楼去。
      柯未然的洁癖,可说到了令人觉得他不是地球人的地步。而他这个所谓的洁癖,不是极度爱干净,而是某些程度上特别怕脏,还有些精神洁癖。否则作为一个自命是绅士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见一个美女躺在自己身边发那么大的火?
      “我说,你是不是很早以前就认识我啊?”柯未然下楼的时候,余卿卿正拿着吸尘器除沙发底下的灰。
      柯未然皱眉,扣上最后一粒领扣,问:“什么意思?”
      “感觉上…你总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埋头看着一块地毯,动作娴熟地吸尘。所以余卿卿并没有看到身后柯未然一瞬间的停顿。
      “嘿嘿……你这是拐着弯说你上辈子和我有纠缠不清的关系?”又是个没正行的回答,敷衍掉那些敏感的不应该出现的情绪。
      回头白他一眼,余卿卿无语。她现在真是比家政嫂还不如,这该死的纨绔子弟。
      等柯未然把便当盒里的早餐吃完,余卿卿也把一楼整理完毕。出门前余卿卿阴损损地看着柯未然笑:“劳务费我就不要了,可封口费不优厚的话,柯大少爷知道后果的哈?”
      穿牛仔外套的男人浑身一抖,再次悔不当初。他是为什么要和这种女人结识的啊?
      其实柯未然让余卿卿来接他还有一个原因,酒肉一晚,第二天定是头痛欲裂酒气还没去干净。以免被查酒驾,果断选择安全的出路。
      “情江路什么地方?”打开导航仪,余卿卿问眯觉的柯未然。
      “船街。”
      一路开往情江路,在双枢纽立交上堵了大半个钟头,头顶烈日,人的情绪异常躁动。
      “按什么按,能走我不会走啊?!”回头冲着后面喇叭直响的几台车怒吼,关了窗户怒气未消,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
      “哎,H市的交通越来越烂了。我在想路通局的局长明天会不会被堵在他家门口。”柯未然躺靠在放矮的皮椅上,悻悻然地说。末了还弹了弹墨镜上的额发。
      “所以说这么堵,你为什么不直接让孟冬送你去?我那边直接去情江路还不用绕这么远,也不会堵成这样。”转头白了柯未然一眼,余卿卿直接理直气壮的删档昨晚的不愉快。
      “有美人作陪,我何苦对着他那张老脸受罪?”笑得一脸理所当然,接下余卿卿所有飞过来的鄙夷。
      终于抵达船街的时候真如余卿卿所说,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把车泊好,随柯未然穿过几条老巷道就到了那家据说百年传世的老骨汤店。
      老店的店面不是很大,装潢也并不高档华贵,可这个时分却门庭若市,座无虚席。
      店里没有多余的服务人员,只有老板和老板娘两人。虽是老店,可老板和老板娘却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夫妇。看他们张罗却是热情好客极为亲切好相处的人。
      “卿卿,真是卿卿啊……我还以为柯大少跟我开玩笑呢!”才进店门,余卿卿就被一个飞奔过来的身影扑进怀里。
      余卿卿正发蒙,耳旁继续响起抱住她的人的声音。“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卿卿你现在好好的,好好的…真是太好了,你没事…”说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甚至到最后声音有些颤抖的哽咽了。
      这个声音——记忆的洪门如开了闸,轰隆隆地奔向怔忪的余卿卿。努力抬起头来仔细一看,“陶陶?魏陶。真的是你呀,我就说这嗓门怎么那么像…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成这里的老板娘了?”激动过后,余卿卿也紧紧抱住这个旧友。
      是的,大学时代——不,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闺蜜。那个曾经陪自己走过青春年华,走过风雨交加,走过泪如雨下,自己却少有陪她走入年华如醉正风华的人。
      “这个说来话长。哎呀,有六年没见了吧?可真是…真像是一场梦一样…太好了卿卿,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之,以后再也不能跟我分开了,再也不要了…太让人受不了了…”魏陶抱着余卿卿,尽管强忍着不落泪,可眼角仍有一抹丝润。
      “嗯…嗯…嗯。”兴许是被魏陶感染,这么多年来少有这么失控的余卿卿点头如捣蒜。用力得不得了。
      身旁的客人已经被这边两个小姐妹毫不避讳的生动叙旧架势给影响到,明显的开始对她俩人窃窃私语。为了不影响店里客人进餐,余卿卿赶紧放开魏陶将她拉到一旁,柯未然早已落座的位置上。
      可能是来之前柯未然招呼过她今天他们要来,所以空出来的两个位置。
      店里的空调开的足足的,一进门就马上阻隔了外面的热浪,可尽管如此,两个多年未见的好友,还是激动得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拉着手说了好一会话,魏陶像是想起来什么忽然抬头。
      “老喻,快过来,快过来呀。这就是我跟你常提的,我失散多年的闺蜜,余卿卿。”招呼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丈夫,魏陶喜形于色。
      魏陶的丈夫看上去是个很实在的老实人,黑框眼镜国字脸,不帅气却坦诚正气。与魏陶看上去十分般配。
      有些般配,不是长相,而是那份相濡以沫的真诚和相随,是灵魂的契合。魏陶与她的丈夫便是如此。
      喻德宽过来寒暄了几句,又有客人续了才出门的客人的位置,小夫妻俩不得不去忙自己的事。
      “你是怎么认识魏陶的?”眼睛盯着忙活的魏陶,激动之色溢于言表,这个惊喜,太惊喜了!
      看见余卿卿这么高兴,柯未然也心情大好。笑道:“早就看上这条街了,过来看过几次。”
      “哦。”虽然是意料之内的回答,但余卿卿还是忍不住扬起明媚的笑脸对柯未然说了声谢谢。然后就顾自舀了一勺骨头汤,只是闻到香味就食欲全开,浅尝一口,好喝得眯起眼享受了一番。
      看着余卿卿的小猫样,柯未然宠溺地拿了张纸巾,擦去余卿卿唇角残留的汤汁。“真感谢我,下午就给我好好干活。拿下了还有更大的惊喜。”
      “这么势在必得。这次过来是做什么?”之所以不怀疑,是因为相信柯大少的能力。既然能查到她的所有过去,相信手段一定不像他人那么轻浮。
      “如你所见,老街嘛,所在铺面大多都是些老字号。街道要改革,许多老住户都不同意。国土局方面说,这些老住户不同意改革,老街就没办法拆迁、规划。”说起这个,柯未然尽是无奈。
      “要拆迁?”余卿卿一听,也不大认同。这老屋子是这些老人儿都住惯了的,突然说要整改拆迁,谁会同意?
      “一些达到年限的危房。其实这条街有好些公司竞标,奈何就卡在这儿。如果说不动那些老住户同意签字拆迁,这条街就没有利用价值。国土局的意思,谁能办成这事儿,这街就标给谁。”夹了一块肉放倒余卿卿碗里,自己却没怎么动那陶罐里的佳肴。
      “这可不好办。老人固执起来,可要命了。”余卿卿撇嘴。
      “那可不是?”
      “不过这种事怎么劳烦您柯大少爷亲自办?”又喝了一口汤,余卿卿歪着头看柯未然。言下之意,你大少爷手底下人才辈出,用得着亲自出马?
      “诚意。”柯未然故作深沉一笑,冲余卿卿挤眉弄眼。逗得余卿卿嘻嘻笑不停。
      “您来了,里边请里边请,还有坐。”就在余卿卿和柯未然嘻嘻哈哈的时候,魏陶从门口迎来几人,赶紧让到里边。其热情程度,非比一般的客人。
      魏陶的声音过于热情,让坐在靠里的余卿卿都忍不住回头。倒想看看这个待遇不同于其他客人的人。
      “劳烦您了。”
      进来的是一行三人,为首的男人礼貌点头,像是和魏陶十分熟识。
      往里走,男人正好看见转头看他的余卿卿。一怔,在她和柯未然间来回一扫,礼貌地冲余卿卿点点头,就径自背过身坐下。
      “你认识他?”喝着汤,柯未然语调阴阳的问。
      “不熟。”认识,不熟。简明扼要地回答。
      “卿卿,汤好喝吗?”忙完那边一桌,已经没有人再进来。魏陶趁空坐到余卿卿旁话家常。
      “好喝极了。”毫无保留地赞赏,余卿卿像是要让她的话更有说服力,一口喝完剩下的汤。喝完还满足的啧啧嘴。
      “你和严总认识?”看余卿卿的猫样,魏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老友啊,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理赔客户。”余卿卿倒是没料到魏陶也会问一样的问题。捡了正确的词来回答。
      “理赔?”柯未然挑眉。
      “你是要刨个坑种树啊?”白柯未然一眼,不想回答他的刨根问底。
      “你怎么认识他?”眼看余卿卿那里是得不到什么好话了,柯未然把话题转到魏陶这边。
      “他是我丈夫以前的公司的顶头上司。最近过来看这老街,没少往这边跑。”
      “他也是冲这老街来的?”余卿卿算是来了兴致。
      “嗯。”魏陶点头。
      “老板,这边两位。”正说到这,又进来两位客人。魏陶应着,和余卿卿两人招呼过又去忙她的了。
      “我觉得这事儿不好办了。”余卿卿坦言。
      不是因为严骢的出现,而是寰宇的竞争。
      “他是?”柯未然不解,怎么来个认识的男人就变了战壕了?
      “他是寰宇的执行总经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