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战场指挥官!》腿毛略粗 ^第5章^ 最新更新:2017-12-13 00:49: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枪击 ...

  •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暴风雨。
      那男生脸色黑如猪肝,站在一旁没有说话。随后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
      精彩精彩。连胜这边接二连三的反转,实在是太精彩!
      众人不禁哄笑惊叹。这操作真是太骚了。枪法也真是绝对的准。
      
      付教官直接抽过一支枪,朝天上空鸣一炮。
      枪鸣之后,杂音顿消。众人看他脸色,安静的低下头,努力缩在旁边。
      “开什么玩笑?说了给我服从指令!不允许任何人再次挑战教官的威严,听明白了没有!”付教官厉声一喝,“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一个个都没把我放在眼里?再有第二次,一律积分清零处理!”
      付教官指着几人道:“别再拿你们高傲的眼光,去看待他们的战友!谁都没有这个资格!”
      
      连胜忽然想起来,问道:“我现在分数是多少?”
      付教官一想,忽然陷入了沉默了。
      连胜看他表情,正色道:“我愿意接受我的错误。请给予我们清零处置。”
      付教官狠狠一瞪:“别在我面前耍这些小花样!我说的是得分清零,扣分照旧!”
      连胜望天:“没意思。”
      
      付教官冷着脸说:“不要去试探你的战友,也没意思。”
      连胜转向他:“什么意思?”
      付教官问:“你为什么说你没用过枪支?”
      “哦。”连胜低下头说,“我说的是真的。”
      付教官非常的怀疑她。
      连胜说:“坦诚来讲,我没有骗过你,但是你也没有信任过我。战友。”
      付教官闻言一愣。
      
      是的。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怀疑连胜了。前面两次都证明了,他是错的。每次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可他依旧是错的。
      似乎从遇见连胜起,他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于是他动摇了。
      
      付教官没有和连胜纠结这个问题,后退一步道:“继续,下一位,上来选枪!”
      连胜自主到旁边的物资点,领了十枚子弹。六发全部装进弹匣,另外四发揣进兜里。
      
      她耸拉着眼皮走回来,加入队列。左侧的人忍不住问道:“连胜,你刚刚是怎么打的枪?”
      旁边人皆竖起耳朵去听。
      连胜:“上膛,瞄准,射击。”
      那人:“……”
      那人坚持不懈的问道:“为什么打得那么准?有诀窍吗?”
      “哦。”连胜说,“勤学,苦练。”
      众人:“……”
      就她最没资格说这句话了。
      
      等所有人领完枪械和子弹,付教官重新申明了一下活动规则,全员过去装备。
      从头到尾,严密武装。这样一套厚重的衣服穿上去,多数人还是不习惯。行动间局促僵硬。
      连胜倒没什么感觉,甚至觉得不错。以前的盔甲,等于穿着成堆的铁片,从十几斤到几十斤的都有。这样一比,这种高密度材料的衣服,简直轻便。
      
      四人聚在一起,互相介绍了一下。
      之前举手否决的男生叫孟江武。另外两位,一个戴眼镜,较斯文的一点叫郑磊,还有一位带着肥肉的男生叫沈喻。
      
      连胜和谁组队,都没意见。刚刚只是顺着那个男生的话,随口说一句而已。
      除了纯体能考验的活动,她不认为自己会拖后腿。
      
      他们商讨了一下行进的方向,随便指了一个,便直接出发。
      这一段山路已经被前人开拓出来,有着非常明显的踩踏痕迹。但旁边的野林,崎岖不平,杂草丛生。
      顺着山路向上,终于来到了一段较为平缓的地方,差不多是半山腰的位置。连胜听见了溪流潺潺流动的声音。
      连胜停下看了一会儿。向阳坡,植被茂盛,临水,人少。完美的停靠点。
      重要的是,连胜走不动了。
      
      肌肉拉伤的后遗症还没有消去,估计一段时间内都会维持这样的状态。但这实在是……太难受了。
      于是连胜找了块石头,就地坐下。
      
      几位队友回头一看,跟着停了下来,皱眉道:“走啊,你坐在这里做什么?”
      连胜按了按腿部肌肉:“守株待兔。”
      “你开玩笑吧?”郑磊惊道,“那你知道守株待兔的那个人最后是怎么死的吗?”
      连胜:“这里环境好,会吸引更多的猎物。”
      沈喻擦了把汗:“这里草这么高,根本看不见,怎么捕猎?”
      连胜:“我有办法。”
      他们当然是不相信的。
      “啧。”孟江武非常烦躁,还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哼道:“女人就是麻烦。”
      
      在军队里,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对女性都非常苛刻。但连胜一般很少跟他们争辩,因为靠言语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刻板印象。她从来都是靠拳头。
      
      没有暴力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double。——by 林冽女士。
      
      毕竟是团队活动,集体计分,三人不想抛弃连胜,那意味着他们直接少了四分之一的分数。而且连胜枪法不错,带过去或许很有用。只是,他们也不可能就在这里陪连胜耗着。
      什么守株待兔?这人就是在搞笑吧?他们彻底捕捉不到连胜的脑回路。
      
      还想继续劝说,却见连胜耳朵一动,站了起来,然后抬枪对准孟江武。
      三人跟着脸色一变。孟江武朝后退开一步,眼睛瞥向左侧的驻扎标志,皱眉道:“你想做什么?连胜我告诉你,你别拖累我们团队。附近有教官。”
      
      随后连胜调转枪头,越过他,转了个半圈,瞄准远处的草丛。
      那边的野草有二十多公分的高度。几人才发现草丛的叶片,在不自然的抖动。那抖动的趋势一路朝着边缘蔓延。
      
      郑磊刚想说话,连胜手腕顿住,干脆的射出一枪。
      枪声响在孟江武的耳侧,他下意识的抬手捂住耳朵。
      
      众人皆是愣了一下,郑磊回过神来,怒道:“你做什么!别胡闹了行吗?总共只有十发子弹你不知道吗?”
      连胜挑挑眉,默默朝草丛走过去。孟江武捂着耳朵咬牙道:“你神经病啊!有你这么捕猎的吗?你以为你眼睛铝合金自带红外线啊!”
      连胜拨开草丛,拎着一只兔子,转过了身。
      三人剩下的半截话被噎了回去。
      
      连胜走回来,语气平淡问道:“你们刚才说什么?”
      三人张着嘴,一副活见鬼的表情。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是神经病啊,是神啊!枪神啊!
      
      捕猎有一段时间就是军中将士的主职。困在山林里,又没有粮草,能怎么办?当然是去捕猎。
      人多动物少,谁打到就是谁的本事。
      连胜现在还能想起来,当年自己躲在渠沟里,彻夜等待猎物的情形。只要出现,就绝没有让它逃脱的道理。
      
      连胜将□□敲在自己肩膀上,问道:“我走不动了,守株待兔。十枚子弹,交九只兔子行吗?”
      三人愣愣点头。
      ……可不要太行了。
      连胜又补充了一句:“不要有压力,我不怕被拖后腿。”
      三人:“……”
      
      连胜脸上带着防弹的面罩,所以看不见她的表情。从语气中,也没有听出对方有任何的不屑或怒气,但是,就是这情况,反让他们更有了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对方根本就没把他们放在心上,所以才会无所谓,也不计较。
      
      连胜继续坐下,等着下一只路过的兔子。三人对视一眼,决定继续往山上走去。
      今年参与演习的人数不少,加上学生都没有经验,所以部队大发慈悲,投放了大量的兔子和野鸭出来。
      虽然数量大,却并不好打。这群动物不是关押饲养的,它们移动速度快,适应能力强,且非常狡猾。而学生只有十发子弹,打空是常事,打不中致命伤也是常事。选址非常重要。
      
      连胜摸摸下巴,在附近往复的巡逻。
      这边人少,动物密集。半个小时的时间,她打到了四只。效率超乎她的想象,让她自己都很是意外。
      把兔子用绳子绑在一起,拖在身后,连胜准备再去逛几圈。完成任务,直接回营地休息。
      
      她又逛了两圈,可是,没那么好运了。刚准备暂时换个地方,身后传来一道破风之声,同时脊背某处一痛。
      连胜没有防备,往前一个趔趄才站稳。
      虽然穿着防弹装,不会受伤,却不代表不会痛。
      连胜扭过头,迎面又是一发子弹,震得她五官发麻。
      
      前面是两个高大男生,见她回过头来,丝毫不加收敛,追发一枪。
      连胜顺势跌倒,反而躲了过来。对方看她狼狈的模样,表情很是得意。
      
      连胜皱眉,没有谁会这么浪费自己的子弹。这人是相当恶劣了。
      
      果然,没多久,后面一个矮个子的男生笨拙的追来,他急道:“把枪还给我!把子弹还给我!”
      那高个男生哈哈笑了两声,又朝着连胜打了一枪。然后抖着手里的武器笑道:“不好意思,射偏了。没打伤你吧?”
      连胜冷笑。果然哪里都不缺这样的混蛋。
      
      那矮个男生是真的急了,一个前冲扑过去,咆哮般嘶吼:“快还给我!还给我!”结果被旁边的同伴一拳挥到了地上。
      男生愤恨咬牙,对着远处大喊:“教官!教官!”
      那人朝他脸上丢下枪支,咋舌一声,无趣道:“走。”
      
      男生爬起来,抱住他的腿不让他走,坚定喊道:“不行!你得给我道歉!你要给我们道歉。”
      那高个烦了,踢道:“滚!”
      同伴过去帮忙:“喂,你自己开的枪,自己摔的跤,教官来了也没用。你想碰瓷吗?”
      三人紧紧纠缠在一起。远处已经隐隐可以看见教官的身影。
      
      连胜从原地站起,丢下手里的绳子,随手摘了一片草叶,然后弓起身朝那人扑了过去。
      她冲势很猛,直接准确将那高个扑倒在地。同时膝盖压制住对方的双臂,遏制他的行动。旁边两人都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
      
      连胜用手从他脖子处的细缝处伸了进去。
      那高个一时无法动作,抬着头对她喊道:“你敢解我的防具?教官已经过来了!”
      连胜没理,将手上的东西放了进去。
      高个就感觉衣服里面痒痒的一片,不知道是什么。而连胜已经将手收了回来,按在他的胸口用力碾压了一下。
      男生被她这个动作弄得一阵恶心,厉声道:“你放了什么!”
      连胜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毛毛虫。又绿又肥,黏糊糊的。现在都黏在你的胸口。”
      她说着,又抓着他的衣领,往旁边拉扯一番,然后退开。
      
      “啊——!”男生想象到那个画面,忍受不了,要去解自己的衣服。
      巡逻的两名教官从后面赶了过来,按住他的手,冷声道:“不允许解开防具!怎么回事?”
      
      付教官抬头一看,见衣服上的编号又是连胜,不禁头疼。问道:“怎么回事?”
      地上男生握住自己的枪把,抬头控诉道:“他们抢我的枪,用来打人!”
      高个同伴立马说:“是他自己开的枪,枪枪打空,现在想来赖我们拿子弹!”
      
      随行教官两手架住不断挣扎的高个,往医务点那边拖:“我先带他去看看林医生。你去看监控。”
      那同伴顿时一凛。
      “哦,不知道吗?”付教官看着他们的表情,冷笑道:“去年有学生报告类似的事件之后,我们就在山里建了监控。”
      那人僵在原地,终于没在说话。
      付教官一喝:“要自首的现在跟我过来。其余人继续活动!”
      
      连胜朝他敬了个礼,转身回去牵起自己的猎物,准备离开。
      付教官眼睛一瞪,咳了一声,重复道:“要自首的现在跟我过来!”
      连胜终于会意,转过了身。
      “我没什么好自首的。”连胜说,“往他衣服里塞了一片草吗?”
      付教官嘴角一抽。
      连胜:“作为被枪击人士,期待教官的处理结果。再见。”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我想早点睡的,然后拿起手机一看,喲,就剩20%电了,好嘛,随便刷刷……然后,它用生命证明了它的□□( _ _)ノ|扶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2 1 0 -1 -2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