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爱情》许明明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5:44: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十八章 旧时小城旧时人 ...

  •   天气预报周末艳阳天,本来余卿卿想着手头的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就好好陪陪父亲和豆米。谁料周六早上还没到六点,就接到了叶怡睿的电话,告知青葱的大BOSS昨晚已搭乘飞机飞H市,周日下午希望和聚蓉的总经理进一步商谈合作的事宜。
      电话挂下,余卿卿倏地翻坐起来,算是彻底清醒了。揉揉发疼的脑袋,余卿卿在公司微信群快速地打了一行字:周六加班,工资两倍。
      然后丢下手机,心安理得地爬起来去洗漱了。一切收拾妥当出门,手机还静悄悄的。而当余卿卿的车都已经快开到三环了,手机才开始闹腾起来。
      执行部六六:不是吧老大,有没有人性啊——难得休息呢……我们部门昨晚电话会议可是开到凌晨一点多……(〃>皿<)
      执行部洛可可:就是就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平等呢,抗议——ヽ(≧□≦)ノ
      后勤部美珠:我们要翻身农奴把歌唱!O(≧口≦)O
      策划部JOJO:老大,我感觉我都谢顶了…我才二十六岁啊——...( _ _)ノ|壁
      财务部小悟饭:白花花的银子啊……(*Φ皿Φ*)
      营销部小满:老大我现在还在回老家的火车上……Σ( ° △°|||)︴
      策划部娜娜:头儿,你的过期兴奋剂药效还没过?( ̄△ ̄;)
      营销部觅宝:头儿:你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去?ヽ(✿゚▽゚)ノ
      后勤部美珠:老大我也在回我妈家车上……( ̄︶ ̄)↗
      执行部六六:+1
      执行部洛可可:+1
      余卿卿抬头瞄了眼手机架上的手机,笑得一脸不坏好意。没空手回,趁等信号灯的时候发了一串简单明了的语音:三倍,加中晚餐。
      财务部小悟饭:银子宝贝,再见,妈妈会想你的/(ㄒoㄒ)/~~
      执行部洛可可:老大英明,威武ヾ(≧O≦)〃嗷~
      策划部JOJO:+1
      营销部珍珍:+1
      执行部六六;+1
      策划部娜娜:+1
      …… +1
      +1
      +1
      后勤部美珠:我已经转车往回奔向老大的怀抱了!
      营销部小满:+1
      
      到了公司,离公司较近的同事已经到得差不多了,余卿卿立即就有限人力分配工作。先让人将公司八年的业绩报表整理出来,还有每一项合约和案例重新整理一份。
      等所有职员都到得差不多了,余卿卿召开了一个紧急的高层会议。让策划部的速度将新项目的策划案重新梳理,确认是否存在纰漏、注意事项、需要增加的细节,然后装订成册以待明日需要。营销部的根据这几年的人群、年龄、工作性质再次梳理一个新的营销方案和发展方向。其他的工作余卿卿也都有条不紊的分配下去。
      待到一上午大家都忙得连口水都没时间喝,不可开交,余卿卿也是伏案许久屁股都没挪地之际,余卿卿却接到一个似乎在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的电话。
      阁下电话,余卿卿分析完最后一个报表,犹豫了一下还是匆匆拿了手包就跑到工作间跟大家打了声招呼就下了楼。
      直接从写字楼的一楼出来,没有到地下停车场开车。余卿卿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但心里却异常平静。看着周围已经变得不像原来模样的商贸大厦,心中有些感慨,虽然一直在这里工作,但还是觉得无形之中的变化特别快。
      明明十几年前这里还是一排排的旧楼房和穿街小巷的胡同,充满着喧闹和人情味,可是一转眼,原本的当口铺角已经高楼林立,少了许多旧时的温情。
      果然,时间是善变的东西,不光是人,连城市里的建筑都透着疏离。
      穿过中午时分冷清的步行街,余卿卿轻车熟路地在一片崭新的楼房中,准确无误地走到一个胡同口。站在这条胡同口前,余卿卿没由来的脚步一顿,眼角就有些湿润。时光在变,城市在变,人在变,阴晴圆缺万物都在变,可唯独,那些陈旧的以为可以抛弃也决心一定会抛弃的回忆,不会变。而且至始至终深深地烙印在心底,无法抹去。
      不知踟蹰了多久,停顿的脚步才复又迈开。沿着那条熟悉得让余卿卿平静的心再掀波澜的胡同往前走,依旧是狭窄的两壁,斑驳的砖墙。径巷幽深,前进的步伐又变得有些踉跄,跌跌撞撞不知道多少次才把那条没多远的胡同走完。
      用力地抓了抓手包的包带,余卿卿才似下定决心般跨出最后一个转角。眼前便出现了一个有些暗淡清冷,却依旧干净得让人觉得很舒服的祠堂。熟悉得让余卿卿有些露怯的祠堂。
      舒清池祠。
      这是一座始建于清中晚期的宗主为女性的四进祠堂,曾经辉煌之时为这一脉宗亲的信仰和最严谨的禁忌。可后经战乱,又几度迁徙,修缮了许多次,才保留至今。而这里也是余卿卿小时候上蹿下跳,无所顾忌玩闹的天地。几乎是远远地看见,余卿卿都会觉得那祠堂墙门前满满的都是她儿时的身影。
      余卿卿忽然发现她真的就是找虐来的。明明将公司选址在这附近就已经够虐心的了,现在还偏偏自己跑来找伤害,她都觉得是不是自己前两天感冒发烧把自己哪根筋烧不对了,非得作践自己。
      可毕竟约她的这个人,是曾经那么疼爱她纵容她的人,给了她很多绝对不会在另一个人身上得到的东西。她非常感激,也很感恩。而且毕竟前尘旧事里,这个人是没有错的,也没有对不起起她。所以如果说要谢绝见面,余卿卿会觉得自己太忘恩负义了。
      几乎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用尽所有力气才咬牙走近了祠堂。余卿卿步子迈得很轻,像是深怕打扰祠堂里的这份宁静。可她还没从祠堂正门的门楼前二十公分高的门槛跨过去,还没做好任何准备,去感受这堆满回忆的老地方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抬头就看到戏台上,一个拈指轻划,着藕荷色珠光丝绸印富贵提花旗袍的背影。倩影婀娜,丰韵娉婷。
      “ …………
      自从娇儿你离家园,为娘时刻就挂在心田。
      哪一天不哭你几百遍,哪一夜不哭儿到五更天。
      哭来哭去哭坏了眼,海水不干我泪也不干。
      ………… ”
      看着台上转过身来端着架势,拿着腔调唱得时而铿锵时而婉转的人,余卿卿瞬间泪崩。
      即便是掐头去尾的听上这么一小段,余卿卿还是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让她很难受。这首可能是她为数不多没有听台上的人唱过的曲,但是听到之后却有种特别让她揪心的感觉。大概就如这词里所唱,儿郎不孝,终于晓得归返,盼儿老母,眼已哭瞎终于等到孩儿归家。
      一别十年,不孝有她。
      “我的孩子,可回来了。”舒婉菁满眼蓄泪,却仪容恰好地柔了唇角,弯了眉梢,一身的华衣珠袍更衬得她风姿雍容,形态万方。
      余卿卿咬唇哭得有些喘不上气,可还是努力抬起手抹去脸上的湿润,哽咽地用力点点头,几乎咬破嘴唇。
      “小小姐,欢迎回家。”站在戏台下左侧的梅婶,也是眼眶微红,却笑得一如既往的慈祥宠溺。就如每一个余卿卿捣蛋把祠堂某一角弄得乱七八糟被罚抄家训不准吃饭的时候,她总是偷偷带着吃食塞给余卿卿。唇角眼梢,从来都是温柔纵容的。
      “嗯嗯…嗯嗯嗯……嗯……”看见梅婶,余卿卿更是有些不能自已地只知道猛点头,泪水泛滥无以复加。
      这短短数日,余卿卿像是把亏欠的这十年的泪水,全数释放,不可抵挡。
      即便是更早以前,余卿卿也没有这样的流过泪。她没有多愁善感一叶知秋的性格,觉得什么事都是能跨过去的。虽然过程会让人经受很多磨难,但终归是能过去的。可是,这个坎,这根刺,这支穿云箭,挡了她十年,扎了她十年,穿心而过,十年。.
      这一刻,看到那么疼爱自己,纵容自己,溺爱自己,熟悉到骨子里的两个人,那道坎却更深了,那根刺没顶了,那支箭也搅动得更加鲜血淋漓。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比见到窦楠的那两次还要难过,且百倍不止。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纠缠着她,除了难过还是难过,除了痛心还是痛心。
      “小小姐,别哭了,小心伤着身子。”看见余卿卿都哭得没有力气而蹲下去,梅婶终究也是落了泪,赶紧走过来扶起余卿卿。
      轻移莲步,戏台上的舒婉菁快速走下来,也免不了的滑下清泪。“我的悠悠,是我们窦家对不住你,我这就给你谢罪了。”说完在余卿卿身前五步的位置,“咚”地一声,双膝着地。
      秀丽端庄的舒婉菁,万人敬仰的舒婉菁,对她百般宠爱的舒婉菁,将她视如己出的舒婉菁,这一跪,她余卿卿怎堪受得起?
      “婉姨……起来……您起来……咳咳咳…这是,做什么啊…您没有…对不起我…我受不起……起来…咳咳咳…”哭嚷的嗓子因为哭了许久嗓子格外的干哑,一说话就咳得停不下来。余卿卿哪还顾得上自己,见舒婉菁一跪,赶紧扑过去要拉她。
      “悠悠,我们窦家做了那些事,也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可是,你要放过你自己啊,你过好了,姨才能放心地随你姨夫而去……”精致的妆容下,即便是落泪,也是梨花带雨的好看。一点都没有破坏她世族小姐的风范。抱着扑过来的余卿卿,依然端庄优雅。
      “不要…婉姨您不要说…不要说这种话…我放…放过自己……我听您的,都听您的……我好好的…您也要好好的……”抱着舒婉菁,余卿卿有些无措。一个劲地摇头,使劲抹去脸上的泪水,强忍着不让泪再滚出来。
      “我的孩子,让那个混小子伤你那么深,姨是真的对不住你…若不是这十年没见着你好,姨怕是也挨不到现在了。姨对不住你……”轻拍余卿卿的后背,声音轻颤得也有些哽咽。
      “夫人…您别这样总是把过错都懒到自己身上,明明是那萧家陷害…”弯腰站在一旁的梅婶许是看不得舒婉菁受委屈,抹着泪要替舒婉菁澄清。可一句话还没说完,却被舒婉菁瞪过来的眼神制止了。
      余卿卿又不傻,十年前那件事虽然她只知道结果不知道其中原委,但她猜也猜中了七八分。
      可是她心伤的是,窦楠最后的那通电话。让无论遇到任何事都会选择无条件信任他,爱他爱得已经彻底没骨气的余卿卿,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去与他面对面的对峙,问个缘由。
      她已经为那份固守的感情失去得够多的了,那点已经被践踏的微乎其微的尊严,她不希望也失去。
      可究竟她还是在那件事中翻来覆去折磨了自己很多年,是一停下来耳朵里就会响起那些声音,眼前就会浮现那些画面的难熬的岁月。无法释怀。
      “是我教子无方,才让他做出那些混账事。”舒婉菁抬起泪眸,看着双眼通红的余卿卿,扶上她沾湿的面颊。“才害了我的悠悠。岂敢怨恨旁人。”
      “夫人——您明知道小少爷也是被逼无奈,就不要再说那些伤人的话了。他已经够苦的了,还被您赶出国那么多年——才回来就……”梅婶着急开口,也没个顾忌。
      “别说了!那混小子让他自生自灭去吧,不要再提他来气我!”舒婉菁总是一副温婉贤淑的端庄模样,可一怒之下也是疾言厉色,浑身透着世家子孙骨子里刻着的那种威仪。
      “夫人!”梅婶满面愁容地叫了一声,还急得在原地转了几圈,最后像是实在没办法,只好转向余卿卿。“小小姐,是我老婆子不该说这些话再来让您伤心。这么多年来,委屈您了————可是——小少爷已经在医院昏迷十来天了,夫人也不去看看,也不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去尽尽责……您说这要是有个万一……怎生是好……”
      “阿梅!够了!”听到这些话,舒婉菁特别生气,以至于她气得胸口不断起伏。或许是因为良好的教养才让的没有发作出更过激的动作。
      随了舒婉菁几十年,自然知道其脾性。梅婶深知这个时候若再提那些事,定要叫舒婉菁怒不可遏,怕是最后要拿出家规来处罚她。可是她一想到自己一手带大的那个孩子现在在医院里还生死不明她就急得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了。她这条老命不值几个钱,可小少爷是夫人的亲骨肉,是她现在唯一的至亲啊。这么多年少爷在外连个音讯都没有,她不知道多少次看见夫人一个人偷偷拿出小少爷的照片来看,边看边抹泪,她这个下人看了都别提多心疼。夫人心里的苦,她怎会不知呢?可是窦家有愧于小小姐,她作为窦家现任的家主,怎能做出包庇纵容之事?她怎么敢做出更对不起小小姐的事呢?
      “算我老婆子求您了……小小姐,您劝劝夫人吧……至少让我去照顾照顾少爷,也能求个心安。”说着梅婶已经跪下,还以头撞地,用力地对余卿卿磕头。她知道,若是自己这样求舒婉菁,怕是话还没说完就会招到处罚,她也知道,余卿卿是个心软善良的好姑娘,她相信余卿卿一定会答应她劝舒婉菁的。而且现在舒婉菁,大概也只会听余卿卿的劝了。
      本来还在因为梅婶的话有些迷茫,和瞬间本能的紧张而不知所措的余卿卿看见梅婶磕头,也顾不得其他,赶紧去扶她。“梅婶……您这又是干嘛啊?……您别这样好吗?别磕了…这不是折煞我吗?”
      “小小姐,您劝劝夫人吧,求您了。”余卿卿不答应,也不理会她伸过来拉自己的手,梅婶磕头磕得更响,脑门都已经见了血。
      “梅婶——好好,我答应您……我劝婉姨,您快起来……”看见梅婶流血,余卿卿吓得手抖,哪还敢咬着以前那些事不松口?她是了解梅婶的,梅婶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可不代表这样的人没有固执的一面。所以余卿卿知道,若任由梅婶这样下去,马上就会出个好歹。
      这边扶起连连说着感谢话的梅婶,又转身赶紧扶起舒婉菁。“婉姨,我……”
      余卿卿才唤出个尊称,就看见舒婉菁摇摇头,拿出手帕来替她细致轻柔地擦去脸上的泪痕,然后舒婉菁才开口道。“我是不会去看他的。我的悠悠一日不原谅那个混小子,我就一日不会认他是我窦家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京剧《李逵探母》选段:铁牛孩儿回家转
    我我我不好意思啊。不管怎么说,我这两天会补上三更。一更完毕……希望二更今晚能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