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爱情》许明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5:32: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合伙人 ...

  •   “嗨,卿卿。”
      刚走出停车场电梯余卿卿就被一辆亮瞎眼的保时捷前的漂亮男人叫住。可余卿卿对着那张似乎天生就招摇的漂亮脸蛋一点好颜色都不给。
      “我拜托你,别叫得那么肉麻行不行?我跟你可没熟到那个程度!”清丽的眸眼翻出鄙夷的白眼,径自走向自己的马自达。前几天的事她可没有忘。
      “别那么无情嘛,好歹我们还是合作伙伴啊。”男人装得一脸委屈,骚包的桃花眼里盛着与他本人性格大相径庭的无辜。可怜巴巴地跟到余卿卿车前挡住她要关的车门,“留个面赏脸给个机会赔罪,一起吃晚餐。”
      余卿卿对他做作的演技嗤之以鼻,狠狠回拽车门,却纹丝不动。水眸再横他一眼,不耐烦道:“这倒新鲜,认识你柯大少这么久还真没发现你有那层皮。松手!我没那个闲工夫陪你。”
      这回再拽车门,那男人手一松,门关上了。毫不犹豫发动引擎,却听他原本悦耳的声音划出轻叹,半似无奈半似惋惜地讲出让余卿卿不那么悦耳的话,“本来恒资集团的合作还想着添个狗头军师呢。”
      发动的引擎嗡响,震得余卿卿一阵反胃。这该死的骚包男,就知道戳她的要害。“难怪你想着来找我,猪朋狗友果然登对。猪哥哥可带路?”
      柯未然薄唇一掀,笑出一脸的风情,也不以违忤,痛痛快快上了那辆保时捷前面带路。
      下班的晚高峰,每一部车里都满载归家的迫切和奔向夜生活的百态。一路缓驰慢行,从傍晚的红霞直至点染着城市绚丽的各色灯光亮起。余卿卿两人一前一后地在路上堵了将近三十分钟才到了预定的地点,一家档次一流的饭店。
      虽然这家店在这座城市远近驰名,但就是位置太偏,都出了三环外了。但地方安静,倒是个谈生意的好地方。
      不过等余卿卿随柯未然泊好车,急迫地走进了那堂皇亮丽的□□,随侍者抵达了约定的包厢里才发现。堵了那么些时间,他们还是来早了。
      坐在能容纳二十人就餐精雕细琢的复古红木大圆桌前,余卿卿飞去第五个不信任的眼刀,磨着后槽牙问柯未然是不是耍她的时候,恒资集团的代表,总算登场了。
      复杂考究的铁灰色手工西服套装将来人偏胖的体态衬得格外衣冠楚楚,举手投足间无不彰显其绅士的高雅。不过余卿卿在心里撇嘴,对这个衣着鲜亮的男人初次映像很糟糕。
      不过只是个秘书而已,排场那么大。按精确时间来算,他迟到了一个小时。对于余卿卿这个工作狂来说,这是大忌。她最讨厌别人迟到。
      “钟秘书,您好。”礼节完美,笔挺的西装,精致的配饰。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个总是对她嬉皮笑脸,好像永远不着调的花花大少柯未然还为这种场面精心着装了一番。
      “抱歉,来晚了,真是失礼。工作实在是太多了,还请您见谅。”说得十分客套公式话,不过也足以见得,这个所谓的恒资集团的首席秘书根本没将她余卿卿放在眼里。
      “哪里哪里。您能抽出宝贵的时间来见我们,我们已倍感荣幸。”柯未然行着一套柯氏特有的礼节,周到又让人感觉不过分热情谄媚。
      “您说笑了。这位是?”头一转,似乎才发现柯未然身边还有个露着礼貌微笑的美女,金丝边的眼镜背后流过片片精光。
      “跟您提过,余卿卿。”
      只是光介绍名字,这道是让余卿卿本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柯未然没有向恒资说过她聚蓉公司的事?
      “原来您就是鼎盛的掌上明珠啊,失敬失敬。”瞬间变化的面部表情,让游刃于商场多年的余卿卿都觉得惭愧。瞧他那见风使舵的奉承嘴脸,如果说市侩小人余卿卿见得多了,但像他这么精湛的,她还是头一次见。
      尽管知道这次的商谈机会难得,而且也明白柯未然费了多大心思才约到了目前屈居国内投资公司里前十的其中之一。可听到那钟秘书话语的内容和意味,还是让余卿卿忍不住眉心紧蹙,恨不得打开那只还握着自己的手。
      余卿卿窝着一肚子火,回头狠狠剜了柯未然一眼,笑道:“钟秘书,您可能误会了,我是聚蓉的余卿卿。”
      钟秘书听后只是笑着点点头,却礼数齐全地赶紧扶了椅子让余卿卿先坐。
      余卿卿推拒一番,但还是在钟秘书的盛情下落座。不过那小手就不老实了。等其他两人都落了座,掐柯未然的手劲可一点都没有松。
      直到双方都谈得差不多了,最终也没达成特别默契的共识,余卿卿还一直掐着柯未然。
      “我说姑奶奶,我知道你大龄剩女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可即使没男人疼你也不能在工作的时候抓我不放啊。害我小鹿乱撞的,给人看见多不好。咱私底下不是时间多的是?”
      在停车场送走恒资集团的人,柯未然一副没脸没皮地揽上余卿卿的肩膀展示自己抓痕肆掠的手,末了还狠狠闪了几个电眼过去,开出一脸的桃花。好像并不在意商谈的结果是这么不尽如人意。
      “给我躲远点。”推开身上的男人,余卿卿直接翻脸,“柯未然……你,你混蛋!”声音压的极低,实在不想在这种场所让人看笑话。
      “诶,不是…我怎么了我?你别走啊卿卿。”柯未然薄唇一抿,显然意识到了余卿卿为什么会突然翻脸,紧跟在快步离开的余卿卿身后,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又被打开。
      “你别跟着我,打从今儿起,我余卿卿不认识你柯未然这人!”都走到车前,柯未然还跟过来死皮赖脸拉她。
      “我说,你说这话就犯不着了吧?”见余卿卿满脸怒气离他一丈远,柯未然不禁讨饶:“是是是,我调查你我混蛋,我不是东西。可商场如战场,谁没使过点阴损招数?这道理你不知道?你敢说你没查过我?”
      虽然柯未然的话句句属实,可余卿卿还是压不下火气。“行。那恒资又是怎么回事?你瞧他那德行,进来时把我当空气。一说到我是余卿卿,就没见过这么狗腿的。不说我是余卿卿他们还不来见我了是吧?你利用我就是为了跟这种公司合作?”
      勉强顿了顿,不等张嘴的柯未然辩驳,余卿卿斩钉截铁说完:“以前你可能不清楚,但现在我要跟你讲明白。我余卿卿和鼎盛没关系!以后恒资这样的公司别让我看见侮辱我眼睛!”
      地理位置偏僻的华丽饭店侧面的智能停车场时不时有车辆进出,却并没有人注意到,靠里侧僵持不下的两人之间紧张的对峙。
      “成成成,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今晚是我不识抬举,冲了您老人家的晦气。”最终让步的柯未然也没了好脾气,但他毕竟是个绅士,没对余卿卿拉脸子。
      话一出口余卿卿似乎就意识到自己说得太重了。
      拜托柯未然找出资合作公司的是她,柯未然花了大半月找了很多关系人牵线,送了不少礼才攀上这么个机会,就算恒资确实不是好东西要得知她身份后才同意见面,也只能说明柯未然看出她确实很想得到一份可观的投资,才没有跟她商量的情况下出此下策。
      她知道柯未然无意伤害她。
      可话都说道这份上了,余卿卿怎么能轻易下得来台。
      扭捏踟蹰了一阵,眼见柯未然转身要上车,那背影里倒真像是有点诀别意味,余卿卿还拉不下脸面。但毕竟在商场中摸爬多年,犯不着为个竞争对手折了合作伙伴的关系。
      局促地缴了半天手指,余卿卿最终还是清了清嗓,别开脸不看柯未然极不自然地说:“你不是说看中情江路那一带的老街吗?明天还去不去啊?”
      时代感强烈中带着些贵族派设计的炫目跑车引擎发动,车身划了出来。看着毫无停顿的保时捷,余卿卿以为柯未然不是没听到就是听到了不想搭理她。
      刚刚那番话已经是余卿卿所能想到做到的唯一了,求和意味明显,这算是性子要强的余卿卿很难办到的事,所以那股子做作的傲娇让她怎么也开不了口重复第二遍。
      可余卿卿知道,如果真这么让柯未然走了,她会后悔一辈子。
      在极度的矛盾和挣扎中懊恼埋头,余卿卿突然十分唾弃自己,这么别扭的性子,到底是随谁啊。
      但就像是柯未然自诩的那样,他是个绅士。所以在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到余卿卿一副恨恨的懊恼模样时,唇角划出一丝轻笑,小惩一番就罢,怎能让美人带着悔恨回去呢?
      耀眼的车停在埋头的余卿卿脚边,不等她抬头,里面已经传出了悦耳带笑的大男孩般的爽朗声调。
      “明早过来接我。”肘着车窗戴上墨镜的动作优雅中透着成年男子独特的魅力,柯未然冲抬首的余卿卿邪魅一笑,换挡踩油门,几秒钟后那辆拉风的跑车就消失在了这豪车琳琅的停车场里。
      明显松了口气的余卿卿却不禁冲跑车早已无踪影的方向做了个完全不符合她身份和年龄的孩子气十足的鬼脸,这才驱车回家。·
      回到家,刚打开门余卿卿就被她家的豆米扑到。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一会就给你做好吃的。你先让我起来。”被舔得招架不住的余卿卿求饶。而豆米不知道是不是听明白了“好吃的”几个字,果真乖乖站到一边让余卿卿起来。
      豆米是一只纯种的拉布拉多犬,从余卿卿般近这间小公寓那一天起,便伴在她身边。一起生活八年,余卿卿拿豆米当亲闺女,宝贝得不得了。
      “你这个吃货,一提到吃的你就没节操了你。”轻轻捏住豆米的一只耳朵打算说服教育,作为一个姑娘,要有个人操守。可豆米“哼哼”着拿一双湿漉漉的圆眼望着余卿卿,余卿卿速速败下阵来。
      “太奸诈了你。”受不住那可怜兮兮的眼神,余卿卿无奈爬起身换了家居服走进厨房。而豆米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你这模样好像我整日虐待你没让你吃饱似的。我说过好多次了,作为一个姑娘,你要少吃点保持身材。不然怎么去给我勾搭一个金龟婿回来?”这样的叨叨,一如既往的发生在这间六十多平米的小公寓里的厨房。就像很多个归家日,豆米是她唯一倾吐的对象。
      “好了好了,别再蹭我了,我这马不停蹄半点都不敢耽误的给您老人家的做饭呢。你赶紧把你那碗拿过来,马上就好了。”虽然平时都是给豆米吃狗粮,但偶尔余卿卿也会煮这种方便又省事的一锅熟,给豆米均衡营养。
      最后用勺子搅动了一下锅里的食物,关火。这时豆米还真屁颠屁颠地衔着它专用的食盒放在余卿卿脚边,又抬头眼巴巴地望着她。
      “你远点,小心烫。”端着锅子给豆米碗里盛饭,忽听放在客厅里的手机响了。“你一会再吃啊,烫折了我不负责。”一边放回锅一边赶紧擦手嘱咐着豆米。
      “喂,爸…哦,嗯,挺好的。吃过了。”才接起电话,就听到那熟悉中总裹着宠溺的声音。余卿卿一扫晚上烦闷的心情,唇边挂起一朵笑纹。“真挺好的,您也多注意身体。我过两天再回去看您。诶,岚岚阿姨还好吧?哦,那就好。”
      正接着电话,余卿卿和父亲拉着家常都有些舍不得挂,可突然听到不怎么吠的豆米“嗷嗷”直嚎。听到这叫声,余卿卿一惊,立马紧张了起来。豆米平日乖巧,就像她自己说的,它作为一个姑娘,傲娇又矜持,狗吠的时间少之又少。
      “我也不知道,我去看看。”电话里的父亲似乎也听到豆米的叫声,知道女儿心疼豆米,电话那头的老爸似乎也感受到了余卿卿的紧张。
      “豆米,诶,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一会儿没在越来越没教养了,你看你把这厨房弄的。”看着翻倒的食盒,一地的米粒,纵然余卿卿再疼豆米,也不免想要训斥它一番。
      可豆米却没有像往常被说教时那样窝在角落可怜巴巴望着余卿卿,而是躺在地上哀叫。
      “哦,爸。没事儿,豆米把它的食盒打翻了,怕我骂它正倒在地上装蒜呢。呵呵,没事儿,好了爸,您早点儿休息。诶。好好。再见,爸。”看着地上直哼哼不起来的豆米,余卿卿挂下电话,捏起它一只耳朵。“好啦,我答应你不收拾你,你起来我重新给你盛一碗。”
      可即便是余卿卿这么诱惑豆米,它还是耷拉着眼皮嗷嗷叫。
      这下余卿卿才觉察出不对了,抱起豆米的脑袋扒拉开它要合缝的眼皮,抖着声音却假装镇定笑着说:“呐,豆米,我说话算话。别装了啊你。”
      平时活泼的豆米,此时也并没有活蹦乱跳的站起来,得意洋洋地展示自己的装死技术。豆米的脑袋软趴趴倒在余卿卿怀里。“豆米,豆米?宝贝儿?闺女?……”唤了半天,豆米还是无动于衷。余卿卿心跳漏一拍,坏了。
      平日豆米再怎么跟她玩跟她闹,都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状况,这段时间忙,也没来得及带它去医院定期体检,肯定是出毛病了。
      将豆米抱到客厅地板上,飞快换好衣服,拿着钥匙急急忙忙抱着豆米去取车。
      “喂,小婷,我家豆米不知道怎么的……什么?今天不是你值班啊?那是…?哦,好,那麻烦你了,好好,我先过去。拜拜。”看着副驾上气息奄奄的豆米,余卿卿心疼不已。咬咬牙,猛踩油门,用她生平最快车速,往那家她常去的宠物医院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