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爱情》许明明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5:58: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 被掩藏的风波 ...

  •   背抵着墙,余卿卿才勉强站稳了身子。可她就那么隔着一个远远的距离看着床上的男人,嘴唇哆嗦,一句话都没有说。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或许是几分钟,或许十几分钟,也有可能是半个小时。余卿卿终于放弃,转身出了病房。
      她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面对他,即便他已是如此模样。
      魏陶在走廊的座椅等余卿卿等得很担忧,未免自己破门而入,只好掏出手机来分散注意力。刷微博刷了不知道几圈,都没看到什么特别有意思的话题。
      唯一让她还有兴趣刷评论的是青葱准备推出一个新的项目,在微博公开征集网民建议。准备同时出一款PC端和手机端的服务类的软件。
      青葱旗下研发软件中,一直励志余开发与人类息息相关的人性化的PC端和客户端服务器。而之前出品的软件产量虽然不多,但就那么仅仅几款,也是现在人们手机电脑上必备的日常都会用到的好评日高不下的新型IP。
      而如今青葱又要开发双向端软件,自然引起各界的关注。
      魏陶虽然不是青葱的死忠粉,但手机里和电脑上的几款软件都还挺好用的,而且其他微端和引擎用起来也都挺顺手。所以关注一下青葱的动态也算是刷微博必须的事。
      连连刷了几条评论,都是大BOSS的脑残粉写的诸如“我老公开发什么我都全力支持,同意的点赞”“男神不愧为男神颜值和智商成正比,同意点赞”“老公加油”之类没啥值得探讨却点赞无数的话语。
      再往下面看去,终于出现了讨论这个话题的建议。魏陶觉得他们提的有些建议还挺有道理,比如有一条写道:“现在的人拖延症都比强迫症还严重,如果能研发一款督促拖延症者去做事的软件就好了。比如可以……还可以……”,而这条评论的回复也盖了一百多层楼,很多人都是支持这条评论的。
      还有一条是说,“现代社会的结婚率下降离婚率升高,不婚主义也因为诸多原因比例渐高。而很多以前唾弃相亲的年轻男女因为家庭压力跳入相亲浪潮,能成还好,不能成真是劳民伤财。更有甚者相亲服务类的节目被搬上荧幕,亵渎了神圣的恋爱和婚姻不说,还变着花样出各种噱头,真让人唏嘘。如果能研发一款智能筛选全方面最能匹配的年轻人进行自由交往恋爱的软件解决这个问题就好了………”点开他的回复里面还有他自己对这条评论更多的细节建议。而其余回复他的人吐槽、支持和中立的人一半一半,众口难调各执己见,楼层高达几百。
      魏陶想了想,也准备评上一条,算不上支也不反对的一条中评。才编辑好准备发送,系统叮咚一声提示,特别关注的某某发了一条微博。
      魏陶还没来得及点发送,习惯性地点了一下提示,放弃编辑保存到草稿,然后就看到ID为“brady与修”的一张很大背景的自拍,应该是在机场,一身休闲的穿着,但即便是这样的随性也挡不住他的帅气神隽。
      魏陶下拉看到了图片配字“家乡的小蜜桃们,我回来了。怎么有种忽然想恋爱结婚的感觉呢?是不是太想你们了?”,然后拉到评论,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魏陶都还没有刷新评论就已经看到几百条脑残粉的回复了。
      无外乎尽是些“男神终于发博了,等的我都快望眼欲穿”“欢迎男神归国,我男神好帅”“老公娶我,我是XXX在XXXX,坐等”之类乱七八糟的评论,下面还有因为这条配字互掐的。魏陶撇撇嘴,无聊至极。
      以前关注他的时候是余卿卿出事那段时间吧,那个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在地狱的边缘,了无生趣。
      最后实在不想因此沦陷,才开始逛微博,而那个时候的brady就是现青葱的执行总裁也是个处在风口浪尖的人物,但他总是以诙谐幽默自嘲反讽的话语来面对挑战和人生。
      魏陶虽然算不上他的粉丝,但还是因为他那些话感觉人生也没有糟糕到无可救药的地步。而且那个时候她也时常把他的微博念给余卿卿听,虽然余卿卿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也能平静一段时间。
      也就是在余卿卿好转之后,自己毕业差不多一年了,brady的微博量锐减,以前几乎是每天都在发,但后来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都少有发博。
      尽管如此,各大媒体和广大的网民还有他的粉丝们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所以也经常能从其他微博或者报道中得知他的消息。也因此他的人气量一直居高不下。
      这大概是时隔又一个半年发的一条微博,回复点赞转载量可想而知。不过魏陶没有再继续往下刷,退回个人信息发送刚才那条评论就关掉了微博。而这时刚好听见旁边的门有了动静。
      “卿卿……”转过头来看见出来的人,魏陶眉头紧皱,忙站起来扶住她。“他又欺负你了?还真没完了…看我进去怎么……”
      “不是…他还没醒呢。”余卿卿垂着脑袋一把拽住魏陶的胳膊将她拉回来,脸色有些苍白。
      看到余卿卿这副模样,魏陶其实也差不多明白了。
      余卿卿啊,怎么能可独自面对那个男人而不难受呢?可是现在她不知道说什么再去劝慰余卿卿,因为那样的话说多了,就没有什么力度了。
      魏陶轻叹一声,倾身将余卿卿抱住,轻柔地拍着她的后背,无声安慰。
      就这样安静的躲在魏陶怀里纵容自己撒了会娇,可没有两分钟余卿卿就抬起头退出了魏陶的怀抱,扬起一丝负担都没有的笑容对魏陶道:“感觉重逢真是太棒了,时刻都给我力量。”
      魏陶明白余卿卿的意思。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如果不是那几年自己过得浑浑噩噩不省人事,又怎么能失去联络这么长时间?
      现在想想都后怕,虽然自己回国后尝试了很多种办法想要联系到余卿卿,甚至还回了趟母校,但即便是历教授那里也没有得到什么好消息。不过万幸能遇到柯未然,才能与余卿卿重逢。
      魏陶和余卿卿也不是扭捏矫情之人,很多事情放在心里彼此明了,也认为没有表达的必要。
      就像魏陶明知道此时的余卿卿在强颜欢笑,可她也并没有戳穿。而是手挽手和她并肩走出医院,一句话也没有多问。
      知己就像酒,陈年之酿总是让人心知肚明地觉得醇厚,无需多言。
      但也有些好友却像高五十八度的新酒,闻不出多么香醇的味道,但浅尝之下,烈得辣喉,且直戳心窝地让人铭感五内。
      才下飞机,几乎是片刻不停地直奔了八号公馆而来。接机的司机凯文轻车熟路地开上了外环高速,往八号公馆方向前进,对道路熟悉到根本用不上导航的地步。
      布莱迪的长腿交叠着歪向一边,即便是宾利这种较为宽敞的车型,还是不能让他的双腿舒服地放着。指尖的手机就像是一个玩具模型,只能成为他手指的陪衬物,更显得它们修长好看。
      一张好看得丝毫没有东方人性质的脸鬼斧神工般俊美如涛。灰蓝的眼眸带着笑意看着隐藏邮件接收器里的属于同一人发来的好几页的信息,细细地看完,才敲上两行字:礼尚往来,希望他对这份礼物还算喜欢。不过这只是开胃菜,我有的是时间陪他好好地吃下这顿饭!
      回复完毕退出微信,又看了看被屏蔽了信息的微博。他才没有那个闲心去看什么无聊的回复呢。不过听说,这两天某对曾经的绯闻男女,今天又出了不小的新花边,他得去瞅瞅。
      直到车停在了八号公馆五栋一单元一楼,布莱迪才慢条斯理地收起电话下车。
      今天是周六,对于那个不工作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人来说,在家看看文件遛遛狗,是他最惬意的享受。但坏就坏在,布莱迪得亲自前来才能见到他本人。
      打开门的时候,严骢一点都不意外布莱迪出现在自家门口。倒是许久未见到布莱迪的宇宙汪显得异常兴奋,听到声音冲出来见是布莱迪,使劲蹭上来扑到布莱迪怀里。
      “你好像还没有它欢迎我。”揉着宇宙汪的脑袋,布莱迪笑着挑眉。“我可是连时差都没倒就直接奔着你这儿过来了,你能不能表现得稍微积极一点。”
      严骢皱眉,不客气地扔了双拖鞋给他,转身就走:“麻烦你跟我讲英文。”
      十年,他依旧听不惯布莱迪这洋腔调的中文。
      布莱迪倒也不跟严骢计较他嫌弃自己,不紧不慢换好鞋,跟回自己家似得走到地下酒窖里拿了瓶红酒出来。“习惯就好,来,咱先喝一杯。”
      布莱迪不打招呼就直接到自己家里来虽然不是一两回,但严骢知道,这次布莱迪有话要跟自己说。
      走到酒柜旁整整一墙的杯架上,从各式各样形状型号中取下两只放到吧台上,严骢优雅地坐在了高脚櫈上等布莱迪发话。
      看严骢这架势,布莱迪歪起一边唇角扯出一抹没有半点流氓气质的坏笑。从吧台的复合式小圆盘里拿起启瓶器拔酒塞,倒酒。那动作熟稔雅致,带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贵气,和风度翩翩。
      “砰”
      两杯轻轻相碰,严骢还没有伸出手来端酒杯,布莱迪已一饮而尽。然后又给自己倒上,这次他没有再直接喝掉。而是看着严骢开始品酒的时候才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你好像也不怎么关心你的小女孩嘛。都闹得满城风雨了,你也真够淡定。”
      口中的酒还没有滑下咽喉,严骢却突然发觉,这瓶零二年产的La Romanee-Conti似乎已经没有原本甘醇的口感,苦涩得让他难以下咽。
      他怎么会不知道?
      “宏辉太子爷首度回国遇旧爱,旧爱身旁伴新欢”、“被旧爱雇凶报复至吐血昏迷,宏辉少东家缘何情路坎坷”、“现场惊现寰宇执行总经理,迷之身份是巧合还是预谋已久”……
      那些报道不管把自己写得如何天花乱坠,不堪入目他都不痛不痒,可对于余卿卿的胡编乱造却让他恨不得杀死那些胆敢放出谣言之人。
      虽然他不知道余卿卿是什么时候被狗仔盯上的,但还好他在各大报社电视台都打点过,只有极少数不规范的报社没有在他的顾辖范围,可单单是那些小众的报社写起报道来才会更加不负责任胡乱编撰只为噱头。
      即便他已让人极力压制下成为头版头条,但如今的网络暴力是何其可怕啊,断章取义只为抒写自己愤青的情绪,从来不以实事求是为主。
      而也就在这短短的半个月里,其转载回复的数量和生出来的更多所谓网评人的评论直接颠覆了以往很多的商业八卦和丑闻。
      而漩涡中的女主人翁,已被人直指向背骂得体无完肤,特别是那些宏辉的粉丝和少东家的粉丝,怕是被她自己听到那些话又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不过幸好她身在中心暂时还不知晓外围的惊涛骇浪。
      可是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伤,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虽然对面的男人品酒的动作,眼神表情都出奇的平常,没有太多的情绪在里头。可作为兄弟的他又怎会看不出来严骢此时的凝重呢?
      不过作为对他不欢迎自己的回礼,布莱迪再接再厉火上浇油。“也对。看那些说话的也有支持他们破镜重圆的。是不是你的小姑娘,还说不准。”为了挫挫严骢的气势,布莱迪还搜肠刮肚地用了个成语。
      布莱迪的话才落下,这边厢立马刮过来两道凌厉地眼刀。严骢看了眼自顾自喝酒的布莱迪,自己手中的佳酿却实在有些哽喉。沉吟片刻,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院外,声音清冷,“你在逼我出手?”
      “不不不。”布莱迪摇头,第四次往酒杯里倒酒,在没看到严骢回头之后只好又继续道:“是他们在逼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我知道你做了你能做的,暂时让她很安全。可这效果并不能保持多久。你如果真的想让她平安度过,你手里最后的那张牌,必须打出来!”
      布莱迪很了解严骢,他的为人品行,手段和头脑没有一样会输人一等。可是每每在遇到跟余卿卿沾边的事上,向来雷厉风行果敢坦率的他总会寡断犹豫,露出不像是他的一面。
      虽然布莱迪知道大多数中国人不管面对什么都会出现这样一面,但布莱迪不喜欢严骢这个样子。
      他更喜欢商场上无往不利快刀斩乱麻般果断甚至很多时候武断□□的严骢,那才是他天生该存在的样子。
      可是布莱迪也知道,这么多年支撑着被自己喜欢的那个样子的严骢走到现在的美丽,只有那么一个她了。他不敢轻易破坏掉。
      见严骢站在窗前许久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开口,布莱迪明白他在想什么,思索片刻放下酒杯走到了严骢的身旁。“修,我明天约她谈项目。做你该做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最近有点太过沉迷于游戏了、别的不多说,最近一段时间日更不上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